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你也對他好。

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天地一片白茫茫,平時飛塵揚沙的北京顯得格外干龜

夏耀和宣大禹窩在一家飯館吃火鍋,鍍金大銅鍋里的水咕嘟嘟冒著熱氣,熏得夏耀臉都紅了。一上午都在外面排查險情,終于吃上了一口熱乎飯。

宣大禹用筷子夾著兩片鮮切羊肉,在熱湯里涮涮,送到夏耀的作料碗里。

“你吃你的,我自個兒涮。”夏耀說。

宣大禹無奈的口吻說:“我是看你拿筷子的手總哆嗦。”

夏耀嘿嘿一笑,“夠意思。”

“我給你的平板玩著還挺爽吧?”宣大禹隨口問。

夏耀頓了片刻,大喇喇的口吻說:“好個屁!上次游戲玩到一半就卡死了。

“不能吧?”

怎么不能?夏耀心里冷哼一聲,害得某人忙活了一宿。

想到這,夏耀伸進銅鍋里的筷子突然頓了頓,游離的目光掃向宣大禹。

“你說……要是一個人對你太好怎么辦?”

宣大禹神色一滯,反問:“那還不好?”

“不是,就是忒好了,好到你都有點兒看不下去那種。而且他的好可能會給你帶來一定的心理壓力,本來你想克制著自個兒,但因為他的種種作為,讓你沒法自控。”

宣大禹質疑的目光投向夏耀,“有女的追你了?”

“沒。”夏耀立刻否定,“就是普通朋友關系。”

對于這種事,宣大禹也拿不出主意來,他自個兒還糊里糊涂的呢。

些你怎么不去問彭子?他不是情場高手么?連搞基釣妹子的招兒都想得出來,你這點兒小事在他那算什么?”

夏耀撈起兩個蝦丸放到碗里,輕描淡寫的語氣說:“懶得找他。”

“怎么了?”

“他太精。”夏耀說。

自打上次在俱樂部見了一面,兩個人就沒再聚過,有時候彭澤約夏耀出來,夏耀都找各種借口避而不見,連電話都很少打。

宣大禹邊吃邊想,復耀每天生活三點一線,除了單位就是家,偶爾去那個保鏢公司,也沒聽說哪個女人對他有意思。這個冬和他是普通朋友關系,對他特別好二而他又不想把這事告訴彭澤,怎么越琢磨越覺得夏耀說的是自個兒呢?

這么一想,宣大禹開口便問:“你待見他么?”

“也不能說不待見,反正沒有他待見我那么待見他。”

宣大禹一聽夏耀遮遮掩掩的口氣,越發覺得他暗示的是自個兒。

“那你想怎么著?甩了他?絕交?”宣大禹問。

“不不不。”夏耀很果斷地否認,“不至于鬧那么僵!就是想讓我自個收斂一點兒,別總惦記著這碼事。”

“我知道了。”宣大禹信誓旦旦的。

夏耀停下筷子看著他,“怎么辦?”

“你也對他好。”

夏耀懵住了。

宣大禹繼續說:“你只有對他好,還了這份感情債,你倆才能處于同等的地位。你倆有了同等的地位,你就沒有心理負擔了。沒有心理負擔,你就可以收放自如,隨心所欲地處理這份關系了。”

像宣大禹這種情商白癡說出來的話,也就只有夏耀這種情商弱智的人才會認真考慮。

“真的啊?”

宣大禹點點頭。

夏耀沒再說什么,挑起幾根粉絲繼續吃。

“對了,我讓你幫我盯著王治水,有空就去那邊看看,你去過沒啊?”宣大禹又問。

夏耀頭也不抬地說:“這幾天太忙,沒工夫。”

些嗯,幫我盯緊著點兒,別讓他整幺蛾子,到時候再花錢托關系提前出來,我特么去哪逮他?”

夏耀忍不住想樂,“你放心,他好不容易才進去,白吃白喝的,不住夠了哪舍得走?”

宣太禹想想也是,在那里面待著總比出來讓自個兒折騰好。這么一想,宣大禹又覺得讓王治水住拘留所便宜他了。

“我和你說,我現在恨不得花錢雇兩個基佬,犯事混進拘留所,在那就給他辦了!”宣大禹摩拳擦掌,似乎已經等待不及。

夏耀噗嗤一樂,“你干嘛不直接花錢把他贖出來?在外頭干的不是更痛快?”

好招兒!”宣大禹哈哈笑。

夏耀拿他沒撤了。

剛說完沒兩分鐘,夏耀的手機就響了。

拿起來一看,正好是拘留所的獄警打過來的,夏耀提前和他打過招呼,王治水那邊一有情況就立刻通知他。

“夏少你過來一趟,出了點兒事。”

夏耀神色一頓,“什么事?”

聽那邊的獄警說完,夏耀瞇縫的眼角瞬間撐開。

“真的假的?”

“……”

宣大禹撂下筷子注視著夏耀。

“怎么了?”

夏耀哭笑不得地說:“有人免費把這個活兒給你干了。”

宣大禹開始沒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后拍桌子狂樂,差點兒把銅鍋掀翻了。

“該!真特么活該!”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