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他是我的。(第2/2頁)

“哎呦我去,你沒毛病啊?”

夏耀……”

剛要扭頭暴走,袁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喂?王霜啊!”

一聽到,‘王霜”倆字,夏耀自動站住了。

“什么?有電臺找過去了?那你怎么辦?”

王霜的聲音虛弱無力,“還能怎么辦?丟死人了。”

袁茹迎著北風想了想,眉毛間的硬疙瘩很快被吹散了。

”我倒覺得不是啥壞事,你想啊,你準備了這么冬,搭了這么多工夫,結果現在被回絕了,我哥就等于欠你一份人情啊!他欠你人情他得還吧?正好你可以借著這個機會讓他清你吃飯啊!然后我再添油加醋,就說清客吃飯不夠誠意,讓他親手給你做一頓。”

王霜那邊的聲音陡然精神,“是啊,我怎么沒想到那呢?”

“等你到了我家吃飯,我就拼命給我哥灌酒,然后你倆就……。”袁茹露出淫邪的笑容,“不行,我得趕緊去整兩瓶高度酒去,哈哈……。”

說著迫不及待地上車,臨走前還給了,‘身體健康”的夏耀一個飛吻,真是雙喜臨門,雙喜臨門啊”剩下夏耀一個人站在寒風中,臉色就像頭頂的天空,烏突突的不見一絲光亮。

袁茹這邊剛一說完,王霜那邊立刻去跟袁縱裝可憐了。

袁縱站在窗口朝外看了一眼,狂風肆虐,對面樓上的廣告牌被吹得搖搖欲墜。因為視線不好,汽車駕駛速度明顯減慢,擋風玻璃鋪了一層的沙塵。

夏耀剛下班就接到了袁縱的電話。

“晚上別過來了,風太大了。”

夏耀拳頭微微攥緊,冷硬的語氣說:“本來我也沒想去,用得著你提醒?”說完,直接把電話掛了,心里莫名堵得慌。

晚上,母子二人一邊聽著風聲一邊吃著晚飯。

夏母說:“你爸元旦不回家了。”

夏耀心不在焉的,好半天才回了句。

“又不回家了?”

“聽說那邊有個考察團的活動。”

夏耀繼續扒拉著碗里的飯,一碗飯吃了十多分鐘沒見下去兩口。

“等你到了我家吃飯,我就拼命給我哥灌酒,然后你倆就……”

夏耀的腦海里突然冒出袁縱和王霜在床上赤裸相擁的場景,接著冒里像是堵了什么東西,一口飯都咽不下去了。

“怎么不吃了?”夏母問。

夏耀起身去摘門口掛著的衣服和包,一邊換鞋一邊說:“媽,我想起我有個重要的東西落在單位了,我得趕緊拿回來。”,

“什么重要的東西非拿不可啊?這么晚了你還……。”

夏母的話還沒說完夏耀就出門了,她只能在后面喊一聲。

“開車注意點兒。”

這個時候,袁縱的菜剛上齊,王霜還沒喝酒臉就紅了。

袁茹剛把袁縱的酒杯滿上,還沒來得及開口讓他敬王霜一杯,旁邊的大鷯哥就先發話了。

“一個老流氓,丁丁特別長,一攥一大把,一幺七八兩。”

王霜噗嗤一樂,“哎呦,這只鳥太可愛了。”

大鷯哥繼續,“一個老流氓,丁丁特別長,一攥一大把,一幺七八兩。”

于是,歡樂的氣氛先在大鷯哥的‘捧場”中開始了,袁縱話不多,一真是袁茹和王霜在那說個沒完。聊模特圈的八卦,說閨蜜間的感情糾葛,后來袁茹又開始爆料袁縱小時候的糗事,逗得王霜哈哈大笑。

氣氛正在熱烈之時,門口突然傳來咣當一聲巨響。

聊天聲戛然而止。

“怎么回事?”王霜嚇了一跳,“是不是風把門吹開了?”

事實證明,不僅是一陣風,而且是一陣颶風。

夏耀卷著一身的沙塵,邁著霸道的大步橫跨過客廳!直奔著餐廳而來……看到眼前的情景,二話不說,猛的薅住袁縱的衣領,一股神力將他拖起,拉著就往門口走。

袁茹驚了,忙問一句:“哎,你干嘛去?”

夏耀突然爆出一句。

“他是我的!”

這句話,差點兒把王霜嚇尿了。

袁茹一臉茫然地問王霜:“你剛才聽見他說什么了么?”

“他說他是他的。”

袁茹咽了口吐沫,“后面沒有‘大舅子’仨字?”

“沒……沒聽到啊。”

“……”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