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真合適。

回去的路上,夏耀路過一家又一家的商場,想起袁縱那千年不換的穿衣風格,突然有種想送他一件衣服的沖動。但是手頭又沒多少錢了,真要交待出去這個月生活費都夠嗆。

“你也對他好,你也對他好,你也對他好……。”

宣大禹的聲音又像和尚念經一樣的在夏耀耳旁響起。

夏耀一咬牙,還是把車停靠在了一家商場外面。

進了商場,左轉轉右逛逛,凡是能看上的都買不起,凡是買得起的基本都看不上。好不容易相中了一款夾克,感覺挺符合袁縱的氣質。嗯象著袁縱穿著這款夾克端槍、騎哈雷的暴帥身影,不由的心癢癢。,

“這款夾克多少錢?”

“打完折3699。”

“這么貴……”夏耀猶豫了。

他才發了工資沒幾天,讓王治水糊弄走三千多,卡里只剩下四千了。要是再把這件夾克買下來,等于還剩下三百塊生活費。

看了下表,距離上班時間只有不到半個鐘頭了,再逛也沒時間了。

一咬牙一跺腳,去收銀處交錢了。

晚上,夏耀到訓練館的時候學員都下課了,袁縱辦公室的門關著,里面沒有一個人。夏耀在袁縱辦公室門口徘徊了一陣,心里不由的想:我該怎么給他呢?

當面給?這是哥們兒賞你的衣服,瞧你天天穿那六身忒特么寒酸!不行,夏耀感覺自個兒在袁縱面前玩不轉那股灑脫勁兒:要是直接說給你買的,又喉袁縱多想,好像自個兒真對他有什么想法似的:要不直接給他扔辦公室?他要是問起來就說不知道,讓他自個兒參透去不……

夏耀就像第一次和大姑娘表白的俊小伙,居然還心跳加速了一把。

剛要推門進去,感覺褲子后面被人拽了一下,跟著一個小雪球滾進內褲里,冰得夏耀直蹦噠。扭頭怒視了袁縱片刻,把衣服放下,瞬間朝他撲了過去。

袁縱往夏耀內褲里面塞雪球,夏耀只要往袁縱衣服里面塞手就行了。他剛從外面回來,手還沒暖和過來,冷冰冰的正好需要一塊“人工暖氣片”給他傳遞熱量。

夏耀發出邪惡的笑聲,兩只爪子順著袁縱的下擺伸了進去,和袁縱火熱的胸膛零距離接觸。

哇……好暖和,夏耀露出享受的表情。

這要是換成別人,早就嗷的一聲叫喚然后把手拽出來了。袁縱眉毛都沒皺一下,胸腌內部還在不斷地往外涌出熱能,腎上腺素瞬間飆升‘

夏耀用冰涼的指尖在袁縱胸口左右兩點上狠擰了一下。

袁縱微微瞇起眼睛,男人味兒十足的目光脾睨著他。

幽幽地問:“干嘛呢?”

夏耀嘿嘿一笑,沒說話,又拿出來了,迅速轉身進辦公室。

袁縱走在他后面,心中哼道:你就冒壞吧,早晚有一天收拾了你。

進去之后,袁縱很快發現了夏耀撂在辦公桌上的新衣服。

“這衣服哪的?”

夏耀神經一緊,說:“那個……我給我叔買的,這樣吧,你先替他試試,我叔和你身高、體型差不多。”

袁縱手一甩就撥上了。

夏耀在心中打了個響指,yeah!上身效果太棒了!

袁縱一轉身,夏耀臉上的興奮表情立刻收起,擺出一副憂慮的表情。

“不行……我叔穿著肯定瘦了,他比你肩膀還寬。你看你穿著肩膀那個地方都緊繃繃的,他更穿不了了。”

袁縱說:“不緊,正合適。”

“哦,那就給你吧,這是特價的,人家不給退。”

袁縱含笑的目光幽幽地朝夏耀投了過去,是么?

夏耀踮起腳尖,將胳膊搭在袁縱肩膀上,一副存心寒磣他的表情,“下次想要就直接說,還‘正合適”你可真有心眼兒!”

袁縱活生生被夏耀逗樂了。

夏耀又被袁縱笑毛了,這是……什么情況?

袁縱一把將夏耀摟進懷里,在他臉頰和唇邊狂親了數口,男人的那點兒內斂沉穩勁兒全沒了,特么的讓老子稀罕死你得了。

“嘿,嘿,你丫別上臉啊!”

“哎哎……別親了……差不多得了。”

“你特么是不是人來瘋啊?”

“……”

袁縱洗澡前,夏耀從柜子里給他翻出一條可以和夾克搭配著穿的褲子,遞給他:“你一會兒就穿這個。”

過了一會兒,感覺水聲停了,夏耀走到門口。

袁縱將內褲,保暖褲、褲子和羊毛衫一件一件穿好,剛把皮帶扣扣上,夏耀就推門進來了,把夾克遞給他,“這次再試試。”

袁縱隨口說道:“點兒掐得還挺準。”

“廢話,咱是干什么的?刑警能沒有這點兒洞察力?”

其實夏耀是貓在門口,盯著袁縱一件一件穿上之后才進來的。

這一晚上可算折騰死夏耀了,他這哪是給袁縱買了件夾克?純粹是給他買了六盒偉哥。自打進了被窩,袁縱的手和嘴就沒從他的身上離開過。玩了三個多鐘頭,射了兩次,夏耀的腰都酸了,袁縱的嘴還含著夏耀的乳尖不放。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