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你二爺!

看到袁縱柔化的目光,夏耀原以為他就此罷手了。結果下一秒就被抽身抱起,彈性十足的臀部砸在袁縱的小腹上,敏感的屁股蛋兒被身下雜亂叢生的毛發惡意騷擾,當即發出別扭的抗議聲。

“還來?你夠了吧 ……。”

袁縱仰靠在床頭,將夏耀緊緊箍抱在懷中。毒踞在夏耀身下的兩條彪悍的太腿自兩側伸出,壓至夏耀的腿上。小腿卡住夏耀的腿彎兒,惡意地向兩側拉伸。直到兩腿間距足夠大,中間部位足夠直觀明了,足夠讓袁縱血脈噴張才停止。

夏耀惱羞成怒,“你不能不玩這一套么?”

“我就喜歡看你害臊。”袁縱舔著夏耀的脖子說。

夏耀通紅著臉左躲右閃,暗罵一聲變態。

袁縱箍住夏耀胸膛的手赫然開動,在夏耀滑膩白皙的皮膚上游走著,胸膛、小腹、腰肢叫專門挑夏耀最怕癢的部位反復撫摸。最后游走到大腿內側,在大腿根兒貪戀不舍地摩挲著,手掌粗糙的紋路反反復復刺激夏耀最敏感的區域。

夏耀發出難耐的悶哼聲,伸手想要扼住袁縱的手腕,卻被他帶著一同游走。

“癢么?”袁縱故意問。

夏耀眉間浮現痛苦之色,語氣中帶著控訴加求饒的意味。

“癢死了……”

結果,袁縱不僅沒收手,反而從撫摸變成了指尖刮蹭。三根手指在夏耀的大腿內側輕輕游走撓動,從膝蓋到會陰部位,再緩慢而磨人地原路折返。

夏耀被撩撥得腰身狂顛,扭動掙扎,偏偏一掙才眺磨蹭到身下的“雜草叢,”被接弄得更加欲火焚身。

“不行……癢……”受不了了……”

袁縱舔吻著夏耀的臉頰,耳根,問:“哪受不了了?”

“這還用問么?”夏耀整張臉都燒起來了。

袁縱故意使壞,“我就想知道知道。”

夏耀憋了半天最后冒出來仨字。

“你二爺!”

袁縱被夏耀逗笑了,不再讓他心癢著急,大手攥握住夏耀的小二爺,另一只手掐捏住他的RT,兩根手指同時活動起來。

一瞬間,團團熱浪涌來,將等待多時的夏耀瞬間點燃。這樣一種姿勢,讓他有一種錯位的羞恥感,就像自己手淫一樣,只不過手換成了袁縱的。

“你每天晚上就是這么玩的吧?”袁縱瞬間戳中了夏耀爆點。

夏耀爆紅著臉,氣喘吁吁地哼道:“你滾……”

“什么時候也當著我的面表演一次,讓老子看看你背著我是怎么發浪的?

“你特么才發浪呢……啊啊……別捏……。”

隨著夏耀的呻吟扭動,袁縱的下面已經滾燙如烙鐵,他將夏耀的身體往上提了提。這么一來,隱藏良久的巨物赫然躥出,和夏耀的小怪獸一前干后,并列在二人的視線之內。雅性氣焰瞬間在房間內囂張升騰,一種無關乎性別的原始野性沖破禁忌迸發而出。

袁縱把夏耀的手拽到下面,強迫他攥握住自己的巨根。

這是夏耀第一次攥握男人成熟的性器,小時候和彭澤、宣大禹逗鳥的事可以忽略不計。手中的巨物粗長威猛,硬物駭人,熱度烘得他心口窩發燙。夏耀禁不住想,什么樣的極品好‘才能配得上這樣一桿槍中之王?

正想著,袁縱攥著夏耀的手在槍王上活動起來。

“我不……。”

夏耀第一次給男人干這種事,覺得屈辱無法接受也是正常的。

袁縱的命根一經夏耀的觸碰,欲火就燒到眉毛了,注定夏耀沒有反抗的余地。他一只手把控著夏耀的手運動著,一只手在夏耀的那活兒上運動著,保持著一樣的速率和節奏。

夏耀畢竟比袁縱年輕,血氣方剛的,把控力沒那么強,期間好幾次要射,都被袁縱減緩節奏攔下來了。

“嗯嗯……”我想射了……。”夏耀發出帶著哭腔的呻吟聲。

袁縱安慰性的在夏耀嘴上輕吻舔抵著,唇齒相依的親密感讓他沉淪深陷,一股股發燙的熱氣傳遞到夏耀的口中。

“有些事沒必要想清楚,心里怎么舒坦怎么來,我不逼你,你也別和自個過不去成么巨我袁縱這輩子從沒怵過誰,但你前眸子那種態度,我真怕了。”

夏耀心口莫名的發燙,原本在他口中纏繞廝磨的舌頭,突然被他頂到了袁縱的口中。

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回應,讓袁縱瞳仁充血,如一頭掙脫束縛的雄獅,手腕赫然發力。腰身不受控地向上挺動,手中暴脹的巨物不時地在夏耀臀縫處摩擦而過。

夏耀屁股顛簸著,后方摩擦帶來的麻癢和雙腿之間的電流匯聚成一股,轟然爆發。

“啊啊……不要……”呃……。”

雙管齊發,勢不可擋。

夏耀震顫了好一陣,才從袁縱的身上滾下,脫力一般地趴在床單上,翹挺的屁股上綴著汗珠。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