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講和。

其后的幾天,王治水是徹底賴上宣大禹了。

以前他是隔三岔五往宣大禹這跑,趕上忙的時候一個禮拜不露面,現在無論晴天下雨,無論忙得多晚,總能在宣大禹僥幸今天這孫子終于不來了的時候,突然從某個角落躥出來給他當頭一棒。

后來宣大禹干脆夜不歸宿,可無論他晃悠到哪,王治水都能把他挖出來。

宣大禹一狠心,直接去了高端商務會所。

全隱蔽的私人空間,先進的安全設備,將所有不相干的人員都屏蔽在這方堆金砌玉的小天地之外。

宣太禹和一位影視公司的老總恰談電影投資的事,聊得正投機,手機響了。一看是王治水打來的電話,宣大禹直接掛斷了。

結果,沒一會兒手機又響了。

“抱歉啊。”

宣大禹禮貌地打了聲招呼,顧自走到外面,接起電話剛要罵兩句,那邊突然掛斷了。

然后,三五個保安急匆匆地朝門口的方向跑去。

宣大禹試著回撥了一下,又開始無人接聽,心中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雙腳不由自主地追隨著保安而去。

距離宣大禹商談的雅間足足有兩百多米遠的門口,王治水正聲嘶力竭地喊著。

其實他一開始沒想鬧事,就是說要進去找人,結果看門的警衛根本不鳥他。王治水又塞錢又遞煙的完全沒用,這就是一個靠身份入內的場所。你就是在外面堆出一座錢山來,沒那個地位標簽也進不去。

王治水退一步,“那你們能進去幫我叫一下他么?”

“抱歉,我們不負責傳話,不能以任何理由和形式打斷客戶的恰談。”

然后王治水就急了,這不是明擺著瞧不起人么?于是就開始在門口鬧。這里的警衛和保安哪允許這般刁民在此作孽?二話不說直接動手,于是就引發了一場暴力沖突。

宣大禹走到門口的時候,三五個保安圍攻王治水,拳打腳踢,一口一個滾。

他愣怔怔地站在那,心像是被什么東西揪著。

“宣先生,抱歉影響了您交談的心情,外面涼,請您回屋就坐。”聲音甜美的服務人員在一旁提醒。

就該讓丫挨一頓打,長長記性……宣大禹這么一想,便狠心轉身往里走。

“啪——”

宣大禹的耳膜像撕裂了一般,腳步猛的頓住。

王治水被人抽了一巴掌。

那一刻,宣大禹不知哪來的怒火,鐺鐺鐺邁著大步就沖了出去。

“誰特么讓你們打人的?”

但凡從這里面出來的人,哪一位不是爺?這些保安瞬間慫了,著急忙慌地將王治水扶了起來。

“這是我朋友知道么?!”宣大禹又怒吼了一聲。

所有保安四十五度深鞠躬,直到宣大禹把王治水拖上車,才敢把腰直起來。

宣大禹又回到會所,以家里有事為由簡單地結束了這次商談。等他回到車上的時候,豐治水已經把自個倒飭利落了,沒事人一樣地坐在車里,美不滋的用眼神瞄著宣大禹。

宣大禹上車就一通吼,“你來這搗什么亂?”

“我不放心你。”

“我用得著你瞎操心?你不來找我,我特么啥事都沒有!”

剛罵完,宣大禹又去翻車里常備的醫藥箱,從里面拿出棉簽和消毒水甩給王治水,“趕緊給你丫那張臉消消毒,沒事找抽型的!”

路上,王治水好奇地打聽,“剛才你去談什么?”

宣大禹漫不經心地說:“我想投資一部電影。”

王治水的眼睛瞬間亮了,“你可以請我演里面的一個角色啊!”

宣大禹先是嗤之以鼻,然后緩緩地將目光移向王治水,別說……這活兒他還真能干!

回到家,洗完澡放松下來,宣大禹又開啟了長嘆模式。

“都特么賴你!”莫名對著王治水一聲吼。

王治水正玩著電腦,聽到這話瞬間一激靈,抬起頭看著宣大禹。

“我咋了?”

宣大禹沒好氣地說:“本來是妖兒瞞著我跟大叔瞎搞,我在達場冷戰中占據優勢地位。結果咱倆這么一折騰,我倒成惡人先告狀了,優勢瞬間轉化為劣勢,你說咋辦?”

“講和唄!”王治水倒挺想得開,“你就跟他實話實說。”

“說什么實話?”

王治水攤開手,“就說咱倆在一起唄,這有什么?”

“誰特么跟你在一起啊?”宣大禹怒火中燒。

王治水厚著臉皮說:“我一直都在跟你談戀愛啊!”

宣大禹差點兒一口氣上不來,果斷覺得罵這種人浪費吐沫星子,干脆點頭承認,“行,行,就算咱倆在一起過,現在我跟你分手成了吧?”

“我不同意!”

宣大禹,“……!!”

最后,宣大禹還是和夏耀見面了。

兩個人不知道多久沒這么心平氣和地坐在一起聊天了,宣大禹看到夏耀還是難以釋懷。但是沒辦法,再這么杠下去兩個人的感情就真玩完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