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謝謝“嫂子”

回去的路上,夏耀一邊安撫著情緒激動的彭澤,一邊自我抨擊:為了一缸潤滑油你就出賣自個兒的朋友,你就不怕遭報應么?

正想著,手機突然就響了。

“夏耀,快來救我,啊……”

袁茹的聲音在手機那頭響起,伴隨著人群的嘈雜聲。

夏耀心里咯噔一下,忙問袁茹在哪,袁茹匆忙報了一個地址過后,信號就中斷了。

“怎么了?”彭澤在旁邊問。

夏耀焦灼的口吻說:“彭子,你自個打車回去吧,我這有點兒急事!”

說完,根本不給彭澤反應時間,直接一掌將彭澤推出車外。彭澤大喊自個兒身無分文,夏耀一邊拐彎一邊往車窗外拋了二百塊錢,汽車很快揚長而去。

彭澤撿起錢,一副倒霉樣兒地站在馬路牙子上罵罵咧咧。

“媽的……人嫌狗不待見……”

夏耀趕到事發地的時候,兩撥人馬激戰正酣,一撥是六個壯漢,正推推搡搡的要把袁茹綁上車。另一撥只有袁茹的兩個保鏢,此時正迎著尖銳的利器與對方的人搏斗著,半個身體都被血染紅了,還在死死扒著車門不讓對方將袁茹擄走。

很快,夏耀也加入了交戰的隊伍中。

對方的六個壯漢身形魁梧,招數狠戾靈活,一攻一守間皆顯豐富的對打經驗,一看就是蓄謀已久、有備而來。

其實夏耀接到電話的時候就已經猜到十之八九,至于來者何人,他心里明鏡似的。

那天他在路上“偶遇”豹子,又恰好看到袁茹被三四個男人拉扯著去酒吧,心里就已經有了提防意識,所以叮囑這兩個保鏢一定得看緊了袁茹。只是夏耀沒想到,黑豹特衛處在風口浪尖上竟然還敢高調地為非作歹。

袁茹自個招事兒,不敢給袁縱打電話,只能找夏耀。

本來三對六,在人數上就處于劣勢,對方還帶著“家伙事兒”來的,鋼管掄在肩膀上都能聽到骨頭碎裂的沉悶鈍響。

袁茹被拽到車上,衣服都被扯爛了,披頭散發地玩命嚎叫。

夏耀用自己的鐵臂鋼拳兇悍地沖破三個壯漢組成的人墻,硬是沖上去抱住袁茹往車下拖。這些人對夏耀還是有顧忌的,不敢真打真踹,讓夏耀更加確認他們就是豹子的人。

結果這邊的一個保鏢后脖頸子被砸了一棒,撐不住悶頭倒地,原本兩個人應付四個壯漢,勉強能給夏耀逃脫之機。結果兩個變成一個,剩下那個馬上就扛不住了。

四個壯漢又對夏耀圍追堵截,薅住袁茹的衣服企圖將她從夏耀的懷中抽離。結果夏耀手臂纏抱得相當死,完全“解”不開,他們只好把兩個人一齊往車上拖拽。

夏耀一只手死死扒著車門,一只手拽著袁茹的胳膊,面孔扭曲地和三個壯漢的蠻勁兒僵持著。任拳頭往手指上砸,棍子往胳膊上掄,就是死都不撒手。

后來這幾個糙爺們兒大概是被逼急了,直接粗魯地關車門,一下又一下地狠夾夏耀伸在車內的手臂。

“掩手”的痛苦凡是經歷過的人都知道有多鉆心。

夏耀的手臂就這么來來回回地被門夾,攥著袁茹胳膊的那只手都紫了,手背青筋暴起,從溫熱變得冰冷僵硬。

看到夏耀每一次被門夾面部肌肉都會猙獰抽搐,手指從疼得被迫松開到纏縛得更緊,僅僅不到一秒鐘的間隔,袁茹繃不住嚎啕大哭,邊哭邊扯著嗓子嚎叫哀求。

“你松手吧,你松手吧……”

這一刻,袁茹才發現,夏耀“愛”她比她愛夏耀深多了。

不遠處的商務房車里,有一雙犀利的眼睛正觀察著窗外的一切,原本他就是來“監視”的,以為會借此逼出袁老槍,哪想竟然把“偶像”給引來了,而且還欣賞到了一番如此“精彩”的表演。

此情此景,讓豹子忍不住感慨。

“人生得一夏耀足矣。”

剛說完,視線中的車猛然間啟動,夏耀的身體被甩出三米遠,豹子的眼珠子瞬間爆紅。

“操,這幾個傻逼是特么要折我的壽啊!”

豹子推門下車的一瞬間,突然從拐角沖出一輛大卡車,直奔著夏耀拐過去。夏耀趴著的地方恰好是卡車司機的視線盲區,豹子以驚人的速度橫劈幾大步沖到夏耀身邊,一把將夏耀從地上撈了起來。

幾乎是分秒之間,卡車的車輪從夏耀還未抽離地面的發梢上軋過,發根斷裂的聲音就像死神磨著帶血的牙齒擦身而過。

都說暗戀一個人就帶他去蹦極,兩個人擁抱著體驗心跳加速的感覺,會讓彼此很快傾心。豹子今天玩的就是這個心跳,絕對是吝輩子從未企及過的高度。

然而,更讓他心跳加速的還在后面。

夏耀掃到前面開走的那輛車內,袁茹正被四個男人撕扯著衣服,幾乎是以閃電般的速度掙脫豹子的懷抱,像一匹瘋了的野狼朝前面的汽車狂追而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