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內褲丟了。

田嚴琦剛走沒一會兒,夏耀就齜牙咧嘴地哼了出來,報復性地在袁縱臀部狂踢數腳。又被袁縱撈起作惡的那條腿,順勢托住屁股抱起來。

夏耀兩條有力的長腿緊纏袁縱的腰身,佯怒的視線自上而下拋射到袁縱的臉上。

“你打我干什么?”

袁縱瞬間褪去剛才那番嚴肅的表情,嘲弄的嘴角頗有意味地吐出仨字。

“稀罕你。”

夏耀氣不忿,“稀罕我你丫還使那么大勁兒?”

“瞧不慣你那楞頭磕腦的傻樣兒。”

袁縱口中的“瞧不慣”,通常就是稀罕和招架不住的意思。

“我傻?”夏耀毫無自省意識,“我們單位領導今兒還夸我,說509出租房殺人案要沒有我發現核心線索,又特么成積案了。說我們那個大隊所有人的智商加起來,都沒有我一個人好使……噗……你要干啥……”

夏耀正吹得帶勁,袁縱忽然活動起墊在他屁股上的大手,原本就是撫揉一下痛處,沒別的意思。結果夏耀太過敏感,居然一邊笑一邊指控起袁縱。

“我跟你說啊,別為老不尊。”

袁縱從不在夏耀面前掩飾自個的情緒,剛一聽到“老”這個字,臉唰的一下就陰了。

老子年輕力壯、風華正當年好么?

這也是夏耀調戲袁縱的樂趣之一,瞧見袁縱黑臉心里就美,感覺袁縱要發飆就親上去,薄唇貼在他耳側邪惡地笑。

袁縱就像被人灌了迷藥,直想把夏耀掰開了揉碎了咽進肚子里。

夏耀被袁縱折騰一會兒就扛不住了,趕緊攥住亟待架起的“機關槍”舉白旗投降。

“別鬧,別鬧……跟你說件正事。”

袁縱停手,“說。”

“我想孝敬孝敬我媽。”

“怎么個孝敬法?”袁縱問。

夏耀說:“就是……想給我媽做頓飯,但是手藝不行,想請你幫個忙。”

說白了就是他母子兩個吃貨想讓袁大廚給做頓飯吃。

袁縱痛快答應了。

兩個人一起去超市買菜,經過進口貨架的時候,袁縱特意從里面拿出一瓶奶,問夏耀:“這種奶喝過么?”

夏耀仔細看了一眼,搖頭,“貌似沒喝過。”

“袁茹總是夸好喝,你可以嘗嘗。”

夏耀揚揚下巴,“那就放進去吧。”

其實袁茹每次買回家,當著袁縱的面喝,袁縱都會甩一句“這么大了還喝奶?”,結果一到了年齡相仿的夏耀這,卻上趕著給他搬了一箱。

路上,夏耀擰開瓶蓋嘗了一口,不住地點頭夸贊。

“奶味兒很純,你嘗一口。”

說著把瓶口遞到袁縱嘴邊,結果前面的車突然一個減速,害的袁縱只能來個急剎車。夏耀的手一抖,半瓶奶都灑在了袁縱赤裸的手臂和手背上。

夏耀心疼這么好的東西白白糟踐了,于是頭一低,直接在袁縱的手背上吸吸舔舔,弄得袁縱心里直發麻。

“二貨,你不嫌臟啊?”

夏耀絲毫不掩飾他的吊絲屬性,“這要灑在我手上,我也舔了。”

言外之意,咱倆不分你我。

“下次應該潑你奶頭上,舔起來更帶勁。”夏耀壞笑。

然后特有男人味地用濕巾幫袁縱把奶漬擦干凈,動作細致又有耐心,每個指縫都擼了一遍,直到摸著不粘了才停手。

夏耀溫柔體貼起來迷煞眾人,讓袁縱瞬間覺得此生最大幸福也不過如此。

袁縱做飯的時候,夏母特意到廚房看了一眼。

“用不用阿姨給你搭把手?”

一邊問著,一邊卻用手撿著果盤里的葡萄干吃,毫無幫忙之意。

袁縱說:“不用了,您歇著去吧。”

“媽,用不著您了,有我呢。”和夏母一路貨色的夏耀在旁邊假惺惺地接了一句。

袁縱接過被夏耀二把刀的動作搓得爛不唧唧的菜,直接轟:“去去去,邊兒待著去,別給我添亂了。”

夏耀走后,袁縱找切菜的刀,突然就掃到了藏著角落里的那一把。這還是夏耀送袁縱的那把砍骨刀,當時夏耀一氣之下想扔了,終究沒舍得,就用硬紙和膠帶纏裹得嚴嚴實實的擱在家里了。

袁縱現在消了氣,再看到這把被他砍壞了韌兒的刀,想到夏耀當初那受傷的表情,胸口一陣灼痛,又暗暗將這把刀收了回去。

夏耀和夏母坐在一起看電視,夏母隨口一問。

“他是不是特別招女孩子喜歡?”

夏耀口不對心,“誰喜歡他這種糙爺兒們啊?”

夏母幽幽地說:“我年輕的時候就想嫁這么一個男人,結果最后還是跟了你爸。理想和現實總是有差距,一看見他就巴不得自個兒年輕二十多歲。”

說完夏母還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夏耀從沒在夏母的臉上看到過如此羞赧的笑容。好像挺不樂意當著兒子面說這番話,但又藏不住掖不住,特別想找個人分享一下中年婦女那不為人知的小澎湃。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