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沒毛的禿雞蛋。

“這么麻煩啊……要不就甭手術了,還是保守治療吧!”

護士晃了晃手里的協議書,“可是你已經簽過字了。”

夏耀浮腫的肥臉上露出窘迫之色,男人下面要沒有點兒毛還能叫男人么?再說了,這備皮的事誰來干啊?總不能讓個女護士給刮y毛吧?

護士看出夏耀心中顧慮,說:“備皮可以由你自己或者你家人幫你完成,這是備皮的器具。已經經過消毒了,請放心使用。”說完,護士將備皮用具放下,走出了病房。

袁縱把消毒包打開,從里面拿出乳液和刮毛刀,將被子掀開,去脫夏耀的褲子。

“嘿,你要干嘛?”夏耀急忙扼住袁縱的手,面露恐懼之色,“我不用你刮,我自個兒來,你你你……你靠邊!”

袁縱似怒非怒的表情看著夏耀,“你自己怎么刮?你坐起來都費勁,眼睛又腫了,瞎了吧唧的,刮壞了怎么辦?”

“你扶著我,我能坐起來!”夏耀依舊梗著脖子。

袁縱嘲弄的口吻道:“我扶著你?看著你自個刮是么?”

夏耀神色一滯,怎么感覺這個場景更猥瑣呢?

“不是,你把我扶起來之后就出去,我自己一個人干這事。”

袁縱完全不搭理他這茬兒,不容分說的去扯夏耀的褲子。

“別啊,我不用你刮,我自個來,你給我滾,哎呦……啊啊……”

夏耀一著急晃悠兩下腿,當即疼得齜牙咧嘴,痛呼連連。

袁縱臉一沉,口氣不善地呵斥道:“叫喚什么?再叫喚臉更大了!老實待著!舔都給你舔過了,還怕我刮么?”

夏耀閉嘴了,心里直哼哼。

刮毛和干那事根本不一樣好么?別人刮毛興許就是例行公事,你刮毛就是惡趣味,你丫心里就沒往正地方想!你丫就是心理變態!

其實人家袁縱就是想趕緊刮完讓夏耀手術,壓根沒往那方面想。

夏耀的下半身被剝得干干凈凈,兩條腿呈分開的姿勢,待好了就不能再動了。因為一動就鉆心的疼,所以夏耀只能乖乖地任袁縱擺弄。

袁縱先用濕巾給夏耀擦拭下體,從肚臍下面一直擦到臀縫內側,夏耀癢得忍不住咯咯笑,一笑就牽扯得面部肌肉疼。最后實在忍不住了,笑著去推阻袁縱的手。

“你直接刮吧,別擦了。”

袁縱簡直服了夏耀了,都骨折了還能這么有娛樂精神。

擦干凈之后,袁縱在夏耀的毛發上面涂上了乳液,搓出泡沫之后,就拿著刮刀從上至下,小心翼翼地刮起來。

夏耀的臉噌的一下就燒起來了。

“毛還挺沖。”袁縱故意掃了夏耀一眼。

夏耀假裝聽不見,眼皮翻著往上看。

袁縱嘴角溢出一絲笑意,繼續用刮刀小心翼翼地剃除毛發,刮干凈的部位還會用手輕輕撫摸一下,細膩柔滑,臊得夏耀直接用手去掐擰袁縱的手背。

大部分的毛發剔除干凈后,袁縱的刮刀下移,開始刮那些稀疏的小軟毛。

夏耀感覺這個過程好漫長,尤其刮蹭敏感皮膚帶來的那種酥麻感,待在皮膚上久久不肯散去。夏耀一直嘗試著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可是越想避開,思維越是一根筋地往那扎。眼珠轉轉轉轉最后轉到那,此情此景,越看越覺得色情。

袁縱要盡量避免刮刀觸碰到夏耀的性器,所以他的手一直在有意得護著。結果手掌包著蓋著,里面的物件突然有點兒不安分,有種要彈跳出來的架勢。

袁縱審視的目光投向夏耀,您……這是怎么個意思?

夏耀臃腫的肥臉露出窘迫的憨態,配上那腫脹淤青的眼圈,好似一只發了情的大熊貓,瞬間戳中了昔日軍爺的萌點。

袁縱笑著在夏耀的“萌物”上揪了一把,老實點兒!

終于,所有的毛都剔除干凈,袁縱的頭還湊在夏耀的腿間,看著獨特的胯下風情,那沒有毛發遮擋更顯得干凈的陽物,忍不住在打理干凈的區域親了一個遍。

“尼瑪……干嘛啊你?……”

夏耀已經被袁縱的變態舉動臊得徹底沒臉了,眼睛一閉不睜就這么忍過去了。

手術固定后,夏耀就躺在床上不動彈了。

這會兒已經是深夜,住院部大樓很多病房的燈光都暗了,安靜下來的夏耀顯得有些怠倦。目光遲緩地移向窗外,好像才意識到自己要在這度過很多天,各種麻煩和不便都會隨之找上門,單位、父母、朋友的探望和盤問……

“誒,袁縱。”夏耀喚了一聲。

袁縱不知在沉思著什么,聽到夏耀的召喚才把目光移過來。

“怎么了?”

夏耀說:“我想暫時先不把這事告訴我媽。”

“這么大的事你瞞得住么?”袁縱問。

夏耀說:“先瞞兩天應該沒什么問題吧?我就說臨時去外省執行任務,然后再讓我的同事幫我圓個謊。我想起碼等我臉上的傷好一點兒再告訴她吧,不然我怕她承受不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