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我給你跪了。

夏耀一臉黑線,“你別蹬鼻子上臉啊!給你點兒就不錯了。”

王治水依舊沒臉沒皮地磨人,“再給我兩張唄,我都餓了好幾天了。”

“我把錢都給你,我花什么?”夏耀沒好氣。

“你不是官二代么?”

夏耀冷目回視,“誰告訴你我是官二代?”

“就剛才那個獄警說的。”

夏耀指著王治水的腦門兒說:“我告訴你啊,我就隔應這仨字,以后少給我胡嘞嘞。我的錢不是大風刮來的,我暴雨天兒出去查井蓋,大雪天兒出去,頂,貨車,一個月下來就幾千塊錢,我容易么我?”

王治水聽完露出慚愧之色,然后接著用更慚愧的語氣說:“那也再給幾張吧!你想想,我出去也得吃飯啊!萬一我到時候走投無路再去偷去搶,接著被關進來,那你們抓捕我不就沒意義了么?”

“放心,出去有人管你飯。”夏耀冷颼颼的口吻。

王治水一愣,“誰?”

夏耀低頭一看王治水那隱隱興奮的表情,再一想他其后的悲慘結果,心里不落忍,一咬牙又抽了幾張給王治水遞了過去。

王治水謝了沒一會兒,眼珠子又偷瞄起來。

“夏警官,你那錢包里也沒剩幾張了吧?還不一塊……”

“你是不是找抽啊?”夏耀火了。

王治水連連擺手,“不是,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沒想再要你錢,我是瞧你那個錢包挺好的。要不這些錢你都拿回去,你把那個錢包送我吧,我還能留個念想。”

夏耀陰測測地笑,“挺識貨啊。”

這錢包是竇燁在夏耀生日的時候送他的,夏耀這錢包里裝過的錢加起來也沒這個錢包貴。

王治水反應挺快,夏耀的巴掌落下來的時候,他就抱著腦袋蹲下了。

夏耀懶得和這種人置氣,直接說:“你老實在這待著吧,我走了。”

“等會兒。”王治水叫住夏耀。

夏耀不耐煩,“你還想干什么?我告訴你啊,錢就給這么多,你愿意要就

“不是。”王治水打斷夏耀,“我跟你鬧著玩呢。”

夏耀神色一頓,不明白王治水的意思。

王治水又把揣在兜里的錢掏出來,塞回了夏耀的手里。

“夏警官,我不能要你的錢,我在這挺好的,再熬個七八天就出去了。”

王治水這么一說,夏耀反倒不自在了。

“不是……我沒別的意思,你可以等出去把錢還我。”

王治水特別實誠的口吻說:“我出去之后就不會還了,夏警官,我知道我自個兒啥德行,你就別讓我坑你了。”

夏耀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王治水硬是把錢塞回了夏耀的衣兜里。

兩個人默默對視片刻,王治水突然把頭扭向窗外,莫名沉重的口吻。

“我真希望我出去的那天也可以下一場雪。”

夏耀問:“為什么?”

“不為什么,就是喜歡下雪天兒,一切丑陋的東西都被掩埋了。”

這一刻,夏耀突然覺得王治水是有故事的。

獄警把夏耀送到門口,夏耀拍拍他的肩膀說:“麻煩你了。”

“瞧你這話說的,只要是你開口,我一定罩著。”

回去的路上,夏耀的腦子里反反復復回蕩著宣大禹的話。

“你也對他好,你也對他好,你也對他好……。”

夏耀把車停在一家商場前,琢磨著給袁縱買個禮物。手朝衣兜伸去,想先看看還刺多少錢,然后再決定買什么。

結果,摸了半天,發現平時裝錢包的衣兜是窒的。又摸了摸其他的衣兜,只有王治水把錢塞回來的那個衣兜是鼓的,其奈都是空的。

夏耀心里有種不祥的預感,他將手緩緩地伸進裝錢的衣兜。

然后,摸出一張對折的舊報紙。

夏耀想起王治水把錢塞回來的時候,把頭扭向窗外發的那一段感慨,瞬間什么都想明白了。拳頭狠狠砸向方向盤,有故事?有特么什么故事?也就蒙你這種傻引!

看了下表,還有點兒時間,夏耀又飚高速開了回去。

那個獄警州把門關上沒一會兒,一陣急匆匆的敲門聲傳來。

“誰啊?”

“我。”

獄警去給夏耀開門,夏耀進來第一件事就是罵王治水,言辭犀利,情緒激憤,最后來一句總結,“我特么弄死他的心都有了。”

獄警聽得稀里糊涂的…………剛才你不是還說讓我罩著他么?”

“剛才?剛才我腦子里有泡,現在讓我給擠了!”

“到底怎么回事?”

“他丫把我錢偷走了!就在這個屋!”夏耀說。

獄警嘴角抽搐了幾下,“他不是你朋友么?怎么還偷你錢?……夏耀說不清楚,焦躁的在房間里轉了兩圈,最后說:“你這有監控是吧?幫我回放一段,就我在這值班室和他私聊的那段。”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