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兩個瘋爺們兒

上午九點多,袁茹自然醒,從枕頭旁摸出手機,看到上面顯示的時間,禁不住一愣。平時七點不起床袁縱就來踹門了,今兒怎么這么晚了還沒動靜?

袁茹穿上衣服去隔壁房間敲門。

“哥,你怎么還沒起床?“

其實袁縱和夏耀早就醒了,只是在被窩膩歪著不肯起。

聽到袁茹的敲門聲,袁縱用大拇指在夏耀眉心的位置頂了一下,沉聲說:“起床吧,人家大懶妞兒都起了,你好意思賴著么?”

夏耀用慵懶愜意又享受的目光蠱惑著袁縱:我好意思,我特別好意思。

好吧……十幾年沒睡過懶覺的袁縱被一個眼神忽悠得破戒了。

大半個鐘頭過后,袁茹梳妝打扮完畢,又過來敲門了。

“哥,都十點了,你還不起來做飯?”

袁縱在夏耀屁股上揉了一把,又說:“起來把,一會兒有人來家里串門,到時候看你還賴在被窩,寒磣不?”

“串門又不是來看我的,你把這屋門鎖上不就成了么?”夏耀用膝蓋在袁縱褲襠處頂了一下,“你自己起來唄,我又沒攔著你。”

袁縱嗓子眼冒火,他要能起來早就起來了。貼著讓他魂牽夢繞的滑膩皮膚,終于明白為什么萬人擁戴的君王會不早朝了,擱誰誰也起不來啊!

于是,翻了個身,壓倒了夏耀的身上。

袁茹又在外面說:“哥,你不做飯我去三叔家吃了。下午我去鎮上買點兒東西,晚上沒準住在老姑家了。”

說完,拍了一下門,氣哼哼地走了。

袁茹剛一走,被窩里迅速燃起一片火,兩個人在里面扭纏啃咬,折騰得好不激烈。在袁縱幾乎被夏耀逼到獸性大發的時候,夏耀居然一狠心打斷了。

“我得先去洗澡。”

袁縱說:“甭洗了,這么冷擦擦算了。”

“不行。”夏耀特別堅持,“我身上黏糊糊的,特別不舒服。”

說完迅速起身穿衣服。

袁縱拗不過他,只好跟著穿衣服起床,先給夏耀做一些飯,讓他填飽肚子。夏耀吃得特別快,也不知道在著急什么。吃完一抹嘴,跟著袁縱出門了。

路上,幾乎誰見了袁縱都打招呼,順便問一句。

“這是誰啊?”

夏耀胳膊肘往袁縱肩膀上一搭,說:“我是他在外面的朋友。”

“哎呦喂,長得真帥!”

每到這時,袁縱含笑的眸子就會定定地注視著夏耀,好像別人夸的是他們家孩子一樣。

到了澡堂子,夏耀才知道袁縱為什么不樂意他來洗澡,因為這里沒有單間,只能喝別人一起洗。袁縱和夏耀公用一個噴頭,有意地給他遮一遮。

夏耀這些天憋得太狠了,在這種公共場合竟然都一柱擎天了,用意念逼了好幾次都沒逼退,最后還被袁縱笑話了。

“瞧你那點兒出息。”

夏耀冷哼一聲,趁著別人不注意在袁縱腿間的“墜物”上拽了一把。

“你也比我強不了哪去。”

兩個人鬧得正歡,突然有人拍了袁縱的肩膀一下,好心提醒。

“那邊的兩個噴頭都是好的。”

“我知道。”袁縱說,“我幫他搓搓澡。”

說完把戴著搓澡巾的手伸到夏耀的背上,剛要示意性的搓兩下,突然發現上面有兩道淡淡的勒痕,不仔細看發現不了。

“你這后背怎么弄的?”袁縱問。

夏耀猛的一僵,完了,整天照鏡子,忘了照照后背了。

“我后背怎么了?”夏耀故意裝傻。

袁縱手撫著那兩道勒痕說:“自個受傷了都不知道?”

夏耀含糊其辭,“那個……沒準是那天摔的時候不小心刮了一下。”

雖然看起來更像是繩子勒的,可袁縱還是沒多問,單純地警告夏耀:“以后你再這么不注意,老是往身上掛點兒小彩,我就讓你掛個大彩。”

夏耀為了糊弄過去,沒敢再多說什么。

回去的路上,兩個人的腳步都在下意識地加快。

袁縱的步伐本來就大,即使調快節奏也顯不出有多急促。夏耀平時閑散散走慣了,這一加快腳步,簡直就像腳踩一個風火輪,將他騷動不安的一顆心徹徹底底出賣了。

以至于后來兩個人比著賽走,你快我一步我超你兩步。距離袁縱家還有五百米的時候,夏耀完全收不住了,大笑一聲,風馳電掣地狂奔起來。

袁縱意識里一片荒蕪,只有夏耀在雪地里迷人的背影。感覺身后就像是有一團火在追趕著他,如果不加快腳步,整個人就會被燒得尸骨無存。

院門,隔間的門,臥室的門全部封死。

玻璃上厚厚一層冰凌隔絕了外面的陽光,亂堆著被子的熱炕頭,厚實又迫不及待要解開的舊棉衣……兩個人就像偷情的野漢子,放掉一切顧忌和束縛,釋放著最原始、純粹、放蕩的激情。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