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兄妹嘮嘮嗑。(第2/2頁)

袁茹又說:“我覺得夏耀臀型特別好,好多男人穿褲子都撐不起來,夏耀那老是裹得滿滿當當的。哎,你有沒有掐過夏耀的屁股?是不是肉特厚,手感特好?”

袁縱恨不得把夏耀的屁股切下來一半捎過來。

袁茹還不依不饒地追問,“哥,夏耀跟你在一起的時候也那么冷么?”

其實,想起夏耀窄窄的眼皮微微瞇著,毫無防備地朝自己撒歡,這才是袁縱最招架不住的,也是折磨他最深的。

終于,扭頭回了袁茹一句。

“你是在午夜色情熱線干過么?”

袁茹反應過來之后恨恨的在袁縱被子上捶了幾下。

袁縱還了她倆字。

“睡覺!”

臘月二十七這天,夏任重再次回到家。宣大禹和彭澤兩個人過來探望伯父,夏任重見到兩個孩子特別高興,親自下廚,留兩個孩子在家里吃飯。

“大禹啊!你父母在那邊怎么樣?”夏任重問。

宣大禹說:“挺好的,今天還給我打電話,讓我代他們給您拜年。”

“哈哈……”夏任重一陣爽快的大笑,“那你呢?”

“我?我一直都那樣啊!”

“我是問你有沒有談朋友?”

額……宣大禹下意識地看了夏耀一看。

夏任重啞然失笑,“我問你呢,你看他干什么?”

“哦,還沒呢,暫時沒合適的。”

夏任重又把目光投向彭澤,“你呢?”

彭澤笑笑,“我……就快有了。”

夏任重立刻開始擠兌夏耀和宣太禹,“瞧瞧人家,再看看你們倆,你們小的時候啊,我就覺得彭澤這孩子最精。”

夏耀腹誹:我們要是都把各自的男朋友牽來,您就知道誰精了。

一頓飯吃得其樂融融,夏任重一點兒父親的架子都沒有,最后竟然和彭譯劃起拳來,頻頻輸了被罰酒。夏耀吃得最快,幾乎只扒拉了幾口飯,就急匆匆地跑到客廳,打開電視準時收看某TV的一檔綜藝節目。

宣大禹端著碗走到客廳,問夏耀:“你這么快就吃完了?”

夏耀目不轉睛地盯著屏幕,敷衍地點了點頭。

電視上正播放之著夏耀全程參與拍攝,以宣傳袁縱保錁公司為主要目的那檔綜藝節目。節目的片頭是一段宣傳片,大部分場景都是在公司內部拍攝的,熟悉的場景和學員被搬到熒屏上,給夏耀的直觀感受和在現場是完全不一樣的。

那些苛刻的教官,有愛的學員,讓他尷尬的調侃,樂在其中又矢口否認的偏袒……都在一個個熟悉的面孔中變得如此親切。夏耀雖然和他們相處的時間不長,卻感覺自己會一直守在那里,享受著一年年人員更替帶來的傷感和滿足。

宣大禹也草草地吃完,坐在夏耀旁邊和他一起看。

夏耀突然拽住宣大禹的袖子,興奮地說:“快看,我出場了!”

宣大禹說:“至于這么興奮么?上次那個熟人請你拍兩次廣告大片你都不去,這會兒給一個鏡頭就美成這樣。”

“那不一樣。”夏耀說。

沒一會兒,袁縱出場了。

夏耀嘴上說著不想,當活生生的袁縱出現在屏幕上,說著那些私底下練了無數次的臺詞時,夏耀還是一個字都不肯落下。

心里空落落的,從沒覺得假期竟也如此難熬。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