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你別逼我上重口味的!

除了那晚袁縱的一拳導致的軟組織挫傷外,王治水那拖拖拉拉一直不肯好的腦門兒也終于提上日程。宣大禹看出來了,只要往這孫子手里塞錢,他丫絕對不會掏出來用。與其讓那些錢打水漂,還不如直接帶他過來冶療,趁早了了這個心病。

即便這樣,每次宣大禹接王治水去醫院,王治水還唧唧歪歪不樂意去,好像跟醫院有仇似的。

周五下午,宣大禹照倒去接王治水,結果王治水的位置一會兒一個變,氣得宣大禹不停地在手機里罵人。本以為王治水是不樂意去醫院,故意用這招逃避,結果宣大禹追上才發現,王治水正開著摩的送快件呢!

“您好,請問你是劉思宇么?麻煩下樓取一下快遞。”

王治水手機剛一撂,就掃到宣大禹那張陰黑的臉。

“哎呦……您還真追上了?”

宣大禹怒不可遏,“瞎他媽跑什么?醫生不是讓你這幾天好好休息么?”

“我是在休息啊!”王治水眨眨眼,“那開摩的不就跟兜風一樣么?打電話不就跟聊天一樣么?又不用費什么勁!”

說著,那位叫劉思宇的先生就過來取件了,王治水讓他在包裹上簽好字,然后撕下單子,再把包裹遞給他。

劉思宇走后,宣大禹氣洶洶地拽著王治水往車上拖。

“麻利兒跟我去醫院。”

王治水使勁掙扎,“我這還有幾個件沒送完呢!”

“送什么送?”宣大禹不耐煩,“我沒那么多工夫陪你耗,一會兒還有正事,快點兒,別耽誤我時間。”

王治水依舊嬉皮笑臉,一雷不急不惱的表情。

“要不你把冶病的錢給我,我自個兒去看,就不麻煩你了。”

宣大禹氣不忿,“我特么還不知道你,這錢給你就等于白扔了!”

“這活兒又不像別的,能臨時請個假什么的,人家客戶都等著呢!就差那么幾個件兒,而且都在這一片,一遛彎兒的工夫就送完了。所以么,你就讓我送完了吧,二十分鐘,十分鐘……”故作可愛地比劃著手指。

“你少特么跟我耍賤!”宣大禹臉色變了變,“行了,上我車吧,我車快!”

王治水發愁地指指摩的,“那這車咋辦?”

“先放這,等看完病再過來開,放心吧,這破車沒人偷!”

宣大少開著豪車載著快遞員在一條又一條小道上穿梭,每派送一個,收件人都用特別詫異的目光看著王治水,這年頭快遞員都有專車護送!都說在北京不看車型看車牌,更有識貨地忍不住驚嘆:我草!京V牌照的都特么來送快遞,我等草民真是經受不起啊!

送完快件,去醫院的路上,宣大禹終于忍不住開口。

“我也給了你不少錢了吧?照理說你應該不缺錢了,怎么還一天到晚窮折騰?”

“錢財不是懶惰的資本啊!”王治水振振有詞,“全中國過億富豪有的是,有幾個整天在家閑待著啊?”

“少特么給自個兒找理由,我就問你,那些錢都哪去了?也沒見你花 ……

王治水大喇喇地說:“攢著啊!”

“你攢錢干什么?”

噗呲一樂,“留著包養帥哥啊!”

宣大禹一看王治水的表情就知道他沒說實話,但想到也許有難言之隱,就沒再繼續問。

到了醫院之后,王治水進去檢查換藥,宣大禹坐在旁邊玩手機。

突然,宣大禹的手機響了。

王治水比宣大禹還激動,拳頭砸著病床,問:“第幾個了?”

“351個。”

王治水說:“還早著呢。”

事情是這樣的,那晚的誤會發生后,王治水趁著宣大禹在氣頭上,故意給他出了個餿主意。必須要等到夏耀打滿了999個電話,宣大禹才能接,否則就視為沒出息!

宣大禹一看夏耀當天晚上就打了100多個電話,暗想這999個電話就跟玩似的,沒幾天就打完了。結果隨著日子的飛逝,夏耀的電話越來越少,從幾十個變成十幾個又變成幾個,今天干脆到現在才一個電話。

照這個進度,明年也打不完啊!

于是忍耐力明顯不足的宣大禹,這兩天口風又轉了。

“你說,有沒有這種可能性?就是妖兒和那個女的本來就有一腿,但是那女的一直沒承認。結果那天咱們抓到那女的和別的男人偷情,妖兒撞見之后覺得丟面兒,才說他是騙我的。”

王治水特別犀利地回復他,“如果你是那個女的,你會甩了夏耀去追那個粗老爺們兒么?”

好吧……宣大禹瞬間否定了這個說法。

“那你給我推斷推斷,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治水清清嗓子,試探性地問:“那個……我要說夏耀是跟袁茹她哥在一起,你會抽我么?”

完全無壓力的回答,“會。”

“那你剛才的推測就是對的!”王治水睜著眼說瞎話。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