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幼稚。

錄完口供,體檢完畢,王治水就被押上警車,往拘留所送去。

押送的警察一共有四名,其中還包括夏耀。上了車,王治水那雙賊溜溜的眼睛一直瞄著夏耀,夏耀偶爾掃他一眼,他立刻笑瞇瞇的。那副架勢一點兒都不像是要送進拘留所的,倒像是要送到,‘天上人間”的。

小輝就坐在旁邊,看到王治水那樣,心里挺納悶。

“頭一次見到進拘留所還這么高興的,你在那有熟人啊?”

王治水笑著搖頭,“沒有。”

“有人找你追債?”

依舊笑著搖頭,“沒有。”

“那你美個什么勁兒?”

“不知道。”還是笑瞇瞇的。

小輝……其實王治水沒有明說,他就是看到夏耀高興,可惜夏耀不待見他。別的警察都會和他聊幾句,就夏耀一直膘著他。

王治水主動和夏耀搭訕,“夏警官,你貌似不愛說話。”

小輝在一旁哼道,“那是對你。”

王治水滿不在意地笑笑,繼續打量著夏耀。

夏耀把手機揣進兜,總算拿正眼瞧了王治水一眼。

“帶夠錢了么?”

王治水說:“帶什么錢?”

夏耀好心提醒,“那里面伙食不好,你最好讓家人送點兒錢來,免得到時候挨餓。”

“沒事,我吃什么都成,不挑食。”王治水嘴角一撇,“再說了,那里面的東西那么貴,我有那份閑錢讓他們坑?”

“你倒是挺精。”小輝忍不住調侃,“我就不明白了,人家偷茅臺酒都是拿去倒賣,就你偷著自個兒喝,你是有多饞啊?”

王治水大言不慚地說:“我這是追求高品質的生活。”

小輝嗤笑一聲,沒再說話。

夏耀卻在這時細細地打量了王治水一翻,他發現王治水從頭到腳都是地楠貨,就那個頭發還算拉風。心里不由的納悶,他從宣大禹那偷了那么多東西,少說也值個十幾萬。他不買名牌不下館子不租房,喝個酒還得偷人家的,那些錢到底讓他得瑟到哪去了?

正想著,王治水突然朝夏耀說:“夏警官,能問你個事么?”

夏耀回過神,問:“什么事?”

“你湊過來,我小聲問你。”

小輝顧及夏耀的安全,就在一旁冷聲說道:“有什么話就痛痛快快說,當著大家伙的面說,要是什么見不得人的話,那就憋著吧!”

夏耀反倒按住小輝的手臂,直接把頭探了過去。

王治水頓了頓,小心翼翼地朝夏耀問:“那個……”拘留所會不會有人插p眼兒?”

夏耀就送了仨字。

“想得美!”

好吧……王治水勉強松了一口氣。

夏耀言歸正傳,“每個監號都有攝像頭,暴力事件是不可能發生的,這點你就放心吧。”

王治水痛快道一聲謝。

這周六,夏耀終于恢復了正常訓練的資格,一大早就提著鳥籠子興沖沖地去了保鏢公司。

一個女學員過來的時候,看到夏耀正在逗鳥,故意湊過去搭訕。

“夏少,你這鳥成天放在籠子里關著,悶不悶啊?偶爾也得給他放放風吧?”

夏耀說:“萬一飛跑了怎么辦?”

“應該不至于吧?我表姐家的那只鸚鵡天天帶出去遛彎兒,它就落在我表姐夫的肩膀上,從來都不到處亂飛,我覺得你也應該培養培養這只鳥的意識。

夏耀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個不厚道的笑容。

中午吃過飯,夏耀遞給袁縱一塊榴蓮。

“吃吧。”

袁縱挺不喜歡吃這玩意兒的,倒不是聞不了那個味兒,就是覺得膩。

夏耀又補了一句,“這是我從家帶來的,就帶了一塊,我都沒舍得吃。”

事實上這塊榴蓮是他帶給小鷯哥吃的,小鷯哥特別迷戀這個味道,每次聞到都特別興奮,各種好話酸詞兒都在這個時候往外蹦。

向來不承認自個兒惦記袁縱的夏耀頭一次示好,袁縱哪舍得拒絕?

拿過榴蓮,三口兩口就吃進去了。

下干第六節課是理論講解課,袁縱是主講。袁縱的垂講課很少,一般講解的都是高精尖的東西,加上他惜字和金”所以這種課程很珍貴。學員們人人必到,連遲到清假都不敢,全是一副高度緊張的狀態。

別的教官都在專門的教室撐課,只有袁縱的課程在訓練室。而且每個學員都必須站軍姿聽課,可謂相當嚴格。

袁縱一板一眼地說著,表情特別嚴肅。

學員們也都挺直腰板屏氣凝神,晃都不敢晃。

就在這樣嚴肅緊張的氣氛中,突然一只通體烏黑的小鷯哥飛了進來。

沒人敢去看鳥,因為一走神就會挨打。

小鷯哥在袁縱頭頂上方盤旋兩周后,落在袁縱的肩膀上,使勁叼著他的耳朵不放,一個勁地嚷嚷,“吃飯……吃飯……”

嚴肅的氛圍瞬間被破壞。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