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勢不可擋 >

131 保證虧待不了你

自從上次劉萱從彭澤家中暴走后,兩個人一直處于冷戰狀態。

彭澤也曾低聲下氣地去解釋過,去求過,可劉萱總擰巴著不肯原諒他。彭澤好歹是個貴公子哥,吝輩手沒受過誰的氣,劉萱架子端得太高,他也有點兒消化不了。

所以這些天彭澤情緒極差,時不時就跑到李真真這發泄。

“你怎么又來了?”李真真已經誰備睡了。

彭澤二話不說,把人拽到床上就扒褲子開干。

李真真再淫蕩也有個底線,彭澤老這么不清不楚地跟他搞,每次都帶著強迫性質,他心里能不窩火么?

“彭澤你什么意思?咱不是說好以后沒關系了么?”李真真推搡著彭澤。

彭澤完全不理會他的反抗,直接把手伸到李真真的大白腿上,如饑似渴地摸撫掐弄著,眼睛瞇著發出灼人的喘息聲。

“我草,真尼瑪滑溜……”

李真真讓他摸得扭腰亂哼,卻依舊繃著臉不肯屈從。

“你丫有女朋去怎么不去搞?整天跟我折騰什么勁兒啊?”

彭澤口是心非,“她要是讓我搞,我特么還能找你來么?”說完往李真真枕頭邊上甩了好幾沓錢。

李真真惱羞成怒,“拿著你那倆臟錢兒麻利滾蛋!”

“喲,您還清高起來了……”彭澤一根手指直接捅了進去,在緊致的甭道里粗暴地穿梭,“丫每次逛街拿的是誰的卡?你這一身的名牌都特么哪來的?賣夠了跟我這裝純來了,當初誰特么接個吻都伸手要錢?”

李真真當初的確是奔著錢去的,年輕小伙,長得又漂亮,誰沒個虛榮心?可后來也不知道怎么就淪陷了,感情越玩越真,錢所帶來的滿足感也越來越低。

以往彭澤只要摸幾下,李真真就扛不住了,今兒可能話說得太過了,都已經硬起來了還在彭澤身上玩命地踢踹著。

彭澤一巴掌抽上李真真的小肉臀,粗聲道:“她沒你賤,沒你騷,沒你丫操著帶勁,爺就好你這一口,這么說成了吧?”

李真真依舊不肯就范,眼角水霧氤氳。

彭澤突然就軟了,趴伏在李真真地耳邊,幽幽地說:“我真的特別想你……”

李真真還未分辨出這句話才多少可信度,一個異物就冒然闖入體內。撞擊帶來的電流麻痹著大腦皮層,理智被層層肢解,再談一切都是枉然。

一頓“大餐”過后,彭澤開始小酌這不清不楚的滋味。

李真真每次射完精之后,都會有一段淡然期,無欲無求,眼神飄忽,異常地安靜。每當看到他褪去牙尖嘴利后的迷茫態,彭澤的心都會莫名的松軟。

夏耀的電話恰巧這時打過來了。

爽口答應了飯局,結果再給劉萱打電話時,又是故意掛斷。

“真特么受不了!”

彭澤抱怨一聲后,徑直地從陽臺走入屋內,手在李真真繃直的小腿上摸撫了幾下,直說:“明晚有個飯局,陪哥一起去唄。”

“為什么叫我?”李真真完全不感興趣的模樣。

彭澤說:“人家都拖家帶口的,就我一個人耍單兒,多跌份兒啊!那丫頭不樂意去,你就替她過去湊個數,陪著一起熱鬧熱鬧。”

聽到“湊個數”三字,李真真眸色漸冷。

“不去。”干脆的兩個字。

彭澤說:“你不是一直說妖兒看不起你搞男人么?這次他也帶了男人過來,你可以趁機擠兌擠兌他啊!”

“他有男人了?”李真真微斂雙目,“你指的是袁縱么?”

彭澤挺詫異,“你怎么知道的?”

李真真哼笑一聲,“有我不知道的事么?他已經追夏耀很久了,也就你們倆二貨以為他是替他妹牽線的。我拿眼睛一掃,就看出誰是正主兒了。”

“對,明天他也過來。”

李真真立刻改口,“那我去!”

夏耀給宣大禹打電話的時候,宣大禹正在解大號,王治水把電話接了。

“晚上一起吃個飯,有空沒?”

夏耀聽著聲音有點兒不對勁,便問:“你不是宣大禹吧?”

王治水用一種宣誓主權的得瑟口吻說:“我們家大禹解手兒呢。”

夏耀腹誹:不是說喝醉酒亂來,沒動真格的么?怎么又住到一起了?

“那個夏警官,我能一起去么?”王治水問。

夏耀故意逗他,“可以,就勢把上次從我這拿的錢和我包一并帶過來。

王治水干笑兩聲,“那我就就當你隨禮了吧。”

“隨誰的禮?”夏耀問。

王治水大喇喇地說:“我跟大禹的啊!我隨你的禮,你也得隨我的份子,有來有往,所以您還得把那錢還我。”

王治水眼晴一瞪,呵!今兒夏警官的腦瓜怎么這么好使了?

不過好腦瓜不如二皮臉,王治水又說:“夏警官你這么說就有點兒不厚道了,我們家大禹送了你多少東西啊?你好意思跟我要錢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