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又一個腦補帝。

兩個人剛躺穩,袁縱的電話又響了。

“誰?”夏耀問。

袁縱拿起來看了一眼,說:“袁茹。”

夏耀把耳朵湊過去偷聽。

手機里,袁茹的聲音聽起來脆弱焦灼,甚至還帶著一絲哭腔,感覺像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哥,你快點兒回來吧,我出事了。”

說完迅速掛斷,等袁縱再撥過去就占線了。

夏耀聽得清清楚楚,忙拍著袁縱的肩膀說:“還愣著干什么?趕緊回去吧,”

袁縱沒再說什么,直接穿上衣服走人了。

夏耀把散落在一旁的被子拽回自個兒身上,里面還殘留著袁縱的體溫,心里幽幽地嘆了一口氣:本來挺好的一個晚上,這一出接一出的,整得叫什么事啊?

袁縱走到車旁,打開車門之前停頓了片刻。

袁茹就坐在里面,不知道在這潛伏了多久。,說實話,袁縱在這一刻沒有感到慚愧或是心虛,即便袁茹眼神訥訥,神色哀痛,袁縱也僅僅是心疼了一把。然后從容平靜地打開車門坐了上去,感覺里面的空氣有些憋悶,又把車窗搖開一條小縫,整個過程一直沉默。

“你就不想說點兒什么?”袁茹一開口全是淚。

袁縱淡淡回道:“你想讓我說什么?”

“說你大晚上不回家,其實是來這替我說情,讓他解除對我的誤會。”

袁縱沒說話。

袁茹僅存的那點兒幻想的氣泡也爆炸了,壓制許久的情緒終于在這一刻發泄而出。

“一真以來我都以為你們倆的親密關系是因為我,我是你倆中間的紐帶,沒我你倆根本不可能處到一起。結果現在我才發現,原來我特么就是一根糟繩子,打你倆認識那天起我就斷了,嗚嗚嗚……”

袁縱抽出兩張紙巾遞了過去。

袁茹擦擦眼淚,又搏了搏鼻涕,繼續說。

“我聽副總教官說,他在公司待了四年,學員走了一批又一批,其中不乏你的親戚朋友,可從沒見過這么偏向過一個人。你知道當時我聽了多高興么?我哥終于認可了一次我的眼光,終于厚待了一次我喜歡的人。”

“后來你經常不回來做晚飯,本來我特別痛恨這件事,可看門大爺告訴我夏耀總留在公司吃晚飯,我心里一下就平衡了。當時我就想,讓我吃再難吃的飯我都忍了,只要你倆的感情能越來越深厚。”

“即便我找男科醫生強行給夏耀治療,當時你氣成那樣,我都沒往歪處想。我還覺得你是怨我選錯了方式,怕因為這事讓我和夏耀之間徹底黃了。甚至夏耀闖到咱們家,當著王霜的面把你拽走,說出那四個字的時候,我還抱有一絲幻想,幻想后面還有‘大舅子,仨字,只是因為那天風太大,被吞了。”

“現在看來,我真的太傻了,就沒我這么傻的了,我怎么就這么傻呢?”說到這,袁茹又哭了起來,一把鼻涕一把淚,哭得好不凄涼。

袁縱一顆煙抽完,捻滅了煙頭,總算清清嗓子要開口。

袁茹哭聲小了一點兒,等著袁縱表態。

袁縱頓了頓,說:“你才發現自個傻么?”

“……”

袁茹先是一愣,而后便是一陣尖銳的哭嚎聲,跟著朝袁縱撲過去。在他身上折騰了好一陣之后,終于抵不住心頭的委屈,扎到袁縱的胸口失聲痛哭。

袁縱頓了片刻,還是把手伸到袁茹的頭發上,摟著她,耐心地等她發泄完。

“哥……你咋能這么對我呢……我就是把咱家八輩祖宗的智商都撂起來,也想不到你會跟我搶男人啊!你三十多歲一直單身,你知道我對你的戀愛對象抱有多大的期待值么?結果你竟然給了我這么大一個刺激。你你你……哎呦喂……嗚嗚……”

袁茹在袁縱的懷翼哭了半個多鐘頭,終于掙扎著坐起身,整了整糟亂的頭發,擦了擦臉上的淚痕,情緒勉強穩定下來。

“我還是想不明白,你怎么就看上他了?”袁茹還在較真中。

袁縱借用袁茹的一句話說:“我看見他第一眼,就喜歡上他了。”

袁茹神色一滯,等反應過來后,又是一陣咬牙切齒,悔不當初。

“可我還是不明白,夏耀他怎么就接受你了?他連我這么個大美女反復示好都無動于衷,竟然會對你這么個五大三粗的爺們兒來電?你說你胸脯子上少長兩團肉,褲襠那多長了一塊肉,他看上你哪了?”

袁縱說:“我肉沒長對地方,可我腦子長對地方了。”

袁茹又是一陣女漢子的咆哮,接著一段大喘氣,平息過后依舊是不服輸的表情。

“哥,我要和你公平競爭。”

袁縱特別從容地甩出倆字,“沒戲。”

“你怎么就知道我沒戲?”袁茹存心較勁,“你就能保證他對你動心,就不會對別人動心了?”

袁縱把頭轉向袁茹,說:“我會拿我的命去拴住他。”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