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我服了你了。

宣大禹眼睜睜地看著夏耀獨自駕車離去,開車前還不死心地透過車窗往上 面掃了一眼,那眼神戳得宣大禹心里一抽一抽的。

正憋屈難受著,倒霉催的王治水又找上門了。

“宣大少,宣大款,宣土豪,宣……”

門噌的一下被甩開,一股寒風逼面,嚇得王治水一哆嗦,熱情的召喚瞬間 憋了回去。

宣大禹陰著臉看向他,“你又來干嘛了?”

王治水說:“我學么到一家特地道的酸辣粉,昨天吃了一碗沒吃夠,今兒 又去買了兩份,特意帶過來給你嘗嘗。”

宣大禹想把門直接撞上,結果王治水反應迅速地把自 個兒卡在了門縫處。

“試試唄絕對夠酸夠辣夠味兒!你要口重沒關系,我還特意多拿了兩個醋 包!”說著把手里提著的醋包在宣大禹眼前晃了晃。

試你MLGB!宣大禹怒火中燒,老子心里正酸著呢,你特么還往這拿醋!

“滾蛋!”干脆利落兩個字。

王治水還嬉皮笑臉,“蛋被門夾住了,沒法滾!”

宣大禹臉色陰黑透頂,語氣中夾雜著濃濃的危險。

“我很認真的告訴你,爺今兒心情相當不好,你要不想給自個找不痛快,麻利兒滾遠遠的。”

“別被假象蒙蔽,其實你心情挺好的。”

“好你媽!”宣大禹怒吼出聲,“你特么是不是找抽啊?”

王治水又把手里的塑料袋提了起來,“心情不好可以吃治愈牌酸辣粉!”

啪!

宣大禹直接把王治水手里的醋包甩在他的臉上,炸開,噴了大半張臉的醋。

王治水用舌頭在嘴邊舔了舔,訥訥地說:“真挺酸的。”

宣大禹喘著粗氣,冷硬的眸子定定地看著一臉狼狽的王治水。

王治水抹了一把臉,轉身欲走,被宣大禹一把拽住。

“草!怕了你了!滾進去!”

然后,王治水把臉一洗,把衣服一擦,又像沒事人一樣的坐在餐桌旁招呼宣大禹:“過來啊!你也嘗一口唄!”

宣大禹根本不搭理他,還沉浸在自己的悲哀中。

王治水挑了一口,吸溜吸溜吃得特大聲,表情看著特帶勁。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品嘗什么珍饈美味,低頭就是一碗酸辣粉。吃完還嗯嗯點頭稱贊,那一臉滿足的表情,深深地刺激著欲求不滿的宣大禹。

“我就納悶了,你一天到晚有什么可樂呵的?”

王治水說:“因為酸辣粉好吃啊!”

宣大禹磨牙,“撐死你丫個沒心沒肺的!”

王治水嘿嘿一笑,又大口大口吃起來。

有時候我們想吃一樣東西,并不一定是我們有胃口,可能就是因為看別人吃得香,就忍不住想嘗一口。宣大禹就是這種心理,他就想知道,究竟多好吃的酸辣粉能治愈王治水那么嚴重的心理創傷。

王治水給宣大禹的那碗放了兩袋醋。

宣大禹吃了一口,差點兒被酸一個跟頭。

那滋味簡直可以和宣大禹的內心感受相媲美了,眼淚不受控制地往外飆。

所謂以毒攻毒,以酸制酸,一整碗酸辣粉都被宣大禹干掉,湯也喝得一滴不剩。把碗撂下的時候,宣大禹眼圈都紅了。

王治水偷瞄了宣大禹一眼,輕咳兩聲。

“為了那么個沒把你當回事的男人,至于么?”

宣大禹被“沒把你當回事”這幾個字深深刺激了,但他又臉硬著不肯承認,便從別處找茬兒發火。

“我再說一遍,我跟他就是正常哥們兒,你再嘴賤我特么剁了你!”

王治水豪不放在心上,繼續一個人念秧兒。

“哎,我深深愛著的那個人還為了那個沒把他當回事的男人往我的臉上潑醋呢,我都沒怎么著,你委屈什么啊?”

宣大禹臉一沉,怒道:“有你什么事啊?你瞎摻和什么?”

“不過說真的,你干嘛非得吊死在一棵樹上呢?他那么難搞定,就算你真搞定他了,沒個一年半載你也睡不上他,說不定最后你還讓他睡了。我就不一樣了,你看你名字叫大禹,我的名字叫治水,我天生就是要被你俘虜的,我甘愿臣服于你。所以你回個頭,回個頭你會看到哥的菊花一直在原地等你……”

宣大禹完全沒把王治水的話當真,甚至覺得他就是嘴欠瞎忽悠,拿別人的痛處給自個找樂子。于是猛地起身,闊步走到王治水面前,薅著他的衣領將他拖拽到窗口。

“你再貧一句,信不信我把你從這扔下去?”

王治水有點兒恐高,嚇得腿直哆嗦,即便這樣還堅持開口,“容我多說一句,真的就一句,說完你再決定要不要把我扔下去。”

宣大禹鐵青著臉等著王治水找死。

王治水穩了穩神,神神叨叨地湊到宣大禹的耳旁說:“其實我已經四十多歲了。”

宣大禹赫然一抖,驚愕的目光猛的投向王治水的臉。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