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暖心的小爺們

袁縱給夏耀做了一桌豐盛的午餐,東北亂燉、溜肉段、爆煎鯉魚、紅燒肘子、香味撲鼻的五常大米飯、薄皮大餡的東北餃子……

一張小方桌擺在炕上,三個人盤腿圍著桌子坐下。

夏耀坐在熱炕頭上,看著豪放的大腕大盤子,吃著地地道道的東北菜,憧憬多日的愿望終于實現了。

現在再想起自己頂著寒風、冒著大雪的艱難之路,感覺走得太特么值了!

“嗯,好吃!”

“倍兒香!”

“味兒太正了!”

夏耀一旦碰到美食,絕對會摒棄以往的高冷形象,露出市井小民那副沒見識且知足常樂的憨態。

袁茹又開始犯花癡了,她想不通為什么別的男神暴露出摳腳大漢的本質會讓她幻滅,可夏耀再怎么顛覆形象,都只會讓她更加后悔當初選親哥當牽線人。

牽線人不僅橫刀奪愛,而且還護妻如命。袁茹不過多看了兩眼,那邊低沉沉的警報聲就響起了。

“你不吃飯老盯著他干什么?”

袁茹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用筷子戳眼前的這盤鍋包肉。

夏耀嘗了一個肉丸子,不住地點頭。

“這個好吃,真好吃。”

說著夾起一個,暗示性地看了袁縱一眼。袁縱甚有默契地張開嘴,夏耀筷子上的丸子準確無誤地飛進了袁縱的嘴里。

袁大美人看了心癢癢,說:“我也想吃那個丸子。”

“你能接到么?”夏耀說,“能接到我就給你夾。”

袁茹信心滿滿地張大嘴。

夏耀筷子上的丸子飛過去,袁茹左挪右閃,丸子準確無誤地砸在了她的臉上。

袁茹氣得嗷嗷叫喚。

袁縱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

夏耀夾了一片熏肉嘗了嘗,感覺味道有點兒熟悉,問袁縱:“這是不是我讓你帶過來的那箱熏肉?”

袁縱點點頭,一直沒舍得吃。

袁茹一聽這話趕忙夾了一片嘗嘗,她平時不怎么喜歡吃熏肉,但感覺這個熏肉口感特別好。不像自己家熏得那么干澀,也不像超市賣的那么多添加劑,有股濃郁純正的香味,反正特別好吃。

于是怒目圓瞪,又嗆嗆起來了。

“哥,為啥我從沒見過這個熏肉?你竟然自個吃獨食!”

袁縱說:“我自己也沒吃過,就給爸媽送過一塊。”

“什么?這么好的肉你竟然拿去上墳?肯定得讓人偷走!”

父母離世的時候,袁茹年紀還不大,對父母的感情自然沒有袁縱那么深厚。

袁縱沒說什么,繼續吃飯。

夏耀剛往袁縱的碗里夾了兩片熏肉,手機就響了,一看是宣大禹,便起身出去接。

“你丫死哪去了?”

夏耀一邊嚼著嘴里的飯菜,一邊說:“在東北呢。”

“這大冷天你跑東北干嘛去?誒,我說,不不會真看上那個東北大妞了吧?”

“沒有的事。”

“……”

大約過了五六分鐘,夏耀還沒回來,袁縱的臉色有點兒不好看了。

“你去把他叫回來。”沉聲朝袁茹說。

袁茹反問:“你自己怎么不叫啊?”

“我讓你去你就去!”袁縱板著臉,“你就跟他說,再不吃菜沒了。”

袁茹只好悶不吭聲地穿鞋下炕。

走到屋外,對著樹根底下喊了一聲。

“夏耀,再不吃菜就沒了。”

宣大禹那邊聽到動靜立刻問:“是不是那個女的叫你呢?”

“我不跟你說了,我得先去吃飯。”

夏耀秒掛,風一般地沖回了屋子。

……

吃過飯,夏耀突然問袁縱:“我用不用給叔叔阿姨上個墳啊?好歹來這一趟,也得獻束花,拜個年什么的吧?”

袁縱在夏耀腦袋上拍了一下,說:“是叫叔叔阿姨么?”

“難不成還叫爸、媽啊?”

袁縱啞然失笑,“我爸媽比你爸媽歲數大,你應該叫大爺大娘。”

好吧……夏耀趕緊把臉扭到一邊去了。

袁縱溫熱的視線定定地看了夏耀一會,突然開口問:“我把熏肉拿去上墳,你生氣不?”

“這有什么可氣的?”夏耀大喇喇地說,“又不是給別人,那是你親爹親媽。就算讓別人拿走了,那也是你爸媽吃剩下的。”

夏耀一番話說得理所當然,聽得袁縱心里滾燙滾燙的。

村里沒有賣鮮花的,夏耀就提了兩瓶酒、一盒點心去了袁縱父母的墳頭。

比起夏耀家里祖祖輩輩過世親人的體面墓地,袁縱父母的墳墓就顯得荒涼多了。就在村頭的那片亂墳地,村里去世的老人都埋在這里。

“你為什么不把你父母的墳墓遷到北京?”夏耀忍不住問。

袁縱說:“我們這有個說法,你的根扎在哪里,你的魂就落在哪里,這樣才能活得踏實,死得安詳。”

夏耀可以理解,就像有些老人在外地生活了幾十年,臨終前依舊想搬回老家。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