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心眼兒不能這么耍

袁縱掀開被單,視線下方是一張英氣依舊微有瑕疵的面孔,尤其是那雙一眼就將袁縱勾到手的美目,如果真的留下疤痕,那將是袁縱一輩子的痛。

索性出了口惡氣,再看到夏耀尚未痊愈的面孔,心里能說的過去了。

夏耀幽幽的一抹邪笑,手臂伸到袁縱的脖頸上,猛地一用力,將袁縱耽擱身體掀翻在床,撲壓在自己的身上,好一番戲弄。

袁縱心中詫異,手指插入夏耀的發間,熾熱的眸子審視著他。

“大小眼的事就這么算了?”

夏耀神色一滯,光顧著為宣大禹的下午說的事心虛了,竟然把這茬兒給忘了。當即露出豪放派的笑容,用手在袁縱后背上拍了拍。

“你也把我想的太矯情了,一張臉而已,至于么?大小眼兒怎么了?個性!時尚!留點疤又怎么了?爺們兒!陽剛!我這張臉就算真毀了,我也不帶皺一下眉的!”

也不知道是誰晚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摸著臉唉聲嘆氣的。

袁縱就是用那桿老槍想,也能想到夏耀被人擠兌大小眼的時候,那張臉拉得有多長。他就算好面子不肯直接發貨,也得找茬兒各種泄憤。

所以說這態度轉變得有點兒詭異啊!

袁縱一邊琢磨著,一邊把手往夏耀褲子里伸。自大夏耀成了沒了毛的禿雞蛋,袁縱就各種喜歡摸,從光溜溜到刺微微,每天都與不同的手感。

結果今天沒摸到褲子,直接摸到繃帶和光溜溜的大腿,再往內側一摸,就摸到了那剛長出來的短短的硬茬兒。

“唔。。。。”夏耀感覺拽住袁縱的手。

袁縱把夏耀的被子掀開看了一眼,不由得愣住。

為了纏繃帶方便,夏耀幾乎不穿內褲,直接套一條寬松的睡褲了事。所以袁縱掀開被子,看到的就是赤裸的夏耀。

“怎么沒穿衣服?”

袁縱問完,甩一眼旁邊的立柜,上面放著剛脫下來沒多久的病號服。衣服皺巴巴的,褲腿兒還卷著,夏耀平時那斯文利索的疊衣服習慣,袁縱在了解不過了,這儼然就是匆忙脫下來的。

至于為什么在袁縱進門前脫下來,那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夏耀特別善于利用袁縱這種帶色的思維,當即薅住他的頭大,在他耳旁黏膩膩的口吻說,“一穿衣服我那下面就扎得慌。”

袁縱粗喘一聲,如餓虎吞食般朝夏耀吻上去。

多少日沒有肌膚纏綿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袁縱在夏耀絲滑如綢的身體上貪戀又狂熱的愛撫揉捏著,夏耀粗喘沸騰到了欲罷不能的地步。

而且他發現今天的袁縱格外的粗野,一呼一吸都充斥著爺們兒的血性,滿滿的雄性氣息從汗毛孔里泉涌而出,有種難以言喻的性感和彪悍。

一般來說,男人在處于危險狀態下,雄性激素會大量分泌。長期處于這一狀態下的男人會比普通男人分泌更過的雌性激素,所以軍人和警察會更有男人味。

袁縱就是剛從激烈的戰斗中抽身,帶著滿滿的熱血和激情,撲向了令他魂牽夢繞、沉迷深陷的絕世佳人。

夏耀骨節分明的手指在袁縱充斥著汗味兒的脊背上勒出道道紅痕。

“爽、、、、好爽、、、啊啊、、、”

袁縱粗喘著問:“怎么個爽法?”

“癢、、、、癢得受不了、、、”

袁縱比他還癢,越是隔靴搔癢越是癢得揪心,爆發了,激射了,手在夏耀布滿小硬茬兒的胯下流連的時候,心依舊癢得不行。

夏耀比他還要命,射了不到三分鐘,喘氣剛勻呼,又埋怨聲起。

“一點兒都不過癮。”

袁縱在夏耀下巴上捏了一下,“你想怎么過癮?”

夏耀讓袁縱鍛造得臉皮越來越厚,尤其有某種需求的時候,會把二十幾歲男人那種血氣方剛、口無遮攔的浪蕩之態表現得淋漓盡致。

“都特么沒給我舔兩口!”

袁縱磨了磨槽牙,拽著夏耀的臉蛋子哼笑一聲。

“我敢給你舔么,一舔就浪得渾身哆嗦,你那兩條腿受得了么?”

夏耀死不承認,“誰哆嗦了,我啥時候哆嗦過?”

袁縱直接抄起夏耀的腰身,俯身在夏耀硬挺的乳頭上狠嘬一口。

“啊。。。。啊。。。啊啊。。”

夏耀整個腰身連帶著屁股蛋兒都不由自主的抖動,連他自個兒都羞臊又真切的感受到了,袁縱就這么一口將夏耀撂下了,一副你瞧著辦的表情。

夏耀腆著臉說:“我這個可以人為控制的,剛才我沒有心理準備,你再試一次。。。”

袁縱再試就真把控不住了,不慣他這毛病,直接穿外套下去買晚飯。

夏耀下面還翹著,不死心的朝袁縱嚷嚷。“真TB摳門兒!”

袁縱狠心無視他的抱怨,徑直朝門外走。

夏耀又不怕死的喊一聲,“我看你特么就是不行了,老貨!”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