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額外的假期。

袁縱對夏耀的身體感官觀察如此之細膩,也讓夏耀心中的怨氣少了幾分。

“你的手機有視頻功能么?”夏耀問。

袁縱說:“我可以暫時借我妹的手機用一下。”

夏耀把柜子上的鏡子抄過來,照了照自己的臉,發現腮幫子上的青紫還沒消褪下去,那是前兩天和保鏢黑子交手的時候不小心撞到的。更要命的是脖子上的那道勒痕,那是活祖宗宣大禹醉酒后玩“捆綁”的鐵證。

于是,夏耀說:“我不想讓你用你妹的手機。”

“我剛才檢查過了,沒有錄音記錄功能。”

夏耀說:“那我也不想讓你用。”

“為什么?”袁縱問。

夏耀想了想,說:“就想……讓你再多想我一點兒。”

雖然對夏耀破天荒的情話感到莫名其妙,但是袁縱也是有血有肉的男人,縱使這話只有一份真,也足夠戳他心窩子的。

“那你把手機對著下邊,我想你‘弟弟’了。”袁縱說。

夏耀俊臉一熱,“滾一邊去!”

“怎么就不能看了?”袁縱故意逗夏耀。

夏耀冷哼一聲,“我‘弟弟’過一年長了好多肉,太肥了,怕嚇著你!”

袁縱舔了舔嘴角,把手機掛斷了。

夏耀以為袁縱那邊信號不好,剛要撥過去,突然收到一條短信。打開一看,是袁縱發過來的一張圖片,看到圖片內容后,夏耀的屁股下面就像著了火。

袁縱給夏耀發的是他剛拍的胯下風情圖,已經赫然挺卒如巨峰了。看得夏耀心跳陡然加快,雄性荷爾蒙大量分泌,腎上腺素迅速飆升。

“你丫真流氓!”

嘴上這么說著,手里卻翻來倒去地欣賞這張圖片,然后偷偷放到一個私人文件夾里珍藏,又設了兩道密碼。

袁縱故意問:“看到什么了?”

夏耀和袁縱相隔數日沒干那些沒羞沒臊的事,這會兒還假惺惺的矜持起來了。

“什么也沒看見。”

“真沒看見?”袁縱嘲弄的口吻,“沒看見你喘什么?”

夏耀嘴硬,“誰喘了?”

袁縱不依不饒,“快點兒,告訴我看見什么了。”

夏耀被臊得毫無退路,不開口忒窩囊,開口就滿足了袁縱的邪惡目的。憋了好一陣,終于操著羞惱的口吻甩出一句。

“看見你那根大JB了!”

說完,腦袋直接扎進兩個枕頭中間那道縫了。

袁縱獰笑一聲,健碩的大腿來來回回蹭著床單的紋理。

“大么?粗么?硬么?”又問。

夏耀不耐煩的說:“次鳥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行了吧?”

“想讓我用這個操你么?”

夏耀整張臉四度燙傷,一喘氣嗓子眼兒都冒煙了。

“滾!”

說完迅速把手機掛斷,又把衣服脫光了,四肢攤開,七仰八叉地晾在外面降溫。結果越晾越熱,越晾越熱,翻了幾個身之后,又把手機抄起來了。

電話不到一秒鐘就接通了,袁縱早就料到夏耀會忍不住撥過來。

夏耀不說話,等著袁縱說,結果袁縱也不說話。

夏耀忍不住嗯嗯兩聲,手指在枕頭上彈鋼琴。

“怎么了?”袁縱明知故問。

夏耀又嗯嗯兩聲,匍匐在床單上蹭了蹭,豐滿的臀瓣跟著抖了抖。

“你到底想干什么?”袁縱還沒完沒了的。

夏耀瞇縫著細長的美目,眼神顧盼風流。

“我在被窩里呢,一點兒衣服都沒穿。”

袁縱說:“然后呢?”

夏耀直接爆粗口:“少特么給我裝孫子,你丫是不是都擼上了?”

袁縱啞然失笑,口氣依舊很沉穩。

“不許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我不愛聽。”

夏耀冷哼一聲,“那你愛聽什么?”

袁縱說:“我稀罕你快射的那個時候,小嘴特賤!”

夏耀眸中邪光一閃,假模假式地哼哼了兩聲。

“……啊……好爽……好舒服……不行了……”

幸虧沒有視頻,袁縱光是想象夏耀現在的表情,就有種想把他從手機里掏出來的沖動。

夏耀已經等不及了,插上耳機,兩只手開始活動起來。性感的粗喘和悶哼聲通過手機傳遞到袁縱的耳中,像一波波電流刺入袁縱的皮膚深層。

“把跳蛋拿出來用。”袁縱說,“擱你奶頭上。”

夏耀還在較真這個稱呼,“不是奶頭。”

“好好好,不是。”袁縱哄道,“開中檔。”

夏耀調到中檔,剛一放上去就感覺有股強電流從胸口流竄開來,腰身不由自主地抖動起來。兩腿劈開,手下套弄的動作加快,悶哼聲開始變成時高時征的呻吟聲,在袁縱的心口窩跌宕起伏,酥麻難忍。

“換另一邊。”袁縱說。

夏耀右側的乳頭被那天宣大禹的繩子勒破了皮,現在還腫著,不想去冒然刺激,便騙袁縱說已經換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