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你昨天晚上現原形了?

王治水找到摩的之后,再次試探性地給宣大禹打了個電話,沒想到竟然通了。

“沒完沒了打個什么勁兒?我跟你說……甭跟我解釋……沒用……”

王治水一下就聽出宣大禹醉了,忙問:“你在哪呢?我接你去!”

“我用得著你接?我就是死在這家會所……也特么是我活該……啊……我活該……活該……該……”

王治水一聽“會所”倆字,瞬間想起初識宣大禹的那一晚,他買醉的酒吧旁邊的那家會所。二話不說,開著摩的直接奔了過去。

摩的前面是敞蓬的,雖說已經五月份了,可晚上的溫度還是很低的。王治水中午出來那會兒穿得少,這會兒溫度一降,呼呼的冷風往襯衫里面灌,縮著脖子聳著肩,凍得像個孫子一樣。

索性沒白挨凍,王治水到那就找到了宣大禹。

這次改成他背著宣太禹,雖然他人瘦個兒矮,但是干過粗活,還是有點兒勁的。而且宣大禹的腦袋耷拉在王治水的肩膀上,讓他有種莫名的成就感。

這么一來,王治水突然就想煽情一把,不把宣大禹扛上摩的,而是背著他繼續前行,重走這條曾給彼此留下“美好回憶”的緣分之路。

可惜,王治水大大高估了自個兒的體能。

走了還不到兩里地,王治水就開始三步一歇,五步一停。咬著牙又走了幾百米,便開始呼哧亂喘,搖搖晃晃。回顧自己坎珂的經歷,用心中執著的信念和毅力硬撐了二百多米,意志力也不好使了。再憑著所謂的真愛玩命掙扎了不到一百米,真愛也扯淡了。

咋辦?

繼續走起碼還得走個十幾倍的路程,根本不可能完成,原路返回?剛才那一段不是白背了么?

正想著,宣大禹突然在王治水肩膀上嘟噥了一句。

“上次竟然把你認錯了……”宣大禹終于想起夏耀被打的原因了,“竟然把你認成王治水那個孫子了……”

王治水面部肌肉抽搐了一陣,我草!大哥我本來就沒勁了,您能別逼我把你丫扔在馬路上么?

想著想著,王治水肩膀一塌,宣大禹直接從他身上出溜下去,橫在馬路上。

王治水坐在他旁邊,呼呼喘著粗氣,悲憤交加地怒瞪了宣大禹一會兒,還是再次把宣大禹拽到了背上。

回去的路更加艱難,王治水一點兒都不冷了,大汗珠子嗖嗖地往下滾。這會兒也不煽情也不浪漫了,背不動了就直接把宣大禹往地上一甩,歇過來之后再繼續背,后來肩膀都抬不起來了,直接夾著宣大禹的兩腋在地上拖拽。

足足忙活了一個多鐘頭,才把宣大禹塞進摩的里。

王治水不由得在心里罵:真操蛋,這點兒工夫搭的,直接塞車里比什么不強?

因為王治水臨時租的房子比宣大禹家要近一些,王治水為了省點兒油錢,還是把宣大禹拉到了自個兒的住所,一個養雞養豬又種菜的農家院。

躺在床上,宣大禹還碎碎念叨著。

“我的青春啊……就這么埋葬了么……我這幾年就是空白的……我的心還停留在十七八歲……夏小妖啊……一直都是哥們兒我的……”

王治水同情地看著他,“你還真是個情種。”

“他有什么好啊?!!!”

宣大禹陡然爆發的大嗓門嚇得王治水差點兒一口氣上不來。

“不是……你別嚇人成不成啊?”王治水順了順胸脯。

宣大禹猛的翻身將王治水壓在身下,大嗓門持續怒吼發威。

“你喜歡他哪啊?!你倒是說說?!!他到底哪好啊啊啊啊?!!!”

王治水咽了口吐沫,在宣大禹威嚇的目光中,依舊本著說實話的精神,臉頰微微泛紅,“你要真讓我說,那我可就說了,我覺得所有女人和G都會對他動心。”

“扯淡!三十多歲都沒搞上對象,還特么敢裝萬人迷?”

王治水弱弱的,“動心和追求是兩碼事,這種男人不搶手是因為難駕馭。”

宣大禹還把王治水當成夏耀,情緒激動得薅著他的衣領質問:“那你怎么就跟他了?”

王治水學著夏耀的語氣說:“因為我也難駕馭,我們倆相互駕馭,得給別人減輕多大負擔,是吧?”

“是你MLGB!”

“呃……”

宣大禹強扭住王治水的手腕,猛的朝王治水的臉上啃了上去。

“老子操死你……讓你丫跟男人瞎搞……”

王治水突然想起偶像劇的經典橋段,男主喝醉酒都會認錯人,然后小三就趁著這個機會以假亂真,第二天纏著男主要求他負責。既然宣大禹已經認錯了,不如將計就計,雖然他對宣大禹算不上癡心,但妄想還是有的。

想想日后那錦衣玉食的生活,王治水覺得自個捂了十多年的小菊花這么交待了也挺值的。

結果,衣服都脫了,氣氛也渲染好了,宣大禹居然在這個時候把王治水認出來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