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矛盾解決進行時。

一股冷風灌入,緊接著一個熾熱的胸膛撞擊上來,夏耀踉蹌數步終被絆倒在大床上。濃重的酒氣炙烤著他的臉,夏耀從脖子到胸口這一片都是火燒火燎的。他望著剛才被他翻來覆去想起,現在近在咫尺的州硬面頰,嗓子不由自主地緊澀。

“你要干嘛?”

袁縱一把抽出夏耀亂蓋在身上的毯子,手順著小腹直接滑到腿根兒。

“干你沒干完的事。”

夏耀微瞇的雙目赫然張開,雙腿迅速合攏,手抄到下面去擰袁縱的手腕,掙扎得異常兇猛。

“我告訴你袁縱,你丫別找事!今兒你喝酒了,我不和你計較,你要真敢瞎來,明兒你酒醒了就后悔去吧!”

袁縱異常從容平靜的口吻說:“我就是來找事的。”

“你敢!……哎……別別別……我求你了……”

夏耀硬的不行想來軟的,可惜已經晚了,袁縱變魔術一樣的就把他的內褲搞沒了。緊閉的雙腿被粗魯地撬開,分置兩側,被袁縱的一條胳膊和一條腿壓制住,被迫大開。胯下赤裸裸的風情皆被肆意觀賞,夏耀的臉瞬間臊得通紅。

雖然剛才一頓折騰,讓夏耀基下的小家伙有疲軟的架勢,可依舊能看出不久前昂揚抖擻的痕跡。至于他所謂的,“性無能”純熟無稽之談,這型號和勃起硬度都比一般男人強,證明當初的大白蘿上也不是瞎自豪的。

“早就想看你這個淫蕩的玩意兒了。”袁縱的目光在夏耀腿間定住。

夏耀被臊得簡直沒臉了,腦袋不停地亂撲棱,想轉到袁縱看不到的方向。

不料,袁縱薅住夏耀的頭發,狠狠將他的頭扭轉過來,沉聲下命令。

“看著!”

夏耀痛苦地嗚咽一聲,“滾……”

袁縱就這樣什么都不做,光用帶著毛邊的粗糙視線勾勒夏耀胯下的線條,就讓夏耀胯下瀕臨疲軟的小家伙有了抬頭的跡象。這會兒再用那些自欺欺人的精神暗示已經完全沒用了,數一二三?就是數到一百,也阻擋不住小妖出賣自己的下流。

“這么稀罕我看你這?”袁縱嘲弄的口吻說,“不如再看清楚點兒。”

夏耀又是一陣徒勞的掙扎,“不行啊……”

袁縱壓縛著夏耀腿彎的手和腿猛地用力,將夏耀的臀部逼得離開床單。起初視線平行的部位只是毛發間的硬物,現在包括兩個肉球,甚至夾在兩瓣間那隱蔽的溝壑和神秘的穴口都隱隱若現。

夏耀臉都快燒起來了,偏偏袁縱還在耳邊沒完沒了地耍流氓。

“你那倆蛋里有多少存貨?夠你成天這么玩的么?”

“誰天天玩了?我特么才沒玩呢!我沒玩!”

袁縱哼笑一聲,把壓制夏耀一條腿的手換成另一條腿,騰出來的那只手向上摸索。在夏耀急劇起伏的胸膛上停留,兩根手指分開,夾住夏耀飽滿的胸肌,將乳尖連同頗有彈性的肌肉擠壓成一團。

這么一來,綴在上面凸起的小豆更加直觀硬挺,楚楚可人。

夏耀羞辱的神經像是被人劈分成無數條,呈放射性在臉部散開。

袁縱粗糍的手指開始夾著那小團肉向上拉扯,紅點周圍的敏感神經被絲絲剝開,脫離袁縱的兩根手指。袁縱手里的皮肉越來越少,越來越少,到最后兩根手指里只夾著硬如小豆的敏感凸夫……

夏耀的呼吸也隨著袁縱手指的搓弄越顯粗重,終于在被兩根手指夾住乳尖的那一剎那破口哼出。

“嗯……”

袁縱在夏耀耳邊說:“奶頭脹了。”

夏耀每次聽到“奶頭”倆字都有種性別錯位帶來的恥辱感,忍不住爆粗口,“你特么能不能別老‘奶頭’‘奶頭’的?”

袁縱無視他的抗議,繼續逼問:“想不想讓我給你嘬嘬?”

夏耀還沒開口,下面那只淫蕩的老二就撲棱著小紅腦袋,“召喚”起來了:快來啊!快來啊!我等不及了!

袁縱夏耀吸舔了一口,夏耀就沒有抵擋力了,呻吟聲伴隨著腰肢的抖動綿延不斷。夏耀的視線下方是袁縱靈活擺動的舌尖,還有自己太開的雙腿間那硬梃挺的雄性之物。第一次如此直觀赤裸地看到變化,讓夏耀羞愧不已。

袁縱的手指開始下移,探入毛發間,夏耀的臀尖劇烈地抖動。

“別……不行啊……”

袁縱惡意揪扯玩弄著夏耀稀疏卷曲的毛發,刺激得夏耀臉色爆紅,臀部在床單上磨蹭不斷。完全接受不了這種地方被人挑逗玩弄,意識上極度抗拒,身體上又極度喜歡。好惡不明的情緒雜糅在腦子里,讓夏耀的神經瀕臨爆炸。

袁縱的手指在他最敏感的軟頭上刮蹭了一下。

夏耀瞬間哭叫一聲,防線轟然倒塌。

接著,袁縱就握住了那根讓他惦記已久,從未被人染指過的大白蘿上,大刀闊斧地擼動起來。急劇躥涌而來的電流把夏耀折磨得潰不成軍,小腿肌肉痙攣收縮,腳尖蹬踹著床單,儼然一副爽到爆的表情。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