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危機四伏。

一個多禮拜的冷戰,夏耀渾渾噩噩,度日如年。

早上五點鐘,夏耀就被小鷯哥的晨唱吵醒了。

“天空要下雨,雷歐!下雨要打傘,雷歐……”

夏耀穿上衣服走到窗前,外面大雨滂沱,到處都是積水。夏耀再也沒了困意,簡單地洗漱過后,穿上制服就出門了。

早上七點鐘是孩子們的上學高峰期,校門口的馬路上積水已經達到30多厘米,過路的車在水中沖出層層波浪。有幾個孩子在水中踉蹌著幾乎摔倒,想穿過馬路走到對面的校門口非常困難。

夏耀把車停靠在路邊,趕緊下去幫忙。

袁縱從家到單位也要經過這條馬路。黑色的雨刷在擋風玻璃上不停地搖擺著。袁縱隱隱約約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但又不確定是不是夏耀。因為夏耀從沒起這么早過,而這一片也不在夏耀的管轄范圍內。

直到袁縱看到夏耀受涼后略顯別扭的走路姿勢,才確實這人真的是夏耀。

夏耀沒有任何防雨裝備,就那樣裹著一身濕透的制服在馬路上來來回回穿梭。將一個孩子抱起來安全護送到對面,再返回去抱另一個孩子,幾分鐘的時間往返了一百多趟,抱過去五十幾個孩子。

忘了是第幾次折返過后,夏耀呼嚕一把臉,突然掃到了一道熟悉的車影。

心臟陡然一抖,剛要大步沖過去,突然一個婦女在身后提醒。

“這還有兩個孩子呢!”

夏耀因為著急,一只手抄起一個孩子,同時抱著兩個孩子往馬路對面沖。直到兩個孩子的腳穩穩落地,夏耀才朝著之前瞄到車的方向狂奔而去。

腳底激起無數水花,濺在褲腿上也不管不顧,直到兩只鞋踩到被雨水沖沒的輪胎印,才發現車早就開走了。

夏耀呆愣了片刻,轉身朝自個的車走去。

……

偌大訓練場上,幾十名學員正冒著大雨負重長跑。

經過十幾天的基礎訓練,之前選拔出的一百二十多個學員被淘汰了一大半,只剩下五十多個人僥幸過關。其后的十幾天將是更加殘酷的訓練,還要淘汰近一半的學員,最終只留下三十名正式學員。

田嚴琦無論在什么項目的訓練中都是穩居第一,幾乎是零失誤。

他的出色表現在走走留留的歷屆學員中是首屈一指的,尤其對于剛入選的新學員來說簡單是空前絕后。很多項目連教官都達不到他的水準,這無疑給今年招生不利的頹靡局面注入了一管強心劑。

雨越下越大,負重包里面很多東西都是吸水的,背上的擔子越來越沉。

好多學員堅持不下來都已經自動放棄了,剩下的那些沒放棄的也是勉強在跑道上龜速前行。還要時不時暴吼一聲給自己鼓勁,沒幾分鐘便也倒在放棄大軍中。

只有田嚴琦依舊保持著同一個步伐和節奏在跑道上咬牙堅持著,身上的負重包經過雨水的澆筑已經將近一百斤了,每一次腳掌的落地和抬起都是和地心引力的生死搏斗。

終于,在副教官的一聲哨響后,田嚴琦以超過第二名八圈的成績再次刷新紀錄。

袁縱掃了一眼計時器,默不作聲。

旁邊的副總教官唏噓不已。

“這個成績拉了去年同時段訓練最好成績將近十一分鐘,而且還是在下大雨的不利環境下,這小子太不簡單了!”

不料,袁縱的情緒看不到絲毫起伏。

“離標準還差遠著呢。”

副總教官驚愣住,“你是按照畢業成績來定的標準,現在剛開始培訓,提升的空間還大著呢!”

袁縱淡淡回道:“作為一個老兵,這個成績也不合格。”

“可今天的天氣阻礙了他的發揮啊!如果今天是大晴天,我保證他能達到標準。”

“我設置的標準沒有前提條件,危險因素也不會選時段發生。”

副總教官還想替田嚴琦說兩句,可惜袁縱已經走了。

五十多個人冒雨在訓練場上聽訓。

“今天的訓練,沒有一個人合格。”袁縱冷臉掃視眾人。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約而同地掃向田嚴琦,有人驚訝,有人幸災樂禍,有人唏噓不已……連旁邊以嚴厲著稱的教官們都有點兒替他委屈。

田嚴琦反倒是面色平淡,俊朗的臉頰被雨水沖刷出堅韌的線條,一副悉心接受的表情,毫無不滿之意。

“全部受罰!”

一聲令下,所有學員分散站立,接受教官們的棍棒伺候,哀嚎聲不絕于耳。

田嚴琦單獨出列,他很不幸的接受袁總教官的一對一服務。

啪!

這一棍子下去,肌肉撕裂的悶響被雨點砸落在地。

田嚴琦愣是一聲不吭。

他從來不把這種嚴厲當成渴求刁難,反而看成是偏愛和重視,袁縱不是誰都打的,值得他揚起棍子的人必定是他看中的人。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