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昂貴的代價。

第二天中午,夏耀迷迷糊糊地醒過來。

腦子里冒出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我還活著?

細長的美目溜溜轉轉,看到胸口下面疊壓著胸口,腦門下面貼著喉結。視線再往上延伸,是袁縱那張沉穩酣睡的面孔,感覺就像是一頭蟄伏在叢林中的野獸,隨時可能會怒張起利爪朝他狂撲上來。

夏耀這個時候才發現,他昨晚是趴在袁縱身上睡的。

又看了下時間,竟然已經這個點兒了,今天又是工作日,這種事在嚴于律己的袁總身上發生的概率幾乎是零。

不過凡事都有個特例,袁縱是真不忍心把夏耀放床上讓他一個人瞎滾,反反復復被身后的痛楚弄醒。

夏耀要是知道袁縱這份苦心,一定會感動得說一句:“你特么昨天晚上少干兩次比什么不強?”

夏耀費力地清了下嗓子。

袁縱眼皮微睜,大手摸上了夏耀的后腦勺。

“醒了?”

夏耀費力地咧開嘴角,“是啊!”

“疼么?”袁縱問。

夏耀露出一個疲軟的笑容,“倒沒覺得哪個地方特殊的疼,就是感覺跟散了架一樣。”

“槍王”的最高境界不是讓你菊花疼,而是讓你渾身上下都疼得忘了菊花也是疼的。

“昨天晚上對不住你了啊……”夏耀又朝袁縱露出一個特別有男人味的笑容,“光讓你累了,我都沒伺候上你。”

袁縱本以為夏耀醒來會罵人或者委屈抱怨,沒想到這些戲碼非但沒有,而且還給他賠不是,甚至還一個勁地笑,這是要讓他醉死在這個溫柔鄉里面么?

“怎么總是笑?”忍不住捏著夏耀的臉問。

夏耀又笑,“因為我只有臉上的五官是能動的,其余部位都廢了。”

要知道這話對于男人的刺激程度,就跟吃了一盒偉哥不相上下。

夏耀還說:“你那根大JB真棒!”

袁縱嗓子眼冒火,“你是不想活了么?”

“我現在整個人還火燒火燎的,心口窩特別燙,這是對你熾熱的愛……”夏耀沒完沒了的。

開始袁縱還把夏耀的話當真,心臟亂撲騰一陣,后來夏耀越說越過,袁縱感覺有點不對勁了。大手往夏耀衣服里面一伸,目光瞬間頓住。

敢情真他媽特別燙!起碼三十九度往上了!

這是燒糊涂了啊!

袁縱趕緊一個電話把醫生叫過來了,試表后打了一針,夏耀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因為身體太虛,夏耀睡著之后“鬼壓床”了,這只鬼就是袁縱,夢里還在一個勁地干他。使勁掙扎著醒過來了,沒一會兒又睡了過去,接著在夢里被干。

這一干直接干到晚上六咪多,天都快黑了,夏耀才解脫。

袁縱一直看著夏耀沒去公司,看著他睡覺的時候滿頭大汗,哼哼唧唧,擰眉咬唇的,心里一陣懊惱,以后可不能這么折騰了。

夏耀終于退燒了,也恢復了一些氣力,迫不及待地給昨天晚上的“洞房”做了一個最恰當的總結。

“你這三十二年……真沒白忍。”

袁縱做好飯,一勺一勺喂給躺在床上的夏耀吃。

夏耀問他:“你妹呢?從昨天晚上到現在一直沒見著她。”

“指不定跑哪野去了。”

夏耀說:“你得管著她點兒,女孩子家家的,老這么瞎混早晚得出事。”

“有人盯著她,沒事。”袁縱說。

夏耀沒再說什么,噘著嘴費力地吸溜著勺子里的雞蛋羹。

正吃著,門鈴突然響了。

“我去看看。”袁縱起身朝門口走去。

打開門,看到田嚴琦提著兩盒點心站在外面。

袁縱納悶,“你怎么來了?”

“我聽說你病了。”

夏耀的耳朵特別靈,一聽到田嚴琦的聲音,不知哪來的一股神力,一咕嚕坐了起來。

袁縱一邊帶著田嚴琦往房間里走一邊解釋道:“我沒病,是小妖子有點兒發燒。”

田嚴琦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不知道袁縱口中的“小妖子”所指何人,后來一想明白了。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袁縱叫別人昵稱,感覺從這種男人口中說出的肉麻話特別帶感,特別招人嫉妒。

可聽在夏耀耳朵里卻一陣嚴寒,小腰子?咋不直接叫腎呢?

走到臥室,田嚴琦關切地問夏耀:“你病了?”

“沒啊!”夏耀攤開手,“我這不是好好的么?”

田嚴琦一看到夏耀大敞的領口里面那青一塊紫一塊的瘢痕,頓時什么都明白了。心里酸溜溜的同時又忍不住YY昨天晚上各種翻云覆雨的場景,幻想袁縱各種勇猛強悍的表現,然后再不碰上痕跡地轉嫁到自己的身上。

夏耀看到田嚴琦眼中的邪光,不由的發出一陣尷尬的笑聲。

“那個……我就是懶得上班,才跟單位請假說自個兒發燒了。”

袁縱完全不介意在學員面前做這種跌份兒的事,繼續端著碗喂飯。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