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你哥們兒瘋了!

公司一太平下來,夏耀又有點兒無聊了,想找個人說說話,又不想去找宣大禹。最后想來想去,還是去找彭澤吧,貌似好幾天沒見著他了,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晚上九點多,夏耀到了彭澤家。

為了工作方便,彭澤一直和父母分開住。夏耀和彭澤鬧別扭之前,一直是這的常客。彭澤專門給他配了一把鑰匙,進出自由,就像自個家一樣。

夏耀轉了幾個房間都沒人,最后聽到浴室有動靜,便朝那走了過去。

浴室的門沒關,一個背影清瘦的男人正在那脫衣服,準備洗澡。夏耀一明看出那不是彭澤,剛要閃人,男人就把身體轉了過來。

“老公,你幫我去……”

李真真看到面前的人不是彭澤,嘴里的話瞬間噎住,細長的手指下意識地朝下一摸,幸好還有一條內褲,跟著就朝夏耀一通嚷嚷。

“不是我說,你這人怎么這樣啊?進屋怎么不敲門啊?”

夏耀不說話,眼睛直愣愣地盯著李真真兩條又白又嫩的長腿。

李真真本來就是彎的,被男人這么盯著看,肯定會不自在。

“你還站這干嘛?趕緊走啊!”

夏耀一動不動,目光呆滯。

李真真瞬間發飆,“你丫看沒完了?”說著過來關門。

夏耀一只手緊緊扒住門,李真真怎么拽都拽不動。夏耀的目光還是一直追著李真真的兩條腿,肆無忌憚地盯著看,目光中帶著猜測、疑惑和來路不明的激動。

李真真完全看不透夏耀心中所想,只是單純地看到夏耀對他身體的嘲弄有羞辱。

“我警告你啊,彭澤就下去買個東西,一會兒就上來。你要是再這樣我就喊他了,到時候別說我挑撥你們哥們兒之間的感情,我……啊!啊!啊!你要干嘛?”

夏耀一腳踢開門,二話不說,直接把李真真拖拽到浴缸邊坐下,強迫其雙腿大分。

“彭澤!!救命啊!!快來啊!!你哥們兒瘋了!!……”

彭澤剛從電梯里出來,就聽到房間里傳出李真真的呼救聲,幾大步跨進門,直奔著浴室而去。李真真正在夏耀的“騷擾”中玩命掙扎,臉都憋紫了,而夏耀還在不依不饒地撬他的兩條腿,像一頭“發情”的野獸。

看到這一幕,彭澤深深地震驚了。

“不是……妖兒,妖兒,你咋的了?這是怎么個意思?”

夏耀完全聽不進彭澤的話,依舊動作兇悍地跟李真真的兩條大白腿過不去。

李真真大腿內側的韌帶差點兒被夏耀拽裂了,疼得嗷嗷亂叫,嗓子都喊啞了。

“尼瑪……彭澤你愣著干嘛?倒走過來幫一把啊啊啊!”

彭澤這才反應過來,趕緊過來拉夏耀。不料夏耀就像玩命一樣,絲毫不顧及朋友面子,一巴掌差點兒把彭澤揮出門外。

李真真欲哭無淚:“彭澤……你丫那點兒本事呢?就特么知道跟我逞能!

“他是我們仨里面身手最好的,我和宣大禹兩個人加起來也打不過他一個!”彭澤又過來摟抱夏耀,在他耳旁小聲哀求著,“我說夏大哥,夏大爺,您給我留點兒面子成不?你有什么不痛快的找我撤氣!他那個小身子骨哪禁得起你折騰啊?”

夏耀突然開口質問李真真:“你丫是不是跟一個男人裸聊過?”

李真真還沒說話,彭澤的臉色先變了,拽著夏耀的手當即扭到李真真脖頸上,怒問:“你跟誰裸聊了?你特么竟然跟別人裸聊?”

“我跟誰裸聊了?”李真真臉紅脖子粗地跟夏耀嚷嚷,“你胡說八道什么?”

夏耀依舊頑固的追討舊債,“八年前,你沒和一個男人裸聊過?”

李真真差點兒氣崩了,“我草,八年前!!!你能再搞笑一點兒么?八年前的事我自個兒都不記得了,你竟然知道我在那一年和別人裸聊過?”

彭澤也被雷到了,怎么一下扯到八年拼了?

夏耀一口咬定,情緒失控,差點兒動手。

“就特么是你,絕對沒錯,也就你丫這條腿長得跟娘們兒一樣。”

李真真的眼球像是被人捅了兩刀,血紅血紅的。

彭澤實在看不下去了,拼盡全身的力氣拖拽夏耀,不停地在他耳旁勸說:“妖兒你肯定誤會了,他今年二十二,八年前剛十三,毛還沒長齊呢!”

夏耀又僵持了片刻,手募的一松,直接起身走人了。

彭澤想追出去問問到底怎么回事,結果電梯門已經關上了。

再次回到房間,李真真一邊揉著發腫的大腿一邊咬牙切齒地控訴,“這就是你口中的將門虎子?夏大和尚?白蓮花?……我今天可算見識到了,真特么夠正派,夠清高,夠讓人刮目相看的!!!”

彭澤臉上有點兒掛不住,心里懊惱的同時也納悶夏耀怎么這么反常。

“你是不是招他了?是不是跟他面前騷來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