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就是這么自信

袁縱正在爆炒鴨胗,突然一瓶潤滑油遞到自個眼前。

眉骨微微聳動,隱晦的笑容沿著粗放的眼部線條延展開來。手繼續揮舞著炒勺,趁著放作料之際,在夏耀揚起的手上使勁咬了一口。

“給我看這個干嘛?”

夏耀用臂彎勾住袁縱的脖子,陰測測的口吻說:“沒少準備啊!”

袁縱一邊動作嫻熟地顛著鍋,一邊從容地朝夏耀說:“我怕不夠用。”

“這么多還不夠用?”夏耀差點兒把袁縱的腦袋按進鍋里,“你特么是拿來抹還是拿來喝啊?那么滿的一抽屜,喝都得喝半年吧?”

袁縱手里的炒勺一頓,扭頭甩了夏耀一個嘲弄的眼神。

“要不往菜里倒點兒?給你潤潤嗓子,省得每次干你嘴,沒到半截就卡住了!”

擲地有聲的一句回復,“滾!!”

袁縱盛菜出鍋前,又下了一記猛料。

“床底下還有幾箱。”

“啥??”

“抽屜里那些是我從各個箱子里挑出來的。”

夏耀眼珠子差點兒掉盤子里。

“大哥,你別嚇我。”

袁縱用夏耀從一年前仇視到現在的沉穩目光掃視著他,你看我像開玩笑的么?

夏耀呆愣了片刻,猛的嗆出一聲吼。

“那玩意兒也是有保質期的啊!!!而且那么貴!!!你丫平時舍不得吃不舍得穿的,怎么舍得把錢糟踐在這上面啊?”

“糟踐不了。”袁縱一字一頓地說,“保質期內全能用完。”

那霸氣凜然的目光,那沉穩淡定的唇角,殘忍地向夏耀下了一個鐵的保證書:老子積蓄能量三十年,還搞不定那幾箱潤滑油?

夏耀剛才還在袁縱脖頸間飛揚跋扈的手,這會兒突然就軟榻下來,懶懶地垂在袁縱的衣領前。腦袋也耷拉在袁縱的后脖梗上,整個人如癩瓜一樣地粘靠在袁縱的后背上。

“前兩天我去醫院復查了,醫生說我這兩根大骨頭長歪了,這輩子都好不了了。”

袁縱幽幽地回一句,“她沒說你心眼兒也長歪了么?”

“操!”

夏耀立刻撒回搭在袁縱肩上的手,在袁縱結實的臀部耍了一組連環拳。

那一拳能把小癟三兒干暈的力道,對袁縱就像按摩一樣。袁縱依舊穩立在案板前,鐺鐺鐺切著菜。

夏耀掃到袁縱手里的刀,突然覺得有點兒眼熟,刀柄和刻紋都一樣,就是刀身看著削薄了很多。夏耀記得清清楚楚,上次他去超市選刀的時候,就看到這么一種樣式。

“你這刀是冒牌貨吧?”忍不住問。

袁縱說:“這就是你送我的那把。”

夏耀語塞,我送你的那把?我不是擱家了么?好吧……自打他跟袁縱和好,就沒再關注這個東西,不知道袁縱什么時候拿回來的。

可是……那把刀不是壞了么?

“你不會又新配了一個刀身吧?”夏耀為袁縱的用心偷偷感動著。

沒想到,讓他感動的還在后面。

“刀身也沒換,重新打磨了一下,現在拿在手上輕巧多了。”袁縱說。

夏耀不敢置信地拿過來看了一眼,果然刀身上才明顯打磨的痕跡,沒有新刀那么光滑锃亮。之前自己看到的破損的刀刃已經被磨下去了,整把刀短了一截,新刀刃鋒利如初。

夏耀心臟抖震,這得下多大工夫啊?他想都不敢想。

然后話也不說了,就那么從后面抱著袁縱,下巴費勁地戳在他的肩膀上,默不作聲地看著他做飯。

袁縱笑話他,“我不就抱了人家一下么?瞧把你酸的。”

夏耀哼了一聲,沒說話。

袁縱怕油煙子嗆到他,就說:“去,到你屋看看。”

“我屋?”夏耀挺詫異。

袁縱說:“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夏耀進去的時候還在想,頂多是袁縱騰出一個房間留給自己來住,就成了名義上的他的房間。結果等他推門進去,才發現這真的就是他的房間。

裝修是他喜歡的風格,家具是他喜歡的樣式,大床是他喜歡的和軟度,床上用品是他喜歡的布料……

打開衣柜,里面掛著他喜歡的衣服;走進衛生間,擱物架上的日用品全是他喜歡的牌子,整整齊齊地擺在那。

完全不是夏耀曾想過的同居,一切都需要磨合和適應。這里完全就是一個由著他撒野耍渾的家,每一個角落都打著他的烙印。

夏耀坐在床上,幽幽她嘆了一口氣。

這是逼我用完那幾箱潤滑油的節奏啊!

袁茹提前被袁縱支開了,晚上住在閨蜜家。

于是家里就成了兩個爺們兒隨便折騰的地方。

袁縱仰靠在夏耀房間的那張大床上,夏耀就從一面墻躥到另一面墻。中間經過這張床,腦袋直接頂在袁縱的褲襠上,雙手騰空翻過去,然后再從另一面墻助跑繼續翻。

每一次腳掌落她,都會換來大鷯哥的一聲“好!”。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