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我特么真二啊!

袁縱在路上開著車,袁茹在旁邊的副駕駛位上嚶嚶的哭著。

“這叫什么事啊?我這狐貍沒打著還惹了一身騷,嗚嗚……哥,我跟你說,我這些雞蛋和爛菜葉子都是替你挨的,你得補償我!”

“對了,哥,那個跟我在一起的病吊囊肉男你趁早把他刷了,他丫白長了一身膘兒,屁事都干不了,嗚嗚……”

車開到半路突然停下了。

袁茹哭聲跟著一腳剎車終止,不解地看著袁縱:“怎么了,哥?”

“你自己開車回去吧。”

“喂……”

袁茹還想說什么,袁縱已經大步流星地走人了。

等袁縱回到他和夏耀分開的那條街道時,夏耀才走了十幾分鐘,熟悉的氣味飄蕩在袁縱的鼻息中。他始終不放心,隱隱覺得夏耀脾氣這么倔,肯定不會打車。

沿著可能的軌跡走了四五分鐘,一道落寞的身影印證了袁縱的想法。

夏耀一個人在街上漫無目的,游游蕩蕩地走了十幾分鐘,才走了不到兩公里。偶爾看一眼站牌,偶爾站在某個角落靜靜地抽一顆煙,茫然地掃過一輛空著的出租車,手始終沒有揚起來,捻滅煙頭,繼續朝著某個未知的方向行進著……

袁縱沒有露面,只是一路跟著他,陪著他走了無數條錯路再折返……

這一刻,袁縱仿佛看到了天寒地凍的茫茫雪地里,夏耀一個人背著包裹,雙腳陷在雪泥里艱難前行,尋找自己老家的無助身影。

只是那個時候他的腿還沒有因為自己而骨折,不會走很長的路之后走路姿勢開始扭曲變形,需要歇一歇再繼續。而在反復地走走停停中,堅持的時間越來越短。

而袁縱幾乎要繃不住走上去時,夏耀拿起了手機。

袁縱和夏耀同時止住了腳步。

袁縱等著夏耀舉起手機的那一瞬間,自己衣兜里的手機可以震動響鈴,這個時候夏耀哪怕一句話不說,袁縱也會立刻沖上去,背著他走完剩下的路。

可自始至終,兜里的手機沒有一絲動靜,可夏耀的手機卻在反復地拿起放下,無人接聽重撥、忙音重撥、關機重撥……

他在反反復復、鍥而不舍地給宣大禹打電話。

他著急、懊惱的全是宣大禹為什么不搭理他,卻從未想過怎么走回去。

袁縱的心像是掉進了冰窟窿。

他不是圣賢,也不是強大的神,他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男人,有個讓他愛得失去原則,失去自我的心肝兒。也會因為他的一個小小的舉動,潰不成軍。

袁縱陪著夏耀耗了三四個小時,耗得街上再無一輛車開過,耗得夏耀一瘸一拐已經沒法通過歇息再緩解,耗得他心如刀絞、目光赤紅。

最終,夏耀還是稀里糊涂地找到了家。

袁縱站在夏耀家的窗外,看著他臥室的燈亮了,一臺構造獨特又拉風的健身器出現在夏耀房間一個顯赫的角落。夏耀回到家,什么都不干,第一件事就是抱著它打拳踢腿,瘋狂地發泄內心的苦悶。

破東西、爛東西、做得這叫什么玩意兒?一點兒都不好使……夏耀自欺欺人地貶損著,嫉妒著,卻又在停下來的時候難掩喜愛之情,愛不釋手地摸撫擦拭著。

袁縱眼珠像是被人捅了兩刀,殷紅如血。

他后退了兩步,路過一個廢棄的廣告牌時,直接將鋼化玻璃一拳砸穿。

嘩啦一聲震響。

夏耀聽到動靜,快速跑到窗前,臉貼在玻璃上往外瞧,一個人影也沒有,只有袁縱大步離去時腿腳掀起的一片灰塵。

“熄燈啦!睡覺啦!晚安啦!么么噠……”小鷯哥清脆的嗓子歡快地在夏耀耳旁啼叫著。

夏耀發現小鷯哥籠子里的水不夠了,想給它添點水,結果在轉身拿水壺的時候,突然感覺兩條腿像是墜著千斤巨石,行走一步都如此吃力。

夏耀喂完鳥,關上燈,巨大的疲勞感讓他躺到床上就沉沉地入睡了。

袁縱回到公司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三點了,公司的大門竟然沒關,依舊像他臨走前那樣大敞著。正疑惑著門衛師傅如此粗心大意時,一道在黑暗中佇立的身影讓袁縱眼神一變。

田嚴琦不知道在這站了多久,目光專注地盯著門口,身形筆直如松柏。

看到袁縱,田嚴琦僵硬的臉色柔和下來。

“袁總好。”

袁縱微斂雙目,定定地注視著他,“你怎么在這站著?”

“剛才我吃完飯出來遛彎兒,正巧看到您開車出去。等我遛彎兒回來,正好看到門衛師傅要鎖門。我一看您的車還沒開回來,您辦公室的燈還亮著,就讓門衛師傅再等一等。后來門衛師傅實在困得不行,我就讓他先進去睡,我在這跟您守門。”

田嚴琦住在公司宿舍,離中心大樓不到一百米,他每天晚上吃完飯都會出來走走。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