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小偷逮著了!

夏耀養成了一種獨特的穿衣習慣,去袁縱那過夜的時候穿合身的小褲衩,在自己家過夜的時候穿松垮的大褲衩。

今晚袁縱要見一個朋友,夏耀回家洗完澡就把“來路不明”的內褲換上了。

結果,正準備上床歇著,袁縱的聲音突然在外面響起。

“我找夏耀說點兒事。”

夏母說:“他就在臥室呢,你直接去找他吧。”

夏耀瞬間一懵,怎蘭又搞突然襲擊?把平板電腦往旁邊一扔,瞬間鉆進被窩里,將自個兒罩得嚴嚴實實的,就露出一個腦袋。

“這么早就睡了?”袁縱問。

夏耀嗯了一聲,“不知道為什么,今兒特別困。哎?你不是去見朋友么?

怎么又跑我這來了?”

“已經見過了。”袁縱說,“他正好經營一家服裝店,我看風格還挺適合你的,就給你挑了幾件,你試試合適不。”

饒了我吧,大哥……夏耀心里暗暗念叨。

最近袁縱也不知抽什么邪瘋,特別閑,沒事就去各種專柜給他倒騰兩件衣服。而且這些衣服的風格都挺適合跳爵士,每次夏耀試完了,袁縱都得讓他扭一段,特別煩人。

“我累著呢,明個再說吧。”夏耀帶死不拉活的語氣。

袁縱熱情不減,作勢要把夏耀拉拽起來,夏耀趕忙自個兒坐起身,手死死壓住蓋在下半身的被子,只露出赤裸的上半身。

“我就試試上衣,實在懶得下床了。”說完,夏耀懶懶地伸胳膊,由著袁縱將緊身背心套在他的身上。

穿完之后,蔫不唧唧的眼神掃著袁縱,賴賴地問:“行了吧?”

“不穿褲子看不出效果。”

“我真的不想穿了……”夏耀作勢又要扎回被窩里。

袁縱說:“沒事,你直接躺著就行,我給你穿。”

一看袁縱又要朝他伸手,夏耀只能自個兒接過褲子,然后塞進被窩,在里面偷偷換。

袁縱嘲弄的口吻說:“脫衣服都那么痛快,穿衣服倒害臊了?”

夏耀暗中別了他一眼,“我這是冷的。”

將兩個褲腿鉆進去之后,夏耀開始費力地往上提,我提,我提,我提提提……誒?就能提到這么?夏耀一摸褲腰傻眼了,媽的竟然是低腰褲!

夏耀里面的內褲可是高腰的,這低腰褲配高腰內褲,“拉風”的效果可想而知。

“還沒穿完?”袁縱作勢要掀被子。

夏耀立刻捂住,“穿完了。”

幸好背心夠長,幫夏耀擋住了露出來的那半截內褲,站在地上完全看不出別扭。緊身背心將胸肌包裹得特別飽滿,寬松的褲子顯露出性感的兩胯和完美的腿型。

“你怎么給我買這么低腰的褲子?”夏耀忍不住抱怨。

袁縱說:“你不是就喜歡低腰褲么?內褲都要穿低腰的。”

平時穿的內褲確實是低腰的,可今兒不是啊!

“連給我買的內褲都是低腰的。”袁縱補充了一句。

一聽袁縱這么說,夏耀邪氣的雙目立刻瞇攏起來,手拉開袁縱的褲鏈,看到小一號的內褲把袁縱巨物捆得死死的,心里不由的暗爽。再一看低腰內褲上方雄風隱現,忍不住將手伸進去,色情地扯拽那幾撮偷偷溜出來的毛發。

自個兒倒是玩得挺爽,就沒想到袁縱會用同樣的方式對他。

等夏耀意識到背心被撩開的時候已經晚了,高出低腰褲一截的內褲已經高調地現身了。

“干啥?”夏耀趕緊去推阻袁縱的手。

袁縱微斂雙目,“你今兒怎么穿高腰內褲了?”

夏耀故作輕松地笑,“許你穿低腰內褲,就不許我穿高腰內褲了?”

袁縱不說話,一直盯著夏耀看,把夏耀盯得心里直發毛。

“對了!”夏耀突然詐唬一聲,“我想跟你說件事!我懷疑你的內褲是小田偷的,昨天我去你公司的時候,小田正給你打掃辦公室呢,我看他連你的床都收拾了。你不是經常把洗干凈的內褲放在枕頭下面么?所以他很有偷內褲的嫌疑啊!”

袁縱突然用膝蓋在夏耀小腹處頂了一下,夏耀一個趔趄跌倒在床,袁縱順勢壓了上去。

“是么?”

袁縱一邊幽幽地問著,一邊強制性地扒了夏耀外面的褲子。

幸虧夏耀死死拽著里面的內褲,不然以這種松垮程度,絕對會連著褲子一起被拽下去。

褲子沒了,夏耀只能一邊推揉著袁縱一邊往被窩里面躲。

“我跟你說,我今兒真的特別累,沒興趣跟你干這個。”

“我沒想怎么著,就想瞧瞧你那小褲衩。”

話說到這份上,夏耀再怎么遲鈍也知道袁縱看出來了,遮遮掩掩反而顯得心里有鬼,不如大大方方地承認。

“你不說我都沒發現,竟然穿錯了……”夏耀睜眼說瞎話,“咱倆的內褲款式,型號都一樣,我經常搞混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