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互疼互愛。

晚上,夏耀理所當然地留在公司吃飯。剛才還因為袁縱沒收他平板電腦氣哼哼的,這會兒聞到飯香味兒又滿血復活了。嗯到袁縱白天被鳥叼耳朵的場景,夏耀心里百般回味的同時又覺得不過癮,好像把袁縱惹惱了是多么刺激的事。

于是,趁著袁縱彎腰調火的時候,把爪子伸了過去,將全身的勁兒集中于兩個手指。然后呈剪刀狀勾起,在袁縱臀部的硬肉上狠狠擰了一下。

袁縱眸色漸沉,但仍舊有條不紊地將菜入鍋,嘩啦一聲爆響兒,鍋邊燃起一圈耀目的火苗,香味兒跟著躥起。

夏耀斜睨了袁縱一眼,竟然沒反應?

不應該啊!像袁縱這種人,一天到晚拿腔作勢,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臣服于他,把權威看得比命還重的人,他能容忍別人這么羞臊他?

會不會是皮太厚沒感覺?

于是,夏耀又把爪子伸了過去,這次換了一邊,力度比剛才更大。,袁縱腦門兒青筋微凸,看得出來他有點兒不爽。但是這道菜對火候要求很高,必須要不停地翻炒,不然很容易粘鍋底兒。

又沒收到預期的結果,夏耀心有不甘,再次站到袁縱身后,運功發力,兩只手一起上。像蟹爪一樣將左右兩瓣的肉狠狠鉗住,擰了好一陣才撤手。

袁縱腦門兒青筋暴起,脖子都和火一個色兒了。

扭頭就是一句,“你討厭不?”

夏耀狂肆大笑,要知道“討厭”這倆字從袁縱的嘴里說出來,不搭配的感覺聽著太特么爽了!

下一秒鐘,關火入盤,夏耀笑得正歡,突然一陣揪痛從身下傳來。袁縱兩只大手幾乎將夏耀整個屁股包住。五指嵌入夏耀屁股的軟肉中,直接將夏耀整個人端了起來。

全身上下的重量都集中在那一處,可以想象夏耀的痛感有多強烈。

而且重心不穩,必須得卡著袁縱脖子才不會狼狽地摔下去。

“疼!疼!”夏耀呲牙怒喝,“松手!”

“許你擰我,就不許我擰你?”

夏耀嗷嗷叫喚,“我才用多大勁啊?”

事實上,夏耀用了全力,袁縱用了三成力,力道差不多。唯一的區別就在于袁縱屁股上的肉是硬的,夏耀屁股上的肉是軟的。

見袁縱還不撤手,夏耀忍痛一拳襲在袁縱后肩上,趁其不備之時狠蹬他的膝蓋,直接躥到他的肩膀騎了上去。原本想用袁縱教他的一招“剪刀腿”將袁縱拿下,結果被袁縱反手抄了下來,剛好打橫跌入袁縱的懷中。

夏耀臉頰泛起一層惱紅色,掙脫時玩命揮拳想要再戰。

袁縱及時攔住,好言勸哄,“得了,胳膊剛好點兒,別瞎鬧了。”

夏耀一想是自個兒先挑起來的,也就不好再計較什么,氣哼哼地閃到一旁打游戲。玩了沒一會兒,又湊過去了,微踮腳尖,一把勒住了袁縱的脖子,鼻息探到他的耳間。

“我給你介紹個女朋友怎么樣?”

袁縱濃重的眸色掃了夏耀一眼,問:“為什么?”

夏耀樂吟吟地說:“今天你親小鷯哥的時候,你沒看那群女學員嗷嗷待哺的眼神啊!你知道么?我突然就特別想看你和女人在一起恩愛的場景。鐵血硬漢配柔情女子,畫面特別哼哼沖擊感二光是想想就熱血沸騰,”

袁縱什么都沒說,大手覆蓋到夏耀的腦門兒上,把他撥弄到一邊去了。

夏耀看到袁縱這副陰沉沉的面孔,心里暗爽。

晚上吃過飯,夏耀窩在沙發上玩游戲,袁縱故意問:“你怎么還不走?”

夏耀把游戲界面退出,撩起眼皮看著袁縱。

“走?”

袁縱邊咬著酸梨邊說:“你不走,我怎么找女人?”

夏耀臉色先是一沉,很快轉歸興奮,抄起平板裝進包里,特別棒場配合的口吻說:“哎呦呦呦,那我得趕緊收拾東西走人。”

袁縱也不攔著,一口一口酸梨吃得特帶勁。

夏耀走到他身邊,故作一副鄙夷的表情。

“就這玩意兒有什么好吃的?有那么多甜水果你不吃,天天啃這個大酸家伙!”

“這個一點兒都不酸,越咂摸越甜。”袁縱又拿起一個梨遞到夏耀嘴邊,說:“不信你嘗嘗。”

夏耀好像忘了自個兒要走的事,把那個梨拿過來,嘎嘣咬下一大口。嚼了不到兩口,五官瞬間縮成一小團,眼角泛起水霧。

我草你大爺!酸死爺了。

夏耀酸得追著袁縱在房間里跑著打,書包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被甩回沙發上,最后矯健的身姿在袁縱后面高高躍起,瞬間撲在袁縱身丘,兩個人一齊倒在沙發上。

袁縱在下面,夏耀趴在袁縱身上,胳膊肘扼住袁縱的脖子。

“我牙酸倒了。”

袁縱不說話,定定地看著夏耀。

夏耀手肘施力,身體往上挺了一下,腿間之物蹭到了袁縱胯下鼓囊囊的一團。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