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嚇尿了

下課之后,學員們拉幫結伙去外面吃飯,食堂里零零散散沒有幾個人。

嚴田琦去櫥窗前要了兩個饅頭和一大碗免費的稀粥,幾乎每天都不換樣。一邊走一邊端著碗咕終咕終喝,等走到最后一桌粥也喝完了,霸氣地將碗甩在餐桌上。剩下的饅頭在路上吃,就著從家里帶來的醬菜,通常還沒走回訓練館就搞定了。

袁縱出去買東西,嚴田琦進了他的辦公室,感覺房間有點兒潮,順手打開空調抽濕。結果空調一直運轉不暢,時不時發出一陣怪音。

嚴田琦把自己的工具包拿來,蹬著凳子檢查了一下,沒發現有什么問題。又打開窗戶,直接躥到外面的排風扇上,結果發現這里出了故障。

于是,又從窗口跳回屋內,挑出需要的工具,直接綁縛在腰上。四層樓的高度對他而言等同于無,爬進爬出敏捷自如,修修補補得心應手。

夏耀剛從車上下來,就掃到嚴田琦懸掛在袁縱窗外的身影。

“他這干嘛呢?”問一個遛彎兒的女學員。

女學員說:“肯定又給袁總修什么呢。”

“這不是維修工的活兒么?”

“維修工也得吃飯啊!”

夏耀納悶,“他不用吃飯么?”

“他?”女學員捂嘴樂,“每天晚上塞兩個饅頭就飽了。”

夏耀又瞇起眼睛朝嚴田琦看過去,忍不住嘟噥道:“怎么連個安全措施都沒有?這要掉下來怎么辦?”

“就他那個身手,能掉下來就怪了。他經常多管閑事,干這種活兒逞能。我們天天盼著他掉下來,這要摔殘了,以后就沒有標桿給我們壓力了,哈哈哈……沒準他自個兒也盼著掉下來,他要真摔殘了,袁總還不養他一輩子啊?”

夏耀臉色變了變,又轉身往回走。

“唉,夏少你干嘛去?”女學員儼然還沒和夏耀聊夠。

夏耀陰著臉回到車上,女學員還追著問:“夏少,你有微信么?”

“沒有。”

冷冷地拋下一句,夏耀又開車從大門口出去了。

他前腳剛走,袁縱后腳就回來了。

進了辦公室,看到窗戶大敞,外面叮叮當當一陣響,袁縱就知道是嚴田琦在修東西。默不作聲地走了過去,看到地上敞開的工具包,蹲下身用手扒拉著,看到沒見過的工具刀,拿出來一陣端詳。

嚴田琦正巧修完了,矯健敏捷的身姿在窗口凌厲一轉。也沒低頭看一眼就往屋內躥跳,結果發現袁縱在下面時,腳已經伸出去了。

“啊——袁總,快讓開!”

袁縱反應迅速地晃了下身體,長臂一撈就將重心不穩的嚴田琦抱住了。

嚴田琦的頭砸在袁縱的胸口上,仰臉時一股雄渾的氣息撲面而來。與田嚴騎視線不足一厘米的地方就是袁縱硬短的胡茬兒,每一個毛孔都往外滲透著男人專屬的魅力。

視線正中的位置是今嚴田琦面紅耳赤的硬朗薄唇,曾經親眼目睹過它在某人私處,也曾臆想過在自己的私處調戲肆虐的下流場景。

嚴田琦的必跳和腎上腺素迅速飆升,袁縱強有力的摟抱讓他亢奮到眩暈哪怕只是幾秒鐘的工夫,卻讓他心里和感官經受了一個巨大的動蕩。

正巧這時,管理員推門而入,捕捉到了袁縱松開嚴田琦的一瞬間。

清了清嗓子,“袁總,這是您要的東西,給您放這了。”

袁縱點點頭。

管理員出去之后,偷著樂了幾下,正巧被買東西回來的夏耀看到了。

“什么事這么高興?漲工資了?”

管理員搖頭,一只手罩住半張臉,嘴唇貼到夏耀的耳旁。

“你猜我剛才看見什么?”

夏耀搖搖頭。

“看見嚴田琦那小子跟袁總抱上了。”

夏耀神色一滯,很快又滿不在乎地挑了挑眉,“鬧著玩呢吧?”

“我不知道,反正我進去的時候他倆剛松開。”

夏耀沒再說什么。

嚴田琦剛推門出來,正巧看到管理員神神秘秘的跟夏耀說什么,當時就猜個八九不離十。于是沒等夏耀問,直接就把這事擺在臺面上來說。

“剛才那個管理員是不是說我跟袁總摟摟抱抱的?”

夏耀開始心里還緊巴巴的,一聽嚴田琦的語氣,瞬間放松下來。

“是啊!”

嚴田琦笑笑,“這么回事,我剛才不是給袁總修空調外面的排風扇么?進來的時候他在地上蹲著,我也沒注意看,直接就蹦到他身上了,哈哈哈 ……”

夏耀也呲牙一樂.完全不介意的模樣,甚至用手肘在田嚴椅的胸口戳了一下,故意問:“我家小爺們兒的胸懷是不是特溫暖?特讓你陶醉?”

田嚴椅反倒不好意思了,“你想哪去了?”

夏耀斜睥著他,不懷好意的口吻:“你當時沒心跳加速?”

“沒有!”

田嚴椅一臉正氣,根本不容置疑。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