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樣兒,讓你挑釁!(第2/2頁)

“疼……拿出去……”

夏耀呻吟和痛呼交替上演。

袁縱心里本來就有火,根本由不得夏耀,直接調了高檔。

一瞬間,痛、酸、麻、脹……”各種陌生的感覺襲她……袁縱的手指還在往里推送,突然到了某個“臨界點” ,快感瞬間激增,如奔騰的巨浪翻涌而至。夏耀猛的揪住床單,帶著哭腔的浪叫聲跌破喉嚨,跟著臀尖的顫抖愈演愈烈。

“啊啊……受不了了……”

袁縱突然將夏耀翻了個身,趴在床上,整個人壓了上去。兩只手死死按住夏耀的手臂,斂著狂暴的氣焰說:“既然你嫌我伺候不夠,那咱就換真家伙。

夏耀眼睛差點兒瞪出血來,扭著脖子拼命反抗和求饒。

“不行……袁縱……啊啊……”

袁縱的“槍”剛一扎上,夏耀就疼得臉色發青,身體疼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心疼。他完全沒有把自個兒交待出去的心理準備。袁縱就趴在夏耀身上,可以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夏耀那種極度畏寒的心態。

袁縱的身體往上聳了聳,強制夏耀的雙腿閉合,開始在夏耀的臀縫和腿柜處抽送和撞擊。起初還是緩慢試探性的,某一刻突然狂暴而起,火力全開,像一頭威猛的獅子在夏耀的柔嫩部位發狠地肆虐懲治。

夏耀被摩擦得腿根起火,撞擊得臀部狂麻。

說袁縱的腰力能撞死一頭牛真的不假,袁縱還未真正進入,僅僅是個演習就已經把夏耀折騰到了瀕死的狀態。

夏耀的腰簡直像被斬斷了,更要命的不是勁大,而是頻率的生猛。一波接一波,夏耀連喘口氣的工夫都沒有。總以為袁縱要歇口氣的時候,他竟然又加快了速度。

偏偏跳蛋還在夏耀體內,袁縱這么一撞,夏耀不光是屁股蛋兒麻,里面也跟著麻。夏耀的眼淚都被逼出來了,求饒的聲音帶著沙啞的哭腔。

這一刻真正明白了什么叫特種兵,什么叫真漢子。

“啊啊啊……救命啊……”

袁縱一陣驚濤駭浪般的挺動后,猛的將巨物撥出,一股滾燙的熱流噴灑在夏耀的臀瓣上。

隨后,袁縱喘了口粗氣,給夏耀擦干凈,又拔出他體內的跳蛋。將夏耀的身體翻轉過來,才發現他早就射了,褲襠卞面的床單濕了一大片。

夏耀訥訥地愣了半天,就冒出一個字。

“疼……”

袁縱將夏耀的兩條腿分開,發現腿根處紅腫了一大片,心里被揪扯得不是滋味。

“你特么是不是牲口啊?”夏耀猛的在袁縱胸口砸了一拳。

袁縱的語氣里依舊帶著算賬的意味,“我要是牲口,今兒就把你辦了。”

夏耀這會兒豁出去了,把充氣娃娃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和袁縱坦白澄清。并拿出親手送到夏任重車上的照片作為證據,唯恐袁縱不信服。

袁縱看了之后,面色凝重,好半天才開口。

“為什么現在才說?”

夏耀冷著臉不說話。

袁縱把夏耀的臉扳過來直對著自個兒,問:“你是存心想讓我愧疚和心疼么?”

“是。”

袁縱大手撫在夏耀紅腫的腿根處,心里一抽一抽的。

“下午訓練的時候他們一個個那么摔你,疼不疼?”

夏耀往袁縱的傷口上搬鹽,“沒你弄的疼。”

袁縱硬朗的眉骨間浮現一絲遮掩不住的痛楚,手伸到夏耀的屁股上輕輕揉攥著,懊惱的模樣深得夏大少的歡心。

夏耀捅了袁縱一下,“你要是心里過意不去,你就讓我操一次唄。”

袁縱斜了夏耀一眼,說夢話呢?

夏耀揚唇一樂,“來吧,害什么臊啊?”

袁縱扼住夏耀鬧騰的手臂,沉聲說:“別鬧,跟你說件正事。”

“什么?”

袁縱淡淡說道:“我要回老家過年。”

夏耀問:“什么時候走?”

“這批學員的結業考試之后。”

夏耀掐指一算,不到兩個禮拜的時間了。

“那你在老家待多久?”

“一個月吧。”

夏耀的心像是被什么東西扯了一下,有時候,一個時間段對于感情濃烈期的兩個人而言,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

袁縱感覺到了夏耀情緒的波動,無奈地解釋一句。

“我已經三年沒回去了,家里的親戚惦記著,也該給父母上上墳了。”

夏耀一派輕松的口吻,“你跟我說這些干嘛?回去就回去唄,誰過年不礙回家啊!”

袁縱將夏耀圈在懷里,半天都沒說話。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