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破相。

黑子面孔陡然一冷,周圍的低氣壓都隨之下降。

一場交戰在所難免。

上次在溫泉度假村,黑子白白讓夏耀打了一頓,把黑豹特衛的臉都丟盡了。回到公司后受到各種懲處和排擠,差點兒把飯碗丟了。對于此事黑子一直懷恨在心,早就蓄謀要把這口氣爭回來。

“上次讓著你,這回讓你瞧瞧爺的厲害!”

黑子一身精良的武器裝備,連指環上都帶著刀刃,近身便會見紅。夏耀則赤手空拳,但防御能力相當強,無論黑子攻擊哪個方向,都能憑借靈活的身形躲開。

為了避免麻煩,兩個人從路邊撕扯到暗處。

一時間,拳腳相加、呼喘怒罵的聲音從狹窄的胡同悶沉沉地傳出。

黑子后撤兩步,忽然猛的一腳飛踹朝夏耀的臉呼過去。夏耀側頭閃過時,左臉被呼嘯的腿風刮得一陣麻痛,反過來一記重拳朝黑子胸口襲去。黑子雙肘橫立胸前,卻沒擋住夏耀如狂風暴雨般的連環踢,踉蹌數步后撞到墻上。

夏耀見勢追擊,將黑子推搡到墻角,拳頭對著嘴唇猛襲過去,一拳見血。

“讓你丫嘴賤!”

就在夏耀要痛快收拾這個敗類的時候,突然一片白粉掃面。盡管夏耀反應迅速,仍有不少粉末飛入眼中,視線內一片渾濁。

草,竟然玩陰的!

夏耀本來視力就不如黑子,被這么一折騰,反應瞬間遲鈍了半拍。剛才頻頻吃虧的黑子借此契機奮起反抗,如惡犬般兇狠地朝夏耀的脆弱之地“撲咬”過去。

夏耀胡嚕一把臉的空當就被黑子扭住脖頸,掙脫之際感覺黑子帶著利器的手頻頻朝他的面部刮蹭而來,夏耀玩命閃躲,扼住黑子的手腕緊緊不放,腦門青筋暴凸。

“婊子就是婊子,還真挺護著你那張臉蛋子!”

黑子突然一腳踹向夏耀的大腿跟兒,他的鞋上帶著鈍器,這一腳下去頓時傳來骨頭開裂的聲響。夏耀嗷的一聲嘶吼,疼痛如鋼釘扎如腦髓般令他窒息,兩條腿瞬間沒了支撐的力氣,被緊隨而來的另一腳撂倒在地。

黑子騎在夏耀的胸口,如調戲逗弄般的用利器反復攻擊夏耀的臉。

“老子今兒非得讓你丫毀容了!”

夏耀被逼急了,手撬起一塊破碎的地磚,猛的朝黑子的臉上咂去。

黑子躲閃不及,耳朵呼啦一下冒出血來。

“我草你大爺!”

黑子面露猙獰之色,將夏耀的身體猛的掀過去,臉朝地面。一只手扼住他的后脖頸,死死往冰涼的地面上貼;另一只手薅住夏耀的頭發,拖行十幾米。

夏耀的臉下都是石子和碎土渣子,感覺整張臉像是被銼刀不停地刮過,鼻腔里面嗆入的都是泥土和垃圾混合的味道。

感覺自己就快這么玩完的時候,身上的那股脅迫力突然不見了。

黑子正在大呼過癮,突然整個人失去重心,跟著被驚人的力道甩到四五米開外。等黑子支起上半身的時候,看到一個龐大的陰影呼嘯而來,兩個瞳孔如地獄的冥火,灼燒得他五臟六腑都冒著黑煙。

袁縱是不放心一路追過來的,夏耀家和宣大禹家有一段相同的路,幸虧夏耀還在這條路上。哪怕再多走幾公里,拐個彎,袁縱就找不到這個人了。

黑子是真怕了,打看清袁縱那張臉后就膽寒了。

袁縱突然將黑子的兩只手攥握住,遲遲沒有動靜。就在黑子恐懼得奮力掙扎時,一陣咔嚓的裂響從手指縫傳來。

黑子呼吸驟停,目光呆滯地掃向自己的手,面部肌肉以猙獰的線條破裂開來。

黑子的十根手指,全部反關節對折貼到手背上,根根斷裂。

“啊————”

一陣撕心裂肺的嚎叫聲沖破喉嚨,十指連心,疼痛像兇猛的海浪擊垮了黑子堅不可摧的堤壩。黑子疼得在地上打滾抽搐,卻在下一秒鐘被袁縱猛的拽住腳踝。

“不要————啊啊啊————”

袁縱一記鋼拳砸在黑子的腳踝上,踝骨碎裂成渣。跟著粗暴地反轉手腕,碎裂的骨頭連帶著筋脈皮肉被殘忍地反轉360°,整只腳硬生生轉了一個方向。腳趾朝后,腳跟朝前,兩只腳無一幸免。

而后是真正殘酷的肉刑。

袁縱斂著一身的狂暴怒氣,如同雄獅猛虎般朝黑子發起血腥的報復。重達千斤的拳頭如雨點般密集的朝黑子身上砸去,拳拳見肉,聲聲碎骨。

黑子瞳孔暴凸,面部肌肉痙攣抽搐。凄慘的嚎叫聲如同深夜的厲鬼,嚇得兩個過路人腿都軟了,急忙調轉方向往外跑。

夏耀一聽這動靜就判定此人身份了,普天之下能逼人發出這種叫聲的人非袁縱莫屬。他怕袁縱下手過重鬧出人命,趕忙朝他哀嚎一聲。

“你快點兒過來,我不行了。”

袁縱發狠一拳不甘心收手,大步朝夏耀的方向跑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