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年假后遺癥。

從哈爾濱回到袁縱老家的第二天,三個人就踏上了返程的路。

一直到傍晚五點多,三個人才下了飛機,過來接機的人把袁縱的行李和袁茹一起送回了家,袁縱陪著夏耀先去了他們家。

到了家門口,夏耀把袁縱手里的背包接過來,說:“行了,你回去吧,我自個兒進去就成了。”

袁縱不放心,“我陪你一塊兒進去吧!”

“不行,你趕緊走。”

夏耀也不知道顧及什么,死活不讓袁縱進去,他越是這么執意要轟袁縱走,袁縱心里越沒底,非要跟著一起進去。最后兩個人在門口推推搡搡,把夏母都招來了。

門口赫然出現一道嚴肅冷厲的身影。

“夏耀,你進來!”

夏耀心里一抖,顧不上攔著袁縱,趕忙灰溜溜地跟了進來。

“啊————媽!媽!”

夏耀剛一進去,還沒站穩,耳朵就落入夏母的手中。揪擰扯拽,三百六十度大旋轉,動作異常凌厲,手法極其熟練。

袁縱手里還提著行李,夏母的突然襲擊把他弄得都有點兒措手不及。

夏耀疼得一邊叫喚一邊小聲求饒,“媽,媽,您給我留點面子,我朋友還在這呢。”

“給你留面子?你干的這些事值得我給你留面子么?”

袁縱實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伸手過去阻攔。

夏母擰得特別緊,一般人生拉硬拽都扯不開,袁縱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沒怎么發力,夏母的手突然就松了,夏耀的耳朵成功被袁縱解救下來。

“阿姨,您聽我說。”袁縱語氣沉穩地解釋,“是我讓夏耀去的,我家里有點兒急事要他幫忙,沒事先跟您打招呼是我的錯。”

夏母不信,“有急事就不能先跟我報備一下?打個電話能占用多少時間?非得偷偷摸摸走么?他就是成心跟我們兩口子作對,就是逃避相親。”

相親?……袁縱微斂雙目,這事怎么沒和我提過?

夏母又要伸手去擰夏耀的耳朵,結果袁縱護得嚴嚴實實的,根本沒有下手的地方。

“阿姨,真是我讓他過去的。當時他打電話告訴我額外批了幾天假,我身邊正好缺人幫忙,就把他臨時叫過去了,他沒告訴您是怕您不答應。”

袁縱語氣成熟,說話持穩有度,特別有信服力。即便夏母心里明鏡似的,知道袁縱為夏耀開脫,可是聽了袁縱的話,還是不好再發怒。

夏耀趁著這個功夫趕緊打開包,把給夏母帶回來的禮物掏了出來。

“媽,您看,給您帶回來的哈爾濱紅腸,他家人親手做的,味道特別正宗。還有這個熏肉,您不是一直埋怨今年沒發熏肉么?他又親手給您熏了一塊……”指了指袁縱,又說,“絕對不比發的差,不信您聞聞?”

說著遞到夏母的鼻子旁,行家吃貨一出手,一聞就知有沒有。

“真是你熏的?”夏母看著袁縱,有點兒不相信。

袁縱點點頭。

夏耀又獻寶似的給夏母介紹,“你瞧,這里還有土生土長的東北山貨,煲湯燉肉特別提味兒,還有人參、鹿茸……凡是東北那些好東西都給您倒騰過來了。”

夏母的態度果然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下次要出去提前說,再玩這一套,耳朵給你揪下來!”

夏耀趕忙點頭保證,“是!”

搞定夏母過后,袁縱才打算離開,夏耀把他送到門口。

“耳朵還疼么?”袁縱問。

夏耀說:“不疼,就是熱。”

袁縱用手輕輕揉撫了一下,問:“你這么大了,你媽還跟你動手?”

夏耀呵呵一笑,“哎,老女人么,寂寞唄。”

“她以前這樣么?”

“也這樣啊!我是從小被她打大的,我爸倒是從來沒打過我。”

“她都怎么打你?”

夏耀形容得特別生動,“小時候就拿雞毛撣子抽屁股,扒了褲子啪啪啪的,掄圓了抽,還不讓哭,越哭抽得越狠。”

袁縱無法理解,在眾人眼中夏母就是一身的名媛范兒,賢良淑德,教育方面也應該側重引導,理性批評。完全想象不到她會動粗,更想象不到她能對夏耀這種孩子下得去手。

“你媽怎么這樣啊?”

袁縱的這句點評讓夏耀始料未及,他從沒見過袁縱如此情緒化,碰到過各種令人憎恨的極品,也沒見袁縱臉上出現這么看不慣的表情。

“這……這有什么啊?誰小時候沒挨打過啊?你爸你媽沒打過你?再說了,你不是一天到晚打人么?哪次不比我媽下手狠啊?”

袁縱沒再說什么,臉色依舊不好看。

“我進去了。”夏耀轉身要走。

袁縱拽住他,“相親怎么回事?”

“哦……”夏耀扭臉一樂,“我爸過年那會兒幫我物色了一個姑娘,讓我見見。”

“然后呢?”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