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一場鬧劇。

事情是這樣的。

袁茹在體檢監控里看到那位大吊肌肉男之后,頻頻展開追求攻勢。但是這位大吊肌肉男內心比較保守,聽了袁茹一些不好的傳聞,雖然已經心動卻遲遲壓抑著內心的渴望。終于在袁茹聲淚俱下的一番表白之后,堅硬的內心防守被摧毀,接受了袁大美人。

兩個人手牽著手游街串巷,純情甜蜜的感覺好似初戀。

袁茹裝扮低調內斂,妝容清淡秀麗,表露出告別燈紅酒綠,步入平淡生活的決心。偶爾被人偷親一口,瞬間一副小女生的嬌羞狀。好像從不知道男人褲襠里有只大鳥,也對大鳥的好處沒有絲毫概念。

就在大吊肌肉男即將淪陷之際,一聲怒罵瞬間將他敲醒。

“袁茹,你這個賤貨!”

袁茹身形一凜,神色慌張地四處查找。周圍一片漆黑,來來往往的行人很多,看不清究竟是哪個人在罵她。

會不會是我對這段感情抱有太大的期待值,心里的弦繃得太緊,出現幻聽了?……袁茹正想著,突然又一聲怒罵傳來。

“袁茹,你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吃著碗里瞧著鍋里的!”

袁茹這下聽清楚了,旁邊的肌肉男也聽清楚了,因為他和袁茹剛走到一起,心里還存有顧忌,沒有將全部感情投入。所以當他聽到這些話,第一反應不是怒聲回斥,而是將復雜疑惑的目光投向袁茹。

袁茹的眼眶立刻蓄滿淚水,一副有人詆毀我的可憐表情,心里卻一個勁地罵:我草!哪個孫子嘴這么賤?

看到袁茹一臉委屈的表情,肌肉男終于仗義出口了。

”誰啊?有本事站出來說話!”

王治水藏在一塊大石頭后面,旁邊有個菜籃子,里面有雞蛋、爛菜葉子和臭豆腐之類的東西,一臉賊笑地瞄著不遠處的“奸夫淫婦”。

久久沒聽到回應,肌肉男還是好脾氣哄道,“有些人就是閑得無聊,甭理他,我們走。”

王治水再次開口怒罵:“你丫明明跟夏警官在一起,還勾引別的男人,你對得起夏警官么?”

聽到這話,肌肉男瞬間不淡定了。

“夏警官?夏耀么?就是我們隊的代理教官?”

王治水又說:“哥們兒,我看你是個老實人,才好心提醒你的!這丫頭不是什么好東西,前兩天還和夏警官卿卿我我,今兒就傍上你了!”

袁茹一臉冤枉的表情,我草!我要真能跟夏耀在一起,我特么被罵這一頓也值了啊!

“誰跟夏耀在一起了?”袁茹不計形象大聲嚷嚷,“你把話說明白點兒!”

王治水又竄到一個位置,繼續瞎白活。

“夏警官自個承認的,我是他哥們兒,我就看不慣你這么對夏警官才出來伸張正義的。”

嘿……我這暴脾氣!

袁茹終于收斂不住火露出本性罵起來,“你丫是個爺們兒就站出來說話!躲在暗處算JB什么能耐啊!”

啪嘰!

一個雞蛋不偏不倚砸在袁茹秀麗的面孔上,瞬間自暴自棄,爆發出潑婦似的怒吼聲。

“孫子,你特么給我滾出來!有本事滾出來!”

然后,接二連三的雞蛋就砸過來了,接著就有了袁縱接到的那個電話。

肌肉男還有點兒男人味,起初還一邊幫袁茹擋著一邊根據東西拋射過來的方向學么暗處的王治水。后來爛菜葉子和臭豆腐都上了,這貨扛不住了,直接甩開袁茹朝王治水的方向大步沖過來。

王治水瞬間暴露,撒丫子就顛兒。

而后就變成了王治水在前面跑,兩個“移動垃圾桶”在后面一路狂追。這個大吊肌肉男中看不中用,跑著跑著就慫了,最后愣讓袁茹給超過去了。

袁茹和他并排跑的時候,看著他邁不開腿、呼哧亂喘的蠢樣兒,忍不住開口問:“你是因為吊太大墜得慌才跑得這么慢么?”

大吊肌肉男差點兒一個趔趄撲倒在地。

后來宣大禹終于趕到這來支援王治水,而夏耀和袁縱也趕了過來,大吊肌肉男都不知道被甩了幾條街,剩下的五個人以一種詭異的組合齊聚街頭。

先是袁茹看到袁縱,眼淚瞬間決堤,作勢要朝袁縱撲過去,卻被袁縱一只手按住衣服上唯一一處干凈的地方阻隔在半米開外。

“你離我遠點兒!”

袁茹哭得更兇了,把目光甩向王治水,“就是他……”

話還沒說完卻掃到了只有一面之緣卻給她留下惡劣印象的宣大禹,當即怒嚎一聲,“怎么又是你啊?你怎么老跟我過不去啊?”

然后夏耀極度不解地看著王治水和宣大禹,“不是……你們倆咋湊到一起了?”

“咱先不說這事。”宣大禹攬住夏耀的肩膀,指著袁茹罵,“我跟你說,這個女的不是什么好東西,她丫背著你和別的男人約會!”

夏耀突然意識到了什么,狂吞一口街頭的霧霾,心里叫了聲姥姥,真不該亂說話啊!這種瞎事怎么讓我趕上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