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矛盾化解。

夏耀遲愣地站了一會兒,皮帶扣咔咔作響,猛的收緊褲腰大步朝外走。

袁縱一把拽住他,“你想干嘛?”

夏耀犀利回視,“干嘛?除了走人還能干嘛?”

袁縱將夏耀死死禁錮在懷中,強硬的目光灼視著他,“你想去追他?”

夏耀完全不明白袁縱在說什么,只是一個勁地掙扎反抗,剛才的態度還沒有這么堅決,恍惚瞟到某個人影后,情緒陡然激動起來。

“都特么爽夠了還拽著我干什么?”

袁縱說:“你是爽夠了,老子還沒爽呢!”

“愛特么找雅爽找誰爽去,甭JB拖上我!”夏耀氣得爆粗。

袁縱目露駭人之色,不容分說地將夏耀蓐起來甩到肩上,一腳端上門,徑直地朝里屋的大床走去。

夏耀的后背砸到床上,后腦勺被震得嗡嗡作響,快速坐起身后又被袁縱的膝蓋猛的頂回去,胸口一陣鈍痛。

“老子就想找你爽,就想操你!”

袁縱說著就將夏耀的兩條手臂攥擰住舉過頭頂,全身的壓力都砸在他的身上。夏耀越是掙扎扭動,袁縱的目光越是狠戾猙獰。

“滾一邊去……呃……袁縱我操你大爺……”夏耀聲嘶力竭地怒吼著。

袁縱全然不顧他的反應,早已雄起的巨物在夏耀脆弱的部位碾壓頂撞著,兇惡的“獠牙”在夏耀的臉側和脖頸處縱情啃咬,有如猛虎狩獵般粗魯狂野。

夏耀很快又被袁縱折磨得來了感覺,身體和心的違和,期持與現實的反差,讓夏耀心里本來就不堪一擊的“豆腐渣工程”瞬間被摧垮。

“你丫爽的時候想起我了,把我一個人甩在路上的時候呢?”

袁縱被激得動作一停,“我不該把你扔在那么?你值得我把你帶回來么?”

“是,我不值得,我多慫啊!必里有什么事都藏著掖著,沒膽兒跟別人說!哪像某些人啊!一張嘴就是奔著袁縱來的!我認識你一年,進個辦公室還別別扭扭的,人家認識幾天就敢大晚上留在這!像我這種軟蛋,不特么被甩還等什么?!”

袁縱眸色漸沉,挺著夏耀的手臂又緊了緊。

“你什么意思?”

夏耀情緒越發激動,“你說我什么意思?誰從你公司的墻頭翻出來你心里還沒數么?”

不料,袁縱非但沒妥協退讓,斂起的瞳孔反而射出更加犀利的光,大手在夏耀屁股紅腫的軟肉上狠狠掐攥著。

“你是習慣惡人光告狀么?”袁縱反問。

夏耀又氣又疼,齜牙咧嘴地朝袁縱咬過去,卻被袁縱手腕死死扼住喉嚨。

“認識第一天就給人家墊學費,私藏著好東西硬不給我看。你沒和他瞎勾搭,他怎么知道你會跳舞?這么一個人讓我給他指導,我能留下來已經仁至義盡了,難道還要我勞煩人家門衛師傅給他守門么?”

“啊——”夏耀從被壓縛的喉嚨中擠出沉悶的怒吼,“我操你姥姥——是誰惡人先告狀啊?!!!”

袁縱大手狠很掐住夏耀的臉頰,幾乎要把他的腮骨攥碎了。

“你再罵我一句試試,我咬掉了你這張小騷嘴!”

夏耀執意控訴,“他明明喜歡的是你!人家非要送我健身器,難道我因為嫉妒就不收么?人家非要在舞臺上叫板,難道我就要裝孫手不敢上么?”

袁縱全然不顧夏耀的反抗,蓐住夏耀的頭發,粗魯地強吻上去。幾乎是將夏耀整個唇舌侵吞,往瘋了舔,往死了親。其實他心里并非沒有動搖,只是太貪戀這個味道,已經等不及理清內心的掙扎就想據為已有。

血腥味刺鼻,夏耀咬破了袁縱的嘴唇,痛切的目光看著他。

“我承認我嫉妒,我看他樣樣都是你的菜我有他媽危機感!你都能讓我這個沒法接受基佬的人看到有人從你墻里翻出來,難受得不知該怎么辦才好,你很有成就感吧?”

袁縱依舊不回答,含著血腥味的薄唇再次封住夏耀的嘴,混合著兩種味道的津液在口腔中翻天覆地的攪動。夏耀起初還執意反抗,后來在無言的交流中掙扎的力氣越抽越干,滿心的怨恨化為濃濃的委屈。

一股咸澀的味道混入口中,袁縱胸口猛的一震。

夏耀突然有些哽咽,“我承認我喜歡你,我承認咱倆在一起了,我承認我害怕你被別人勾搭走。所以我今天低聲下氣地懇求你,求你別離開我,這種態度你滿意了吧?”

這些話夏耀幾乎是一邊抽自個的臉一邊說出來的,到最后繃不住嗆出一聲哭,情緒完全控制不住了。怕袁縱看到他哭起來那狼狽又沒出息的樣兒,夏耀用手臂緊緊圈住袁縱的脖子,頭悶在他的頸窩里失聲痛哭。

“你不是說……不逼我么?……”夏耀死死揪扯袁縱的頭發。

半年前的那句保證就像嗆在袁縱心頭的一口血,噴出來就要了命。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