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一只來自北方的狼。

田嚴琦將身上的包裹卸下,第一時間朝夏耀跑過來表達謝意。

“謝謝你,夏警官。”

夏耀募的一愣,“你怎么知道我是警察?有人告訴你了?”

“沒有,我事先對公司進行了簡單的了解。這里每一個教官叫什么,多大年齡,專屬特長我都知道,還有歷屆的優秀學員我也能背下來。”

這還叫簡單的了解?夏耀腹誹:這特么的都有臥底的嫌疑了!

田嚴琦又說:“夏警官,錢我會盡早還給你的。”

夏耀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大方的口吻回道:“不著急,你快去體檢吧。”

田嚴琦點點頭,轉身朝體檢室走去。

夏耀又去招考官那里看了下田嚴琦的個人檔案,上面確實顯示才退伍,應聘之前沒有任何工作經驗,臥底的可能性很小。

況且哪有一個臥底這么高調?剛來就把心里那點底兒兜出來?

這么一想,夏耀便打消了顧慮。

沒一會兒,袁縱進了招生會場。好多慕名而來的“鐵粉”一看到袁縱本人,全都一窩蜂地沖過去,拍照的拍照,索要簽名的索要簽名,弄得跟明星見面會似的。

夏耀心里有點兒小不爽,草!這么一檔節目竟然把他給捧紅了!

袁縱終于在眾位粉絲的圍追堵截中成功脫身,來到夏耀面前。

夏耀往袁縱嘴里塞了一根煙,酸溜溜的口吻調侃道:“袁大叔,你火了啊!”

袁縱沒帶打火機,直接用舌尖挑了下煙嘴兒。

“點上。”

夏耀呲牙,“說你火你還真來勁了!自個兒點!”

袁縱笑著攥住夏耀的手,引著他去衣兜里摸出打火機,再啪的一聲給自個點上。直到煙著了,一口煙霧撲到夏耀臉上,袁縱也沒舍得撒開夏耀的手。

“從早上忙到現在,一天都沒摸你了。”袁縱說。

夏耀反攥了一下袁縱的手,揚揚下巴,“你看看,多少大美妞上趕著要入你隊,這回你可有眼福了。”

說實話,袁縱對這些美女真沒啥感覺,就是來一火車的人,他看著也就那么回事。夏耀才是他心里的“大美妞兒”,無人可以取代。

夏耀又說:“其實你可以多開一個女保鏢班,招收雙倍的學員,免得這么好的資源浪費了。”

“用不著,女保鏢本來也沒那么大需求量,過量培養只會造成就業困難。”袁縱眼神略顯憂慮,“男保鏢才是培養重點,不過今年這形勢,我看夠嗆。”

夏耀突然一拍手,“對了,忘了跟你說件事,一個你的腦殘粉被我招進來了。剛退伍的大兵,身體素質很不錯,人也挺機靈,而且最最重要的一點……”

夏耀用胳膊肘戳了戳袁縱的小腹,挑挑眉,“長得也挺帥。”

袁縱一副無動于衷的表情,“我是一個正常男人,你以為我對任何男人都來電么?”

夏耀越琢磨這話越不對勁,“你的意思是我變態唄?”

袁縱湊到夏耀耳旁幽幽地說:“你是好看得變態。”

夏耀雖然從小被人夸到大,但是聽到這話仍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以一副受之無愧的表情拍著袁縱的肩膀哈哈大笑。

“沒有的事,沒有的事……”

袁縱無論有多發愁,只要一看到夏耀笑,不順心的事都被兩個若有若無的小酒窩吸走了。

摟著夏耀稀罕了一陣,袁縱才走出辦公室親臨招生現場監督查看。

這會兒備錄的學員基本都注冊登記完畢,統一在體檢室體檢。

袁縱默不作聲地走了進去。

田嚴琦作為一個腦殘粉,被心中偶像這么盯著看,還是赤裸以對,緊張是必然的。但他盡量穩住呼吸,昂首挺胸,身姿端正地接受檢查。

袁縱在田嚴琦爆滿的肌肉上捏了一把,感受他的結實程度。

“放送!”袁縱說。

一般人看到袁縱這張臉都放送不下來,更甭說田嚴琦了。他感覺身體已經不受控制了,完全在被袁縱的視神經所支配。

于是,在袁縱反復勒令放送的情況下,田嚴琦的大蘿卜居然公然違背命令,在眾目睽睽之下立起來了。

旁邊掃見的人吃吃地笑,和另一個人交頭接耳,“誒,我說,那個愣小子是多久沒開葷了?這樣都能起來?”

袁縱完全無視田嚴琦身下的反應,又轉到了其他人的身邊。

此時此刻,還有一個人全程監控著體檢室壯觀的“裸體秀”,那就是袁大欲女。她幾乎每次招生都會過來,利用得天獨厚、別人可望而不可即的便利條件,物色著下一任目標人選。

“我擦,今年的這一批整體素質怎么這么差?一個能看上眼的都沒有。”

目光轉了轉,袁茹瞬間盯上了田嚴琦。

“這人的丁丁怎么閉別人大了那么多?”

“廢話。”旁邊的管理員兼男閨蜜幽幽地說,“人家都是蔫著,就他精神著,能不比別人大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