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士可殺不可辱!

宣大禹把王治水綁回去不到兩個小時,一通電話就把他叫回澳門了。等他忙活完那些亂七八糟的事趕回來,已經是一個禮拜之后了。

走之前,宣大禹把王治水關在一間小黑屋里,五六個人輪流看守。

在這一個禮拜的時間里,王治水就在這間小黑屋內度過,一日三餐都有人送。好像和在拘留所的日子沒什么區別,只不過從多人間換成了單間,待遇更好了,也更清靜了。

離開的日子,宣大禹一直“心心念念”著王治水,一天好幾個電話,恐愾他跑了。那邊的事處理完,馬上訂最快的那一趟航班,馬不停蹄地趕了回來。

回到家連衣服都顧不上換,先把看管王治水的負青人叫來一通詳細問話。

“他這幾天怎么樣?鬧妖沒?”

負青人說:“沒,老實著呢,一聲沒呲呲。”

宣大禹冷哼一聲,“指不定整什么幺蛾子呢。”

“我還進去看了他兩次,精神狀態也挺好,還跟我要煙抽。我也挺納悶的,你說要是一般人被關在這種地方,沒人說話沒有通訊設備,連個放風的時間都沒有,估摸早就憋瘋了。他倒好,跟一個屎殼郎都能玩一下午。”

宣大禹一邊換鞋一邊說:“你就不能把他當一般人看,錯了,他丫就不是個人!”

“用不用我現在把他叫過來?”負責人問。

宣大禹點頭,“你去吧。”

王治水正盤腿坐在床上“念經。”突然一道白光刺入眼皮,迫視他將眼睛睜開。一個寸頭窄臉的男人朝他揚了揚下巴,示意他出來。

“大禹哥回來了?”王治水美不滋的問。

“回來了,惦記你好幾天了,快過去吧。”

負青人先把王治水拖拽到了浴室,一通桑拿搓洗。把在拘留所和小黑屋關著數日的晦氣一掃而光,白白凈凈地帶到宣大禹面前。

宣大禹一身華服倚靠在松軟的大沙發上,嘴里叼著一顆煙。若無其事地擺弄著手把件兒,一副標準的富家公子扮相。

王治水則被四個人押著,半趴半跪地屈身在宣大禹的腳下。身后的一個大漢將他的頭發猛的薅起,強迫他抬起臉面向宣大禹。

宣大禹掃了王治水一眼,淡淡地說:“比我走的時候還胖了點兒,心理素質不錯啊!”

王治水吸了一口氣,說:“哥,你用的是什么香水?真好聞。”

“好聞么?”宣大禹冷笑一聲,“好聞一會兒我讓這群哥們弟兄往JB上噴點兒,讓你聞個痛快,順帶嘗嘗,一輩子都記住這個味兒。”

這話瞬間引起一屋的哄笑聲。

王治水臉色變了變,說:“玩笑開大了就不好玩了。”

“誰特么跟你開玩笑呢?”宣大禹眸色一厲。

王治水把眼睛轉向窗外,不再看宣大禹。

宣大禹大手擰攥住王治水的下巴,硬生生地將他的臉轉了過來,嘲弄的口吻說:“怎么?這會兒知道犯怵了?”

“我不是犯怵。”王治水語氣低沉,“我只是傷心。”

“我草,你特么還有心?”宣大禹目露諷刺之色,抬頭對那群爺們兒嚷嚷,“你們聽見沒?他丫居然說自個兒有心!”

說完又把臉轉了回來,狠戾的雙目刺著王治水的臉,“你把我對你的同情當成你反復行騙的資本,你特么還配說‘傷心,這倆字?”

王治水說:“我騙你是因為我喜歡你,我知道那點兒錢對你來說不算什么。我就怕你把我忘了,我就想讓你惦記著我。”

“你快拉倒吧!”宣大禹瞬間將王治水推到一邊,“你真是惡心他媽給惡心開門……”

旁邊一個大漢突然用蔡明的口吻接道:“惡一心一到一家一了。”

一屋子的人都憋著笑。

宣大禹把手把件兒往茶幾上一摔,“都特么給我嚴肅點兒!”

王治水接著說:“我每次偷你錢都是為了讓你找我,可你太笨了,每次都找不著我,所以我才想出那些笨招兒。第一次是在你打牌的地方故技重施,你想想,這世界上哪有這么巧的事?我往別人背上躥正好讓你逮著了?”

“我編故事騙你,又順走你的手表,也是為了讓你記住我。后來我偷人家酒喝也是想主動落網,你想想,誰會笨得偷完酒不走在失主家喝啊?”

宣大禹的思路有一瞬間真讓王治水帶偏了,幸好及時拐了回來。

“少特么胡扯!你丫偷夏耀不是偷了?這么說你也喜歡他?”

王治水說:“我偷他不是因為我喜歡他,是以為你喜歡他,我心里嫉妒他。

宣大禹腦袋轟的一下子,滿屋的注視讓他莫名的不自在,半天才緩過來。不能相信他的話,這貨滿嘴跑火車,認真你就輸了。

宣大禹身體后仰,再次倚靠在沙發背上,邪幽幽的目光藐視著王治水。

“照你這么說,我把你逮過來,也算是讓你如愿以償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