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離這個人遠點兒。

夏耀垂目注視著抵在胸口上的那只手,冷言道:“把你的狗爪子拿開!”

這男人也算個半吊子公子哥,哪聽得進這種話?當即怒罵著朝夏耀臉上揮拳頭。

夏耀眼皮都不帶眨一下的,攥握住這個男人揚起的手臂,一記硬拳襲向他的腋窩。男人嗷的一聲慘叫,又被夏耀一腳飛踢直接掃出兩米多遠。

然后又薅住另一個男人的頭發,將他的腦袋壓至胸口,兇猛的一記飛膝撞臉,鼻血當時就躥到地上了。再拽住企圖從后面扳倒自己的兩條手臂,直接將這人的身體在半空中掄了大半圈,猛的砸到路邊的欄桿上。

眨眼間的工夫,一個人撂倒仨。

剩下那一個原來也想比劃兩下子,結果看這陣勢嚇得都不敢上前了。

“有多遠滾多遠!”夏耀直吼一聲。

袁茹也給震到了,急忙過來攔著夏耀。

“別這樣,這都是我朋友。”

夏耀語氣不善,“回車上去。”

“我跟他們……”

“我讓你滾回車上去!”夏耀虎目威瞪。

袁茹頭皮都麻了,以往從沒覺得“威嚴”這倆字跟夏耀有什么關系,現在發現自己大大低估了夏耀的爆發力。

能把她哥栓成一條忠犬的,必然不是簡單之輩。

袁茹悻悻地上了夏耀的車,夏耀最后給了那些男人一記警告的目光,邁著穩健的大步回到車上,載著不省心的袁妹子再次上路。

途中,夏耀一直陰著臉,車內的氣氛有些壓抑。

袁茹曾經無數次地幻想過今天這個畫面,她與別的男人廝混的場景激怒了夏耀,然后被夏耀霸氣地劫走。今天終于把這個場景盼來了,可男神卻是以“大嫂”的身份駕到的!多特么讓人心酸啊!!

車開了大半程,夏耀才沉聲開口。

“你哥安插在你身邊的兩個保鏢呢?”

袁茹掩飾的語氣說:“人家也得回家吃飯睡覺啊!”

“把他倆電話給我。”夏耀說。

袁茹吭吭哧哧的不肯給。

夏耀目放冷箭,“你要是不想讓我把這事告訴你哥,你就麻利兒把電話交出來。”

袁茹只好乖乖地將電話號碼告訴了夏耀。

二十分鐘后,夏耀把袁茹送到了家中,那兩個保鏢也到樓下了。夏耀直接把袁茹推送到他們手里,再三地警告,決不能讓袁茹離開家門半步。

然后才放心地去公司找袁縱。

這會兒天已經黑了,袁縱和田嚴琦還在靶場上練槍。

黑暗中射擊更有一番挑戰性和刺激性,袁縱在月色下端槍而立的酷影,讓田嚴琦忍不住想起他在床上野戰時那副雄姿英發的模樣。

于是,田嚴琦今天的表現極差。

袁縱說:“你心不靜。”

田嚴琦暗想:有你在的地方我的心就不可能靜。

“是!”短促有力的地聲默認。

回去的路上,袁縱突然開口說:“你送小妖子的那臺健身器,又被我砸壞了!”

“啊?”

田嚴琦猛的一驚,結果目光往袁縱臉上掃去,才發現他的唇角隱含著笑意。

盡管轉瞬即逝,依舊讓田嚴琦心跳加速,袁縱竟然也會跟他開玩笑了?

“修得不錯。”袁縱說。

能得到袁縱的肯定,對于田嚴琦而言是莫大的榮耀。

“袁總,我能再給你提個建議么?”

“說。”

田嚴琦頓了頓,不緊不慢地說:“我覺得咱們公司可以舉辦一些拓展活動,比如說暴力美學一日體驗營。吸引一些對射擊感興趣的人參與報名,咱們負責培訓的食宿,隔日舉辦一場射擊大賽,可以設置獎項,也可以讓每個參與者獲得一份個人寫真。”

袁縱的臉在黑暗中散發著幽幽的寒光,情緒不明。

田嚴琦似乎已經感覺到了袁縱的態度,雖有些失望但也在情理之中。

袁縱一直注重名譽地位而輕盈利,公司巨額資金投入都在各種尖端設備和教員薪酬上,這也是為什么公司名頭響但創收卻遠不如黑豹特衛的原因。

他欣賞袁縱的高風亮節,卻也心疼他的嚴守自律。總覺得在公司當下勢頭大好的時候,不趁機拓展業務面,多領域延伸實在是可惜了。

“其實我就是沒事瞎琢磨,你就當我沒說吧。”田嚴琦又補了一句。

結果,大大出乎他意料的是,袁縱竟然松口了。

“我可以考慮一下。”

田嚴琦俊朗的面孔上浮現難以掩飾的喜悅,他萬萬沒想到,袁縱會對這種擺明了以撈錢為目的的活動點頭。

袁縱又說:“你可以試著起草一份策劃書,如果策劃方案有操作性,這事就由你一手操辦。”

田嚴琦受寵若驚。

“我么?”

袁縱點點頭。

田嚴琦瞬間立正站直,朝袁縱敬了一個軍禮。

“保證完成任務!”

……

袁縱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夏耀也剛進來不久,又在衣柜里面鬼鬼祟祟地學么著什么。袁縱悄無聲息地走過去,大手在夏耀撅起的屁股上狠扇了一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