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意外收獲。

一晃到了十二月中旬,張田傷好出院了,臉上還是留了一道疤。夏耀胳肘上的夾板也拆了,但傷未痊愈,還是不能出警,只能待在辦公室。

夏耀本來就白,現在又是冬天,每天都見不著陽光,捂得更白了。

張田一天到晚在辦公室叫喚,抱怨各種不公平。

“你們看看我這張臉,徹底毀了,還咋找對象啊?”

小輝笑道:“找對象和臉沒關系,你看夏耀長那么帥,不是照樣沒對象?

夏耀在旁邊自顧自地整理文件,假裝沒聽見。

小輝這么一說,張田心里更不平衡了。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你說我這臉上落疤了,他倒越來越光鮮亮麗了!前些日子我剛回來的時候,他丫還面黃黯淡的,瞧現在這水靈勁兒的。”說著在夏耀臉頰上擰了一把。

夏耀揚起一個唇角,流利地說出一段廣告語。

“性感的女人可以比喻成一件藝術品,而時尚完美的男人也是可以被欣賞的,保護男人的皮膚就是關愛女人的觸覺。”,

“嘖嘖,瞧這話說的。”小輝嘲弄的眼神瞥向張田,“你來兩句聽聽。”

張田頓了頓,手摸著臉,做出一副夸張的表情。

“早晚風吹日曬,用了點兒大寶。嘿——還真對得起咱這張臉!”

小輝被逗得捂著肚子笑,“瞧見沒?這就是高富帥和窮屌絲的區別。”

三人聊得正歡,隊長打過電話來,有任務要出警。張田和小輝兩個人收拾利索就馬上出門了,剩下夏耀一個人在辦公室,手頭的活兒忙完了,不知道該干點兒嘛。

無聊地拿起一袋零食,嘎嘣嘎嘣嚼得正帶勁,宣大禹的電話打過來了。

“妖兒啊,昨晚上我做了一個夢。”

“夢見什么了?”

“夢見那個王治水被我逮著了。”

夏耀噗嗤一樂,“然后呢?”

“然后我找了一群老爺們兒插他p眼兒。”

夏耀額頭浮現幾道黑線條,“瞧你丫想這損招兒。”

宣大禹嘿嘿笑,“我現在真有這種想光要是把他逮著了,我就花錢雇幾個基佬,專門干丫的,干得丫p眼兒開花最好把腸子都搗出來!”

“咱能別提p眼兒的事么?”夏耀沒好氣,“我這吃著東西呢!”

“吃什么呢?”

“青梅。”

宣大禹說:“我告訴你少吃點兒那個,吃多了拉稀,上回我一次性吃了兩袋,結果拉得那個銷魂,連著兩天p眼兒都火辣辣的。”

“你丫沒完沒了了吧?”夏耀瞪眼。

宣大禹嘿嘿笑。

兩個人又閑扯了一會兒,領導打電話過來,夏耀就先掛斷了。

半個鐘頭后,夏耀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小輝和張田已經回來了。

“這么快?”夏耀詫異。

小輝說:“嗨,就一個喝醉了的小癟三,一條胳膊就給提回來了,我還以為多大的事兒呢,還派了仨人過去。”

夏耀隨口問道:“酒駕啊?”

“不是,這人不……”小輝沒說先樂了。

張田搶著說:“來來來只我給你講,這人特極品,前幾天咱不是總接到舉報電話么?就那個劉先生,家里丟茅臺酒的那位,這次抓回來的就是那個小偷。敢情他丫不是每次都把酒偷走,而是真接就在人家喝了!你猜這回怎么著?他丫在人家喝多了,睡了一天一宿,等戶主回來人還沒醒。”

夏耀聽著也挺新鮮的,“還有這種極品?”

“這不是剛逮回來么?活生生的,就在審訊室關著呢。”

“叫什么啊?”夏耀隨口一問。

張田說:“叫李治水吧?”

小輝糾正,“貌似是王治水吧?”

“記不太清了,反正就叫什么治水,我就記住后面倆字,大禹治水么!”

夏耀那張臉噌的一下就綠了,治水……小偷……瞬間起身朝審訊室走去。

張田把臉轉向小輝,“不會是夏少熟人吧?”

“他能有這號熟人?你要說咱對門伍崽子,他和小偷勾結我還信,夏少犯得上么?”

“那是慣犯?”

小輝皺皺眉,“不記得有這號人啊!”

夏耀進了審訊室,王治水就被綁在凳子上,老老實實坐著。夏耀掃了他一眼,眉清目秀的,長得倒還不錯。看五官,和宣大禹描述的還真有點兒像。

王治水抬頭看到夏耀,目光瞬間滯楞住,艾瑪這警察長得可真帥!剛才還挺緊張的,怕審訊過程中挨打,一看夏耀這副模樣,頓時覺得不讓他碰自個幾下都虧了。

“姓名。”夏耀問。

王治水還沒反應過來,“這就開始訓了?”

“我問你姓名!”夏耀板起臉。

“王治水。”

夏耀二話沒說,推門出去了。

王治水還有點兒不舍,這怎么問一句話就出去了?我還沒看夠呢!再進來聊幾句唄……

夏耀出去之后就給宣大禹打了個電話。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