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他是我的。

第二天上午,王霜又抱著一大堆無用的資料,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去了袁縱的公司。

這會兒學員們正在室外的訓練場地練習重要物資的緊急配送,五六級的太風呼呼刮著匯從村上吹下來的冰碴和地乒的沙子混合著被卷起,吹得人眼睛都睜衣開。王霜身著一件皮草西裝外套和性感的打底褲裝,站在呼嘯的寒風中顯得格外單薄可憐。

袁縱口令一下,學員們開始緊張的模擬演練。

第六撥女保鏢學員順利完成任務后,迅速跑進訓練館,暖氣片旁站了一排。一邊烤著被凍裂的嬌嫩雙手,一邊七嘴八舌地議論著。

“她怎么又來了?這種天氣還往這跑?”

“這種天氣又怎么了?人家穿得那么美麗凍人,都敢站在外面等。”

“說實話,我覺得這女的特別不禁看,第一眼還湊合,越看越沒感覺了。

“嘿,快看,她過去了。”

七八雙眼睛齊齊蹬向窗外。

王霜終于哆哆嗦嗦地挪蹭到袁縱的身邊,嗓子緊巴巴地說:“好冷啊!”一不知道是因黃風聲太大袁縱沒聽見,還是因為他心無旁騖,一個學員把包裹弄掉了,他揮臂一指,語氣如凜冽的寒風。

“你看什么呢?”

一聲悶吼震得王霜下意識地往后撤了兩大步。

就在這時,施天彪趁機走了過去,將一件臃腫的制服棉襖撥在了王霜的身上。王霜扭頭看到一張憨厚粗獷的面孔,心里直呼一聲媽呀!但出于禮貌,她還是尷尬地說了聲謝謝。

此時,訓練館里有人拍大腿,有人跺腳,有人捶暖氣片,樂倒了一大群女漢子。

“哈哈哈哈哈哈合……。”

“笑死我了,施教官干得好啊!”

王霜完全不在意眾人的目光,一直就那么站在外面捱著,好不容易把最后一撥學員的訓練任務捱完了。以為可以和袁縱進去小敘一段了,結果突然有兩輛車開了進來。

一開始看到電臺標志,王霜心臟還狂跳了兩下,不會是我清的人提前來了吧?終于要露一把臉的時候,猛然間醒悟,不對,我找的人是網站,不是電臺啊!

很快,車門打開,上面下來四五個人,直奔著袁縱而來。

”袁總好,我們是又電臺的工作人員,經朋友推薦,想邀清你們公司參加一個節目……”

聽到這話,王霜心里咯噔一下。

袁縱聽幾位工作人員說明具體情況后,禮貌地朝他們伸手。

“請到屋里坐。”

進了訓練館之后,這些工作人員一分鐘都不耽誤。除了副總導演和袁縱到辦公室詳談之外,其余人員都開始緊鑼密鼓地準備起來。攝影師和副攝影師討論拍攝場地的選擇,道具師和管理員聊場景布置方面的建議,服裝師則跟著學員一起去了更衣室……。

王霜硬生生地戳在那,看到人家知名電臺的欄目組光是情況考查就搞得這么聲勢浩大,突然覺得自個兒弱爆了。手里的那堆好不容易才搞來的內部資料突然變得好廉價,包里塞不下,只能默不作聲地塞進垃圾桶。

還有一個和王霜同樣瘋狂的女漢子,這會兒就站在夏耀的單位門口。每進去一個人,就拽住人家或者拍著人家的肩膀說:“麻煩你幫我找一下夏耀。”

夏耀的辦公室門口每隔十幾分鐘就有人敲門。

“夏少,外面有個美女找你。”

“夏大和尚,有個美女喊你還俗了。”

“妖兒,快出去看看,大美妞來了。”

夏耀抵不住頻繁的騷擾,頂著寒風出去了。

“啥事?”

袁茹用手哈著氣,紅撲撲的臉蛋泛著迷人的光暈。

“那天的事……”

夏耀直說,“你要為那天的事,那你回去吧。”

“我知道我的方式有點兒粗魯了,但我覺得對付你這種臉皮薄的人,一味的遷就是沒用的,委婉表達可能會對你造成更大的傷害。”

袁茹的理論挺對,但是僅適用于他哥。

夏耀也不想再和袁茹兜圈子了,圈子兜得越大,轉回來的時間越長。

“我直接和你說了吧,性無能就是我編造的一個借口,我是為了趁早擺脫你才那么說的。”

夏耀引一說完,袁茹就愣住了,臉上帶著遭受突如其來打擊的不可置信。

說實話!這個時候夏耀還是有些惻隱之心的,畢竟她是袁縱疼愛了那么多年的妹妹,何況又是一個女孩,這話確實有點兒傷她的自尊了。

袁茹震驚過后,語氣中仍捎著難以接受的激動。

“你……說的是真的?”

夏耀硬著心腸嗯了一聲。

這個時候夏耀已經做好了一切心理準備,無論袁茹怎么發飆或是哭鬧,只要不干出太過分的事,姑且就忍了,來個干干脆脆的了斷。

袁茹一步上前,一巴掌拍在夏耀胸口。

然后目放精光,臉上帶著遮掩不住的驚喜,笑聲猝不及防地從嘴里漫出。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