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標準。

泡完澡,夏耀裹著一條浴巾趴在床上擺弄手機,袁縱給他吹頭發。

和每個人一樣,夏耀每天晚上睡覺前都得登陸各種平臺查看好友動態,而李真真這位“經驗人士”近來就是他的密切關注對象。前兩天還在上面各種秀幸福,暢談戀愛心得,今兒就人生灰暗,看破紅塵了。

屈原:啟蒙老師,怎么了您這是?

千萬個人采摘過的殘菊花:大姨媽來了。

屈原:……

千萬個人采摘過的殘菊花:用不用我教你男士姨媽巾怎么用?

屈原:別介,沒那閑錢,我用點潤滑油還節衣縮食的。

千萬個人采摘過的殘菊花:潤滑油可以自制啊!買的潤滑油會有一些對健康不利的添加劑,還不如自制。我一直都是自己調配,純植物萬分,既可以潤滑又能保養菊花,一百塊錢可以調制一缸。

屈原:一缸???

夏耀赫然一抖,心中有種想法蠢蠢欲動。

千萬個人采摘過的殘菊花:媽的,白調配這么多了,明個全倒了去!

屈原:為什么倒了?

千萬個人采摘過的殘菊花:用不著了,還留著它干嘛?

屈原:你昨天不是還跟我得瑟,說彭子離不開你么?

千萬個人采摘過的殘菊花:……今天劉萱就找過來了,然后彭澤就屁顛屁顛地跟她走了,你說男人是不是都特賤啊?

屈原:看你自個兒還不知道么?

過了七八分鐘,還沒等到李真真回應,夏耀心里有點兒不落忍,又主動發了一條。

屈原:生氣了?

千萬個人采摘過的殘菊花:沒有,我現在心已經木了,撬不動任何一根神經來回應你了。

屈原:你至于么?閱人千萬,單單斷在他的手里了?

千萬個人采摘過的殘菊花:假如現在有一個人來采摘,我立馬就能活過來,問題是沒人摘啊!這樣吧,我跟你商量個事,你把袁縱借我幾天,等我感情愈合了再還你。要不共用也可以,我不介意當小的,你問問他樂意不?

屈原:行,我幫你問問。

千萬個人采摘過的殘菊花:啊?你真問啊?好緊張好羞澀他對我的看法。

屈原:甭緊張,沒戲、

千萬個人采摘過的殘菊花:……就看不慣你這個吊樣兒。

屈原:你想這么吊么?想么?想么?

千萬個人采摘過的殘菊花:白眼。

屈原:我可以讓你變得和我一樣吊,明天夏老師小課堂,下午兩點半開課,授課地點艾斯尼咖啡廳,學費一缸潤滑油,來不來隨你。

夏耀撂下手機,嘴角偷偷溜出一抹笑。

袁縱掃到夏耀的這個笑容,就像狗尾巴草搔了一下心窩最怕癢的那塊肉。瞬間眸色一沉,壓到夏耀的身上,大手在他后背上按撫一陣,滑入夏耀的前胸。

四個粗糙的指頭捏住夏耀的兩個乳尖搓捻著。

“嗯……”

夏耀臉上的笑容立刻被痛苦的表情取代,腰身如觸電般震顫,連帶著袁縱壓在上面的小腹和胸口都麻了。

袁縱粗重的氣息探到夏耀耳邊,問:“看什么呢?笑怎么美?”

夏耀突然想起來什么,轉過身面朝著袁縱,細長的美目搔弄著袁縱躁動不安的神經。

“你還記得那天咱一起吃飯,彭澤帶過來的小騷男不?”

袁縱微斂雙目,“你說的就是把你和宣大禹過夜的事捅出來的那位?”

“啊……別咬……”夏耀箍住袁縱在他胸口作惡的腦袋,“誰問你這個呢?我問的是你對那個男孩有印象不?”

袁縱勉強按耐住急躁的性子,說:“有印象,怎么了?”

“你覺得他長得怎么樣?”

袁縱客觀評價,“沒有男人味兒。”

“咱不論他的氣質,單說長相,夠妖么?”

袁縱瞇縫著眼睛看著夏耀,幽幽地說:“夠娘不夠妖,妖得是你這樣的。”

“一邊去……那我問你,他要是想給你當小的,你樂意么?”

袁縱一本正經地說:“如果他愿意,我沒意見。”

啊——!!!

夏耀心中狂嘯一聲:損了人家那么多句,敢情到頭來你丫還是心動啊!

“你是覺得我一個人不夠你操么?”夏耀氣得直飆粗口。

袁縱直言不諱地說:“目前來說,是。”

夏耀雙眼冒血光。

袁縱大手捏攥著夏耀的腰眼兒,沒一會兒就把夏耀凌厲的眼神捏酥了。

“你的胃口還在調試階段……”袁縱說,“誰知道以后是你不夠我操還是我操不夠你。”

夏耀用自己愈見粗硬的胡茬兒去磨蹭袁縱的薄唇,還沒完沒了地試探,“李真真那兩條大白腿長得特騷吧?”

“沒有王治水的騷。”

袁縱的話瞬間震到了夏耀,他和王治水認識這么久,從沒注意過他的外形條件。姑且不說王治水的腿是不是真好看,就說袁縱才見了這么兩面,怎么就把王治水的外貌優勢一眼看出來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