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大小眼兒

過了幾天,夏耀臉上的浮腫減輕了許多,淤青和細小的傷痕也淡退了。就是眼角的傷疤比較重,導致兩只眼看起來極不對稱。骨折回復得很快,這兩天可以下床簡單的活動了,才陸陸續續打電話通知家人和朋友。

這兩天夏耀頻繁照鏡子,一天不知道要照多少次,導致他看到最后已經臉盲了。完全想不起自個兒以前長什么模樣,也不知道這張臉恢復到什么程度了。

“夏耀捅了捅袁縱,“你覺得我的臉完全恢復了么?”

其實袁縱看起來,根本就沒有多大的區別,頂多就是細微之處稍有瑕疵。而且袁縱還挺喜歡這種瑕疵,尤其喜歡夏耀浮腫時一笑就擠出的雙下巴,看起來特別的喜感。

“差不多了。”袁縱說。

夏耀又問“差不多是差多少啊?”

“基本沒什么區別。”

夏耀就像中了五百萬似的,呲牙咧嘴獰笑得得瑟的笑。趁著袁縱彎腰收拾東西的時候猛地在他結實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這一巴掌來的有點突然,袁縱身形一凜,扭頭詫異的朝夏耀看過去,夏耀正笑瞇瞇的看著他。

袁縱想笑,“干什么?”

夏耀依舊笑瞇瞇的,大小眼擠出滑稽的神韻。

“沒事,突然覺得你特別招人稀罕。”說完又在袁縱的屁股上拍了兩下,哈哈哈奸笑兩聲,“你怎么這么招人稀罕呢?”

袁縱表面上不動聲色,心里早就五迷三道了,硬漢也不禁夸,更何況是心肝來夸。即便這心肝僅僅是打著夸獎的旗號掩飾內心對容貌恢復的狂喜,也不妨礙人家表情生動的勾人,足夠袁縱陶醉一陣子了。

“砰砰砰!”敲門聲響起。

袁縱過去開門,看到夏母,頓時露出和氣的笑容。

“阿姨您過來了。”

夏母朝袁縱笑了一下后,馬上急匆匆的走進病房,所幸看到夏耀無大礙,心里的石頭瞬間放下了,但也忍不住抱怨和心疼。

“你這個孩子......讓我說你什么好?開著還不注意力集中點兒!”

怕夏母多想,也為了給袁縱洗脫“罪名”,夏耀只是和夏母素自個兒是出車禍了,跟其他人也是這么說的,而且不允許袁縱說出實情。

夏耀說:“車半路除了故障我也沒轍啊!”

“行了,沒出大事就好。”夏母嘆了口氣。

夏耀朝袁縱使了個眼神,暗示他回公司看看,這里有他額娘照顧就好。袁縱本來就有一大堆幾艘的事要辦,看到夏目再者照應著也放心啦,當即收拾東西閃人。

袁縱剛從病房里出來沒幾步,就看到一抹靚影從電梯里出來。

袁茹一身亮色大衣,手捧鮮花,保持著百分之百回頭率的身姿朝夏耀病房走來,女王范十足。

“你來這干什么?”袁縱冷著臉問。

袁茹說“我來看看他啊!探個病不行么?”

袁縱倒不是介意袁茹探病,而是介意袁茹這張嘴。

“我跟你說,你一會兒到病房里看他,不要對他的臉指指點點,尤其是不能提大小眼的事,聽見沒有?”袁縱冷臉嚇死命令。

袁茹被袁縱威懾的目光真得一臉慎色,忙點頭保證。

不能提大小眼的事......不能提大小眼的事......袁茹反復提醒和絮叨著推開病房的們。

“阿姨好!”

看到夏母,袁茹禮貌的問候。

夏目定睛看了袁茹一眼,心里不由得感嘆,這姑娘太漂亮了。不過沒有直白的表達出來,只是笑著招呼她坐下,接過鮮花插在花瓶里。

袁茹坐下后,第一件事就是下意識的盯著夏耀的眼睛看。心里直憋笑,艾瑪.....還真是大小眼啊!其實袁縱如果不提醒她,她可能還看不出來,因為夏耀的眼睛之差只有笑起來才會很明顯,他果斷不會對袁茹笑。

夏母在旁邊問袁茹“姑娘也是北京的么?

“不是,我十幾歲才來的北京,老家是東北的。”

“東北的......夏母心中突然燃起一把小火苗,有種詭異的預感在心底升騰。”

“東北哪兒的?”夏母又問。

袁茹說“黑龍江的啊!”

夏母某種預感又強烈了些,在袁茹最后的一句陳述中達到了巔峰。

“剛走的那個男的,他是是我哥。”

夏母好像一瞬間明白了夏耀為什么大過年的往東北跑,而且還在相親的節骨眼上。至于和袁縱那種親密無間的關系,似乎也找到了合適的理由。

這么一想,夏母忍不住和袁茹多聊了幾句。

夏耀一直沒有參與她們的對話,兩只手時不時的伸到眼角上比劃一下,總有種不對稱的感覺。

袁茹看時間差不多了,起身站著和夏母告別。

“阿姨,我要回去了。”

“路上小心點兒。”

剛走到門口,正巧一個護士敲門,順手遞給袁茹一張單子。

“下午做個眼部檢查。”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