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免了!

早上七點鐘,車開到了目的地,司機的問話叫醒了昏睡中的兩個人。

“有具體的街道門牌號么?”

夏耀迷迷瞪瞪地攤開紙,仔細看了一眼,說:“上面沒寫。”

“下去打聽一下吧!”

宣大禹說完,伸了個懶腰,打開車門跳了下去。

村子里一片寂靜,除了幾個早起的老人在遛彎兒,那些州熬到假期的年輕人幾乎都貓在被窩。宣大禹目光四處學么了一下,最后朝一個老太太走了過去。

“奶奶,麻煩我想問您一下……”

宣大禹還沒說,老太太就指了指耳朵,暗示自個兒耳朵不太好。宣大禹只好笑著點點頭,給杵著拐棍的老太太讓路。

夏耀攔住一個五十來歲的中年男人,禮貌地問:“叔,我想打聽一下,王治水家住在哪?”

“王治水?我們村有這個人么?”中年男人一臉迷惑。

夏耀又看了一下紙,說:“哦,他爸叫王開財,他媽叫李春青。”

一聽到這兩個名字,中年男人的臉色瞬間變了變,那是一種極力不自在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著夏耀。

“你是誰啊?你找他們干嘛?”

夏耀解釋道,“那個……王治水是我一哥們兒。”

男人直接一揮手,“我不認識他們家人!”說完果斷閃人。

宣大禹好不容易逮著一今年輕人,本以為他肯定認識王治水,結果一提起王治水的名字,那人露出和中年男人一樣的表情。

“有這個人么?沒聽說過啊!”

宣大禹暗示了一句,“他媽叫李春青。”

年輕人呵呵一笑,那種不愿意多說的冷笑,麻利兒轉身進了自家院。”后來夏耀和宣大禹又問了好幾個人,結果不是不認識就是對這些名字諱忌莫深,好像認識王治水的家對他們而言就是一種侮辱。 “草,瞧這人緣混的!”宣大禹啐了口吐沫,“真是什么家養出什么樣的雜種來”

夏耀說:“要不咱去他大舅家問問?他大舅家比較好找,就在這個村的最北頭。”

“成,走吧!”

宣大禹和夏耀走了很久,途中經過一片果園,就是王治水他大舅承包的,夫婦倆就住在果園里的一間平房里。

“有人么?”宣大禹敲門。

一個正在刷牙的中年婦女走出來,問:“你找誰?”

夏耀用無敵親和力的語氣朝中年婦女問:“您是王治水的舅媽么?”

本來,這個婦女眼神是溫和的,在夏耀提到,‘王治水”三個字只有,這婦女的目光瞬間冷淡了很多。

“你們想干嘛?”

“呃……”夏耀解釋,“我們走過來找王治水的,不認識他們家,想問問您。”

婦女說:“我們家你都認識,會不認識他們家?”

“我們真不認識,我們……”

“不知道!!”

簡單粗暴的一聲回執,門砰的一下在夏耀和宣大禹的面前關了。

夏耀愣在門口,半天都沒回過神來。

剛要抬腳離開,又聽到房間里傳來男人的一聲怒喝。

“愛問誰問誰去!”

宣大禹差點兒沖進去和那男人干一仗,幸好被夏耀拽住了。

“吊樣兒!”宣大禹恨恨的。

連夏耀這種笑起來男女老少通吃的帥小伙,都能被他家人貶斥成這樣,可見得有多大仇啊!

此時此刻,夏耀和宣大禹意識到了,王治水的家肯定有問題,想借著村民的力量找到是不太可能了。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去村委會。,

到了村大隊,出示了一系列證件后,那的干部才好心給他們指了一條路。

臨近中午,兩個人才找到王治水的家。其實他們已經從這里晃過無數次了,只不過是沒意識到而已。夏耀簡單地掃了一眼,單看住房條件的話,在這村里就算是一般人家,也沒自個想象的那么窮。

宣大禹敲門,遲遲未有人回應。

“應該是沒在家吧。”夏耀說。

兩個人又在門外等了一個多鐘頭,路過的都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他們,就連一群打鬧的小孩都對他們指指點點,惡笑不斷。,夏耀禁不住感慨王治水內心的強大,如果他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里,早特么瘋了!

鄰居的大嬸大概看不下去了,走過來好心提醒。

“他們家已經好幾天沒人住了,你們等也是白等。”

夏耀問,“人呢?”

“我聽那邊幾個老太太閑扯,說是這家婦女住院了。”

大嬸所謂的婦女應該指的就是王治水他媽,夏耀立刻朝宣大禹投去一個會意的目光,我就說吧,肯定得有點兒苦衷,不然誰干那檔子事啊?

“去了醫院也是作!”大嬸跟著補了一句,“白瞎那份錢,早死早積德!

額……夏耀嘴角抽搐兩下,這家人到底干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

后來夏耀和宣大禹給大嬸買了些年貨送回家,才算從她嘴里套出一些閑話。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