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勢不可擋 >

111報復

高速路上,一輛載有槍械,秘制武器的吉普車平穩的行駛。

車上有四個人,駕駛位坐著成熟老練的死機,副駕駛位戴著墨鏡的男人是黑豹特衛的老總,人稱豹子。后面坐著兩個黑人保鏢,像兩座靜默而立的黑山,面無表情的聽著兩人閑聊。

“黑子多半是廢了,還留著么?”司機問。

豹子不動聲色地抽煙,夾煙的手上青筋橫布,臉上看不出什么情緒。

司機又說,“黑子也忒二了,夏衛東的孫子他也敢動,說他活膩了都抬舉他。不過話說回來,袁老槍可夠讓我意外的,他怎么會好哪一口呢?”

豹子捻滅了煙頭,突然有了調侃的興致。

“你見過夏耀么?”

“你指的是夏衛東的孫子?”

豹子點頭。

“怎么沒見過?上次新聞上刊登的照片不就是他么?”

“那照片經過處理了。”豹子問,“本人你見過么?”

司死機琢磨了半天,說,“有一次他們刑警大隊來咱這一片執行任務,好像其中就有他。忘了誰給我指的了,我就在遠處掃了一眼,沒細看。”

“下次你細看看就知道了。”

司機瞄了豹子一眼,哼笑道:“有那么帥?”

豹子一邊用搜摩挲著亟待修理的胡茬兒,一邊漫不經心的說,“他們警察不是每年都有搏擊大賽么?我是熱心觀眾,一場都沒落過。”

司機突然想起什么,“對了,我記得你貌似跟我提過這檔子事,說當時有個警察讓老外親了一口。。。不會說的就是他吧?”

豹子給了司機一個隱晦的笑容。

司機猛地拍了下方向盤。“這可真有意思!”

抬起的手剛撤回方向盤上,還沒扶穩,突然一個黑影映入視線。司機條件反射的去踩剎車,結果腳下還沒踩實,巨大的黑團就將擋風玻璃籠罩上了。

袁縱單槍匹馬的朝行駛過來的吉普車狂飚過去,不僅沒有被巨大的沖力撞飛,反而以突破身體極限的方飛跨上車頭,剛進有力的雙腳暴力的朝擋風玻璃襲去。

嘩啦一聲。

袁縱將擋風玻璃掀碎成渣,整個人飚進車廂內,兩條鋼柱一樣的大腿騎在司機的肩膀上。硬挺的小腹撞在司機臉上,巨大的沖擊力直接將司機干暈了。

汽車撞上防護欄,索性提前踩了剎車,沒有飛出去。

車內的人東倒西歪,豹子眼珠子血紅血紅的,他哪想到袁縱會在高速路上單人劫車,這特么的是不要命了么?

袁縱趁著豹子的未穩之際,飛起一腳悶在他揣槍的腰肋處。

幸好豹子躲避得及時,不然這一腳能把他前側的腎臟踩碎了。

袁縱借著這份蹬力猛地飛撲到車后座上,兩位黑人保鏢反應極其迅速的揮拳直擋。拳頭像幾公斤重的鉛球從幾十米的高空直落在袁縱的胸口,蜷起的指節咔咔作響卻沒有讓袁縱后撤分毫。

男人驚詫間,脖頸像鐵鉗子卡住,兩顆堅硬的頭顱同時被強扭到相反的方向,一陣石破天驚的撞擊。

砰!

兩座黑山就這么被硬生生的鏟倒了,腦漿子在頭顱里來回逛蕩,胃部痙攣抽搐一陣,哇的一聲吐了出來。

豹子把槍抽出來的時候,槍管已經歪了。當即豹眼圓瞪,兩排牙差點兒磨碎了,這特么是人干的事兒么?這特么還是個人么?

袁縱從后方猛地朝豹子襲來,一時間車廂內硝煙四起,火焰橫飛。

豹子硬如鋼筋的手臂在袁縱胸口交叉對擰,卻被武力值爆表的袁縱一掌劈開。身體在嘶吼間被絲絲壓制,整個腦袋被擠進扭曲的方向盤,只剩下一雙嗜血的眼珠還能靈活的運轉。

袁縱不揮拳頭不上腳,只是一句狠話砸在豹子臉上。

“感動我家孩子一根手指頭,我血洗你們黑豹特衛!” 一腳踹開車門,動作麻利的脫掉被扯爛的外套,甩在地上瀟灑走人。

豹子感覺的車廂底部傳來悶沉沉的震響,一股刺鼻的氣味竄至鼻息,眼睛掃一眼載滿貨物的后備箱,瞬間急喘兩口粗氣。

“車要爆炸,快!”

后面的兩個車門率先被打開,兩個吐得暈頭轉向的黑人保鏢先爬出去,豹子的頭被死死卡在方向盤里,玩命的撦拽,指甲縫多扒出血來,就是掙脫不開。

“啊——”

豹子怒吼一聲,眼珠幾乎要被逼出血來,雙腳狠蹬車座施力,車身都跟著大幅度搖擺。

突然感覺到異樣的熱度,豹子瞳孔暴突,兩只血淋淋的手死死扳住扭曲耳朵方向盤,不要命的往外掙脫。腮骨被擠壓得扭曲變形,整個下巴都歪了。

終于,豹子的頭從方向盤里剝離,撞開車門就狂飆而出。

剛跑出危險區域,突然想起司機還在車內,腦子一熱又跑回去,伴隨著巨大的震響將車門扯開,一把薅起司機往外拽。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