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熱敷。

袁縱到那的時候,袁茹正在樓道里面和隊員們聊得熱火朝天。

一個學員先發現袁縱,臉上的笑容立刻僵住,用手捅了捅袁茹。袁茹聲音的戛然而止,所有人的視線都隨著她轉移到袁縱的身上,剛才還喧鬧的樓道陷入死一片的寂靜。

袁縱面無表情地掃視著他們,冷聲質問:“在這干嘛呢?”

所有坐著的,倚著的,半蹲的……全都自覺地靠墻站直,兩排心虛膽怯的目光直直地看著袁縱那張審問的面孔。

就在這時,房間內隱隱約約傳來一聲怒喙。

因為隔音條件好,加上隊員們一個個緊張,沒人聽出來喙叫的人是誰。可袁縱聽得真真切切,那聲音分明就是夏耀喊出來的。

袁縱徑直地走到房間門?,袁茹還想給他遞鑰匙,結果袁縱一腳把門踹開了。門撞上墻壁后又咣當一聲反彈回來,門把手直接摔碎在地上,清晰而猙獰的裂紋在門板上不規則延展,莫名的讓人心悸。

房間內的情景讓袁縱瞳孔欲裂,額頭的青筋不硯則地抖動。一單人床周圍按著夏耀的那幾個保鏢看到袁縱,臉上浮現一絲慮色,但還是齊刷刷地喚了一聲:“教官。”

結果,這四聲教官換來了結結實實的四腳,這四腳絕不是鬧著玩的,看剛才那個門板的下場就知道了。四個大漢巋然不動,哼都沒敢哼一聲,硬生生地憋到脖筋暴起,面孔泛紫。

那兩個醫生都嚇傻了,心理醫生慘白著臉就從門?溜出去了。刺下那個男科中醫,手里還拿著一根針,另一只手還攥著夏耀的腳趾沒來得及放開。

袁縱攥住他的手腕,問:“你干嘛呢?”

“我……治病……”

叫說完,直接被扭住手腕甩出兩米遠,落地的時候抽搐了半天,那條被攥的胳膊完全沒了知覺。

袁縱直接用手把綁著夏耀的那些繃帶和繩子扯斷,本想把他背出去,結果夏耀冷硬地推開他,穿上鞋就怒洶洶地走人了。

外面那些學員們的目光一直追隨著夏耀,全都一臉糊涂,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袁縱出來就是一聲吼,“全給我滾回去!”

剛才還搖旗吶喊、眾志成城的隊員們,這會兒全都灰溜溜地貼墻根兒走從了。

袁縱一把將袁茹拽住,赤紅的眸子瞪著她。

“你到底要干嘛?”

袁茹這會兒也懵了,囁嚅著說:“給他治病啊。”

“他有什么病啊?”袁縱大吼。

袁茹已經很久沒被袁縱這么訓了,心里頓覺委屈。

“你兇我干什么?我也是為了他好啊!那種病老拖著也不是辦法,與其讓他整天強身健體苦練功,還不如從根上用藥。”

袁縱頓時明白怎么回事了,袁茹早就和他提過這個問題,當時他也沒往心里去。本以為袁茹就這么算了,哪想竟然出了這檔子事。

“那你叫來這么多人是什么意思?”袁縱一副恨不得扒了袁茹皮的表情,“你讓他以后在隊里怎么做人?”

“他們又不知道我把夏耀叫來干什么!!”袁茹振振有詞,“你以為我傻啊?我能把他這個毛病到處亂說么?”

“他有什么毛病啊?”袁縱再次用斬釘截鐵的口吻警告袁茹,“我告訴你,他什么毛病也沒有!”

袁茹不服氣,“你怎么知道他沒毛病?”

袁縱深吸了一口氣,指著杵在房間里的四個保鏢說:“把她帶回去好好反省,一個禮拜不許出門,給我看住了!”

齊刷刷的一聲“是”之后,袁縱邁著大步走了,無視身后袁茹的吵鬧聲。

所有“參與活動”的學員回到公司都受到了重罰。

晚上,袁縱給夏耀做了一大桌好吃的,即便這樣仍沒有撫平夏耀受創的一顆心,夏耀吃完飯還憤憤不平地嗆嗆。

“你說我以后還怎么在這混?”

袁縱說:“沒事,他們不了解情況,也就是來這湊個熱鬧。”

“這種情況還用了解么?我一個老爺們兒被神神秘秘地關進一個屋,然后又進去兩個大夫,明眼人都能瞧出是怎么回事吧?”

袁縱把夏耀摟進懷里,手插入他腿間,沉聲哄道:“咱大蘿上長得這么好,誰敢說?”

夏耀冷哼一聲,沒再說什么。

過了一會兒,夏耀突然皺起雙眉,發出難受的吸氣聲,跟著拽住袁縱說:“嘿,我怎么感覺我腳心有點兒癢啊?”

“是不是針頭過敏了?”袁縱有些擔憂。

夏耀把襪子脫了,看到針孔部位有點兒紅腫,用手撓了一下,感覺有些剩癢。

袁縱拽住他的手,說:“別瞎撓,我給你敷敷。”

說完,袁縱起身去燒了一壺開水,倒進盆里,只兌了一丁點涼水進去。然后拿出一條干凈的毛巾,浸泡到熱水里,擰干之后把夏耀的腳踝拽了過來。

“不用,我自個兒來就成了。”夏耀伸手要去拿毛巾。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