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勢不可擋 >

110解除心病

而他也確實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

最讓他痛心疾首的不是這個,而是早上那句“招人稀罕”白夸了。

事實證明,宣大禹比袁縱看的更細致。

“你瞧你這幅德行!眼睛一大一小就算了,鼻子旁邊還有一片青青紫紫的小點兒,看著就跟雀斑是似的。鼻頭也腫了,人中都短了一截,兩個腮幫子也不對稱。”

夏耀“......”

宣大禹繼續死撐著“我今天就是來看你笑話的,讓你丫一天到晚臭美啊,到處得瑟啊!”

“還有個更大的笑話你看不?”夏耀突然問。

“看,為啥不看?”

夏耀從柜子里費力的拿出那套護膚產品,扔進宣大禹的手里。

“這是什么?”宣大禹問。

“我就是在給你送這個的路上出事的。”

宣大禹不吭聲了,手里擺弄著那套護膚品,心情有點兒復雜。看夏耀一直盯著他,實在躲避不及了,才硬著頭皮開口。

“送我這個干嗎?”

“干嘛?”夏耀沒好氣的說“糊墻!”

宣大禹再次靜默。

“你所干嘛?哄某個孫子說我不把他當回事,說我對他態度語文題。”我就為了證明他在我心里有分量,大中午不吃飯跑去給他沒護膚品,晚上下班記者給他送過去,結果車在路上出問題了......算了,不鎖了,浪費感情。

夏耀這么一說,宣大禹瞬間覺得自己不能釋懷的某種東西變得沒理了。

他和夏耀就是普通哥們,普通哥們兒見的感情是純粹自然的。如果主觀要求呢么多,就不是重感情而是矯情了,想想夏耀和彭澤之間,二十多年的感情,平時不也就幾個電話的事么?說到底,還是自己對夏耀的獨占欲超過正常界限,近乎變態了。

夏耀看宣大禹不支聲,故意問“你不是來看笑話的么?怎么不笑啊?”

一聽這話,宣大禹笑了,不過不是夏耀所謂的那種笑,而是一種尷尬的、底氣不足的、卻應給自個兒找面兒的笑。

“不是,妖兒,你聽我說,我這人吧......”

“你甭說了!”夏耀點了一根煙,哼笑道,“我心里跟明鏡似的,你呀就是表面爺們兒火大,內心就跟菜市場大媽似的,一毛兩毛窮算計。”

宣大禹溫柔的呲牙瞪眼,“瞧你把我形容的,就算我娘們唧唧的,那娘們兒還分境界呢,非得是菜市場大媽么?你就不能說是大姑娘么?”

“瞧你丫那點兒追求!”夏耀噗嗤一樂,“我說錯了么,你說我藏著掖著,那我前幾天給你打電話,求著你哄著你,那是那個孫子不鳥我?牛哦我磨磨唧唧,那你倒是給我個痛快啊!”

宣大禹決定把憋屈在他心里好多天的事一股腦倒出來,好好說的說的。

“那就說那天晚上吧。”

夏耀一臉那納悶的打斷,“那天晚上?”

“就那天咱倆都喝醉了,我把你背到我們家,然后第二天早上咱倆這樣那樣。。。。。”宣大禹比劃出一個裸體加捆綁的動作。

夏耀的目光瞬間掃向門口,一臉的焦灼不淡定的表情。

“不是說不提那晚上的事了么?你丫的怎么還沒完沒了的?”

宣大禹眉毛一擰:“不是你讓我給你個痛快么?”

“你這樣我更不痛快了。。。。。。。”夏耀小聲嘟囔。

“你說什么?”

“哦,沒啥。”夏耀指指門口,“你去把門關上。”

宣大禹一邊走一邊想,這么怕別人聽?看是真當回事了。

門一關,夏耀的心里踏實許多了。

“你說吧,想說什么都說出來。”

宣大禹遲疑了片刻,開口問:“關于那天晚上,你有什么看法?”

“看法?”夏耀嘴角抽了抽,“看法我不是都和你說了么?只要你別把這事說出去,我就當沒發生過。”

“不是這個意思。”宣大禹有點兒語言混亂,“我是說你對那天晚上本身。。。本身的實質內容。。。有什么看法?就是你有沒有深究過?”

要說深究,夏耀還真深究過,比宣大禹還認真,那經驗人士至今還在他“好友”里,時不時打聲招呼請教兩句。

“沒有啊,我深究它干嘛?”死不承認。

宣大禹一看夏耀遮遮掩掩的表情,再聯想到夏耀反復強調不能說出去的警告,心里琢磨出幾絲所謂的“真相”。

“也就是說,那天晚上其實咱們倆。。。。”

“沒有!”夏耀斷然否認。

宣大禹納悶了“你怎么這么肯定?”

“因為我沒醉。”

宣大禹一驚,“你沒醉?那你心甘情愿讓我綁的?”

“。。。。。。”

此時此刻,夏耀的第一反應不是立刻解釋,而是下意識的看門口,然后來轉過頭呲牙怒道“你特么胡扯什么,誰心甘情愿讓你綁?”

“你都沒醉,不是心甘情愿還是我強迫你?真要是我強迫你的,那你第二天早上干嘛那么問我?再說了,我也強迫不了你啊,你一只手就能把我撂一個跟頭。”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