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好小子!

袁縱直接把夏耀抱進屋,從門后拽出一個桶,說:“就尿這里。”

夏耀納悶,“你家沒有廁所么?”

“廁所里沒暖氣,你就在這尿吧!”

夏耀憋得太狠,也顧不上那么多了,一邊發抖一邊解褲子。因為手指凍礙太僵,扣子又卡得太緊,廢了好大勁都沒解開,最后哭喪著臉向袁縱求助。

“幫我解開,快點兒,憋不住了。”

袁縱幫夏耀把褲子解開,手指觸碰到夏耀的屁股,感覺到上面潮哄哄的全是汗,把里面的保暖褲都打濕了。

也許是憋得太久,也許是被袁縱盯著的緣故,夏耀晾了半天的鳥都沒動靜。

袁縱用手在上面技術性地捏了一下。

“嘩!”

夏耀手扶著鳥,袁縱扶著夏耀的手,兩個人一起目睹小家伙傾瀉而出的豪放。

“真沖。”袁縱說。

夏耀臉頰脹紅,舒暢享受的同時也有一些難堪。尤其當袁縱攥著他的手幫他抖鳥的時候,夏耀都不知道該把臉藏到哪了。

發泄完畢,夏耀把鞋一甩,濕衣服一拽,猴急地往炕頭扎,逮著熱被窩就往里面鉆。

“先別進被窩,先把頭發吹干了。”

夏耀完全不聽他那套,滿腦子都是冷、冷、冷,鉆進去之后就把自個兒蜷成一個大球,一個勁地在里面打哆嗦。

袁縱拿了個電吹風過來,大手抄起夏耀的頭,讓他躺在自個的臂彎里,幫他把頭發一點一點兒吹干。夏耀就那么老老實寒地窩在袁縱的懷里,眼睛閉著,溫順地隨著袁縱吹拂的動作轉著頭,一臉的疲乏。

袁縱深沉的目光垂視著他,心碎得連渣都找不到了。

“你說這大冷天的,你不好好在家待著,往這跑干嘛?”

夏耀啞著嗓子說:“我又不是專程來看你,我是來這旅游度假的,我哪知道你這條件這么不好?我要知道條件這么差,我就不來了。”

袁縱沒說什么,起身下炕了。

夏耀懶懶地將眼皮撬開一條小縫,看到袁縱提著剛才的“尿桶”往外走。

“那個……”夏耀略顯別扭地說:“你還給我倒尿啊?”

“我不倒誰倒?”

夏耀沒再說話,紅透的臉扎到墻根兒,偷著樂去了。

等袁縱再進屋,又端了一盆熱水。

“過來燙燙腳暖和暖和。”

夏耀賴在床上一動不動,他已經把衣服脫了,剛暖和一些,打死也不從被窩出去。

袁縱只好說:“那我用熱毛巾給你擦擦。”

“不用。”夏耀說。

袁縱把接腳毛巾浸泡在熱水里,擰干后朝夏耀走過去。結果,夏耀的腳在里面東躲西竄的,好不容易攥住了;卻怎么都沒法從被窩里拽出她……袁縱只要一使勁,夏耀就嗷嗷叫喚,逼得袁縱根本舍不得硬來。

算了,袁縱看毛巾也涼了,直接扔到一旁,鉆進被窩。

夏耀等的就是這一刻,炕頭被窩再暖和,也暖和不過某人火熱的胸膛。

袁縱倒沒急著抱他,兩只大手在被窩攤開,問:“腳呢?”

夏耀說:“藏起來了。”

“聽話,伸過來。”

夏耀乖乖地把兩個大涼腳丫子塞進了袁縱的手里。

純天然的37度大暖寶,將夏耀43碼的腳包得嚴嚴實實的。源源不斷的熱量從袁縱的手中傳遞到夏耀的心里,走過了冰天雪地,兩個掌心就成了他金部的溫暖。

袁縱感覺夏耀腳上的溫度還不夠,就用手給他搓了搓。

夏耀的腳引恢復知覺,被袁縱這么一搓頓覺癢癢。

“哈哈哈……別搓……哈哈……咳咳……”

夏耀一邊笑一邊咳嗽,臉又紅又燙,嗓子都啞了。

袁縱用手背在夏耀腦門上試探了一下,感覺溫度有點兒高。

“是不是發燒了?要不去診所打一針?”

夏耀撲棱著腦袋,“我不想折騰了。”

袁縱說:“我讓大夫來家里。”

夏耀喃喃的,“我感冒向來不打針,也不吃藥,自個兒能扛過去。”

事實上,袁縱也提倡自然療法,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吃藥,但是放在夏耀身上就另當別論了。

夏耀看袁縱還有要走的架勢,忙勾住他的脖子說:“被窩透風。”

袁縱抱著夏耀的手臂緊了緊,問:“還透風么?”

“嗯,老是有涼風鉆進來。”

袁縱知道夏耀是被凍大勁了,心一疼,將夏耀整個人攬到自個身上,然后用被子將他纏裹住,兩條有力的手臂壓在被子外面,將夏耀捂得嚴嚴實實。

“還透風么?”

夏耀迷迷糊糊地搖了搖頭,瞬間昏睡過去。

袁縱幾乎沒怎么睡,夏耀總是無意識地喊冷,讓明明心里有把握的袁縱還是忍不住焦灼、著急、心疼。一真折騰到后半夜,夏耀身上的溫度總算降了下來,開始慢慢出汗,汗水粘在兩個人緊密貼合的皮膚上,夏耀又開始熱得掙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