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彈無虛發。

幾乎是一道閃電的工夫,袁縱就把夏耀塞進了車里。

汽車在路上瘋狂地飆高速,車窗外的赫赫風聲好像猛虎的利爪在抓撓著玻璃。車身急速而靈活地左閃右避,顛簸得夏耀說不出一名利索話,心跳跟著車速在一路飆升。

袁縱的臉幾乎變成了鐵紅色,脖頸的青筋被浮雕般的肌肉裹出一道道猙獰又粗野的線條。喉結聳動時似有千軍萬馬在胸膛里悶沉沉地嘶吼,仿佛牙關一松動,便會群里暴動,咆哮著沖口而出。

夏耀每一個毛孔都在往外滲著汗珠,潮熱急躁的感覺差點把他逼瘋了。

終于,汽車開到一條寬敞的直道,夏耀迫不及待地開口。

“其實這是個誤會,那天我倆喝多了,他把我當成王治水了,結果又打又綁的,壓根沒干那檔子事!”

“我之所以一直沒跟你說,是覺得沒這個必要,因為本來就是個誤會啊!”

“這事還是在過年那段時間發生的,那會兒咱倆也沒在一起吧?”

“多大點事啊?是吧?他不提我都忘了。”

“……”

夏耀越說嗓子越緊,越緊心里越慌,越慌越特么的后悔!這事要是早點兒跟袁縱交待清楚了該多好!就不至于這么被動了!

有時候,主動和被動就是個態度問題,結果卻是相關甚遠的。主動頂多浪費一些唇舌解釋清楚,被動卻會給人如此大的扭曲和斷章取義的空間。

前方突然一個大拐彎,夏耀的重心不穩,猛的朝袁縱的腿上跌去。手下意識地想拽個東西穩住自己,結果這一拽不要緊,正好拽到袁縱的褲襠。那驚人的硬度,幾乎將夏耀的手心捅出一個大窟窿。

“你……”夏耀感覺攥起的褲子有些潮意,忙提醒道,“我還沒去醫院復查呢。”

一直到車輪剎住,袁縱才回復夏耀的話。

“沒這個必要了,我看你的身子骨夠結實了。”

說完,壓根不給夏耀開門逃竄的機會,直接一條手臂攬住他的腰身,從自己這邊的車門猛的將他抻拽出去,一把甩到肩膀上扛著。

厚重的鞋底在地上砸出攝人心魄的悶響,夏耀頭朝下腦袋充血,視線內都是火星子,呈燎原之勢將整個身體引爆。

咣當~啪嘰!啊!

軍用皮帶甩在床上啪啪作響,夏耀的兩個手腕被皮帶拴在大床的欄桿上。以趴著的姿勢被袁縱騎在身下,完全動彈不得。

袁縱從夏耀衣服的領口開始撕扯,一直撕扯到襯衣的下擺,牙齒順著豁開的大口子一路舐咬。從后脖頸到腰肢再到尾骨上端,青青紫紫的瘀斑在夏耀的后背上劃出一條色情又性感的“夫妻線”。

夏耀很容易被撩撥,當褲子被粗魯地撕開,屁股外面只罩著一層單薄的布料。想象著袁縱灼熱的目光輕而易舉地穿透這層布料窺伺內部的淫景,一面覺得屈辱一面卻又想霸占袁縱所有的注意力。

“騷貨!”

袁縱啪的一巴掌掃在夏耀顫抖的浪臀上。

夏耀吃涌,忍不住悶哼一聲。

袁縱口中是粗魯的辱罵,瞳孔里卻是愛到極致的疼惜。那白得近乎透肉的內褲里,隱隱可見的是滑膩又緊致的皮膚。臀肉隆起的弧度是袁縱見過的最完美的“事業線”,將中央的臀溝襯托得更加深邃迷人。

雖然已經欣賞過無數次,但這次是心情是完全不一樣的。

以往只能看、只能想,甚至看都不能看細了,想都不能想深了,生怕一不留神迷亂了心智。現在是明目張膽地看,怎么下流怎么看,肆無忌憚地玩,怎么刺激怎么玩。恨不能揉爛了咬碎了,直接楔進褲襠里!

“屁股長得真浪!”

袁縱的大手粗野地揉搓著夏耀的臀肉,以內褲碾得褶皺破爛。再一把撕開,如饑似渴地咬上去,牙齒縱情地享受著那份滑膩彈性的質感。最后大手掐攥著夏耀的腰身,強迫他順著手腕的擺動做出淫蕩的擺臀動作。

夏耀俊臉通紅,臉埋在被窩里嗚咽。

“啊……別尼瑪這樣……要干直接干……”

袁縱偏要給他熱身,就像窺伺一年的獵物擺在眼前,那種自個饞自個的變態心理。他撈起夏耀的臀部強迫他趴跪,又將他的兩條腿大角度拉開,密口充分暴露,接著用手搖擺起他的腰肢強令他扭臀。

“小腰真軟,老子就愛看你扭屁股!”

粉色誘人的穴口隨著扭擺的動作不停地收縮,泛著淫靡光澤的臀瓣不規則地震顫著。夏耀自己都被自己這副浪樣搞硬了,前面低垂的陽物豎成一條棍,隨著扭擺的動作搖甩著。

袁縱的手順著兩腿中間大敞的空隙鉆過去,一把攥住夏耀的陽物,粗暴地套弄著。

“啊啊……啊……好爽……要射了……”

袁縱趁著這個時間,迅速將手抽回,打開一瓶潤滑油,朝夏耀密口處涂抹而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