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逆天的應變能力。(第2/3頁)

“你知道么?我從朋友口中聽到一個爆炸性消息,關于你哥的。”

袁茹納悶,“什么?”

“我不是讓我朋友看過你哥的照片和視頻采訪么?她就記住你哥的模樣了。結果今天她上街,竟然看到你哥在街上和一個男人接吻。我問她那個男人長什么模樣,她說她沒看清楚,當時一激動就趕緊給我打電話了。”

袁茹面露驚愕之色,隨即用特別肯定的口吻說:“不可能,我哥不可能干出那種事,他那么爺們兒,那么正統的一個人,怎么可能和男人……”

“我也是那么想的,可我朋友說她看到你哥公司的logo了,貌似在街頭拍攝。”

袁茹心里咯噔一下,袁縱公司最近正在籌備媒體宣傳,她心里特別清楚。

“那也不可能是我哥。”袁茹完全拒絕一切證據,只相信自個兒的直覺,“接吻只露半張臉,公司里那么多人高馬大的爺們兒,她認錯了也有可能。”

王霜垮著臉,“你知道么?我朋友當時和我說的時候,我腦袋轟的一下就炸了。我的男神啊,這么多年唯一的男神啊,千萬不要是真的!”

袁茹攥住她的手安撫道:“你放心,肯定不是真的。”

“嗯嗯。”王霜點頭,可還是想說:“那天咱們一起吃飯,夏耀把袁縱拽出去,說什么‘他是我的”后來你問沒?到底怎么回事?”

這是袁茹心里的一個疙瘩,這幾太她一直在反復回想,琢磨其中的緣由!猜測話中的深意。當她終于想到一些苗頭的時候,疙瘩極裂流血,疼得及時捂住。再也不敢瞎想了,自動屏蔽了,當這事沒發生過。

“那天公司出了點兒事,夏耀才急匆匆把我哥拽走,他當時說的是‘他跟我走”是咱倆聽錯了。”

王霜大松一口氣,“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他倆……呃,沒事。”

公歷的最后一天,過了十二點就是新年了,夏耀不想在這種日子把額娘一個人留在家,晚上就乖乖地回去住了。可又戒不掉心里的癮,一通電話把袁縱勾搭過來了。

夏耀氣喘吁吁地撕扯著袁縱的衣服,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樣。好像餓了很多天似的,其實昨天晚上還氣若游絲地說過“以后再也不這么玩了,身體吃不消”之類的話。

很快,兩個人在大床上赤裸相擁,享受著禁忌偷歡的刺激感。

夏耀把袁縱的頭往下推送,挺胸將硬挺的小豆蹭到他嘴邊。

“舔舔。”

袁縱用舌頭撥弄,牙齒輕咬,肆意蹂蹦寵愛著這個敏感的部位。

夏耀手薅著袁縱的頭發,嘴里繃不住發出難耐的悶哼聲,腰身頻頻扭擺著朝袁縱的胯下蹭去,床板搖晃發出淫靡的震響。,

袁縱故意捂住夏耀的嘴,湊到耳邊逗他說:“小點兒聲,你媽還沒睡呢。

夏耀被臊得臉色爆紅,腳在袁縱私處一陣蹬踹,誰叫了?我明明很內斂沉穩的好不?后來見袁縱還一直盯著他,只能開口緩解窘迫的境地。

“沒事,我媽進我房間都會先敲門的。”

言外之意就是,盡情地來吧。

袁縱被夏耀的腳丫子蹭得火燒火燎的,一把將夏耀翻了個身,直接一條手臂墊在夏耀的小腹下面,迫使他屁股翹起,朝最軟的那塊肉狠狠咬了上去。

“啊……別……”

夏耀被袁縱提醒之后不敢叫,又憋不住,只能把頭悶在枕頭里嗚嗚悶哼。兩只手使勁揪扯床單,又爽又憋屈的感覺加重了感官刺激程度,眼角被逼出霧水,臀瓣抖動著閃避袁縱的蹂蹦,整個人都快瘋了。

夏耀越是這樣,袁縱咬得越是起勁。

“諉?你怎么……怎么回來了?”外面突然傳來夏母的聲音。

夏耀神經一緊,我媽在和誰說話?

夏母又說:“不是說不回來了么?而且還這么晚,嚇我一跳。”

一個男人渾厚的聲音笑道:“這不是想給你們娘倆一個驚喜么?”

夏耀猛的一驚,完了!我爸突然殺回來了!

“兒子呢?”

“已經睡了,你別打擾他了。”

夏耀心里知道他爹的品性,進屋從來不敲門的,希望額娘的話能對他管用,心里默默地祈禱。

“我就瞅他一眼!”

說著猛的推開門。

那一瞬間,說什么都來不及了,袁縱沒穿一件衣服,即使他能以驚人的速度奪窗而出,夏耀也不能讓他在寒冬臘月以這副裝扮游街。

怎么辦?

千鈞一發之際,夏耀猛的用被子將袁縱一遮。

燈在同一瞬間被夏父打開了,大燈閃耀下,夏耀全身赤裸,手正巧放在腿間,一副自慰的投入狀態。然后在與夏父對視的一瞬間,臉上分明是偷摸搞事兒被撞見的窘迫表情。

夏父不由一愣,迅速將門關上了。

完全沒注意到夏耀床上還有人,或者說壓根沒敢再多看一眼,就急急忙忙閃出來了。心中長嘆一聲,艾瑪……這也太尷尬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