64臊了個大紅臉。

夏耀整整冷了袁縱大半個月。

每天除了單位就是家,再也沒去過袁縱那,即便到了周六日的訓練時間,也不去那打個卯。不僅如此,夏耀還把袁縱的手機號拉黑了。每天上下班有專車接送,車直接從大門口開進去,到辦公大樓底下去接。路上碰到袁縱的車,腦袋一歪直接躺在座椅上,假裝沒看見。臥室陽臺的窗戶關得死死的,窗簾拉得嚴嚴的,連只螞蟻都爬不進來……

兩個人好像又恢復到了最初的狀態,袁縱窮追不舍,夏耀不理不睬。

只不過夏耀的心境已經和那個時候大不相同了。

以前袁縱直視著他,他只是覺得慎得慌。現在袁縱直視著他,他心里翻江倒海,各種情緒莫名涌來。以前漠視袁縱是家常便飯,現在若是這樣從袁縱身邊走過,夏耀心里有種難以形容的復雜滋味。

而且夏耀發現,自己最近搞事兒特別頻繁。

每天只要一躺進被窩,就會莫名其妙地焦躁亢奮,腦子里來來回回重復那晚的畫面,完全控制不住,就像魔怔了一樣。有時候一晚上兩三次,事后還失眠多夢,白天精神極差。

又是一個周六,夏耀提著禮物去醫院看望張田。

張田看到夏耀的第一句話就說:“你臉色怎么這么差?”

“有么?”夏耀下意識地用手摸了摸臉,“沒啥區別吧?”

“區別大了。”張田說,“我大上個禮拜看你還水靈靈的,這才半拉月,怎么這么暗黃了?你看看你那倆大黑眼圈,還有這坐相,彎腰駝背的,感覺特沒精神。不是我說,你是不是腎虛啊?”

夏耀募的僵住,片刻后才心虛地笑笑。

“怎么可能?”

張田想想也對,“像你這么清心寡欲的人,哪能有這種毛病?”

以前小輝和張田總把夏大和尚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行為拿出來調侃,夏耀一直是無動于衷的態度,還有那么一絲我清高我自豪的意味。現在再被張田拿出來說,夏耀心里就一個感覺:真特么的……不敢當啊……

聊了一會兒,夏耀說:“我出去抽顆煙。”

從住院部大樓出來,夏耀想學么一處消停的地兒,結果剛拐個彎,就迎頭撞上一個高大的身軀。夏耀幾乎沒抬眼皮就扭頭走人,結果后脖頸被一只大手狠狠扼住,強行轉過身去,脖子死死卡在某人的臂彎處。

“松手!”夏耀怒喝一聲。

袁縱不僅沒有松開,反而收緊了手臂,居高臨下的目光灼視著夏耀,語氣中帶著隱忍多日不得不發的陰沉氣息,“你到底想干嘛?”

夏耀急了,“你特么突然來這么一出,我還想問你想干嘛呢!”

“突然?”袁縱破天荒地朝夏耀黑臉,“你自個兒耍渾多少天你心里沒數么?”

夏耀嘴硬,“我怎么耍渾了?我老老實實上班工作,每天按時回家,我耍什么渾了?”

袁縱也不繞彎子,直接和夏耀挑明了說。

“你躲我干什么?”

夏耀不承認,“誰躲你了?我不找你就是躲著你么?以前我找你也是因為你們公司暖和,我就是去那蹭蹭暖,蹭蹭飯而已。現在到處都供暖了,我受傷又得忌口,這不能吃那不能吃,我還去找你干嘛?”

袁縱虎目怒瞪著夏耀,“你就這么點兒出息?”

夏耀梗著脖子,“我就這么點兒出息!”

“找借口也找個有點兒技術含量的成么?”

“什么有技術含量?”夏耀被人戳中心坎,瞬間爆發,“我特么膈應你,不待見你!這個有沒有技術含量?”

袁縱不說話了,視線如刀鋒一般冷厲。

夏耀使勁去掰袁縱箍著自個兒的手臂,怒吼:“你特么松手!”

袁縱感覺夏耀的小爪子特別涼,不是長時間暴露在冷空氣下的冰涼,而是一種自內而外散發的寒氣。

夏耀見袁縱還不松手,干脆用受傷的那條手臂跟他掰哧,逼迫袁縱就范。

袁縱最終還是松開了。

夏耀又找了一處沒人的角落,接連抽了四五根煙,情緒才漸漸穩定下來。回到病房,夏耀待了幾分鐘,就朝張田說:“田兒,我還有點兒事,先走了,你好好養病。”

“這么快就走?我送送你吧。”

“不用了。”

夏耀大步走回車上,剛要一屁股坐下去,突然發現座椅上多了一盒藥。

“誒,趙師傅,這是您買的藥么?”

“沒啊!我一直待在車上沒下去,什么藥啊?”

夏耀低頭看了眼藥盒,神色一滯,竟然是補腎的藥!再看一眼大敞的車窗,瞬間明白了什么,心里暗罵了聲我操,然后……臊了個大紅臉。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