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實踐出真知。

“您這網也撒得有點兒大了吧?”袁縱捏著夏耀的臉問。

夏耀一把甩開袁縱的手,語氣凌厲。

“甭扯淡,快說!”

袁縱從衣兜里掏出打火機,啪的一簇火苗子,差點兒燎到夏耀的眉毛。

“你干嘛?”夏耀急忙閃退。

袁縱將打火機拋到夏耀身上,淡淡說道:“我之前就想買過來,王治水沒答應。后來他想通了,去我那就是為了送這個。”

夏耀假裝聽不懂,“你買這個干嗎?”

“干你。”干脆利索的兩個字。

袁縱再次將夏耀按倒在床上,這次夏耀反抗的力度沒那么大了,依舊臉沉著不出好氣。袁縱還偏偏用打火機的熱度燎著夏耀的臉側和脖頸周圍,燙得夏耀頻頻甩頭,又開始揮拳蹬腿說粗話。

“滾蛋,離我遠點兒,少特么拿這個糊弄我……”

袁縱把打火機往旁邊一拋,身體壓縛著夏耀扭動的身軀,兩只大手箍住他晃動的手臂,不容分說地在夏耀的臉頰上親吻舔舐著。

“滾……呃……”

夏耀不依從,頻頻轉頭,臉上那點了傷疤暴露無遺。

袁縱一看到夏耀臉上的傷,心疼又開始肆虐,忍不住輕斥了兩句。

“你看看你,那邊的眼角剛要好,這邊又變成這德行了。本來挺好看的一張臉,被你折騰成什么樣了?”

夏耀本來就重視形象,聽袁縱這么一說立刻就急了。

“我寒磣我樂意,不是有現成好看的擺在你面前么?你去瞧他啊!”

袁縱不顧夏耀的反抗,直接將他的衣服強行扯開,檢查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夏耀起初推搡著不讓,后來實在拗不過袁縱就由著他了,反正他也讓別人占便宜了,愛著急不著急,愛擔心不擔心,活該!

果然這招才是懲罰袁縱的良計,夏耀無需說話,只要縱情展示就夠袁縱緩一陣的了。

“你讓我說你什么好?”袁縱心疼地撫著夏耀腫起的手臂,愛恨不明的目光在夏耀身上掃著,“你都不把自個兒當回事,還賴我兇你?我不該兇你么?你可人疼么?”

夏耀臉一沉頭一扭,“用不著你心疼。”

袁縱又把夏耀的頭扭了過來,審視的目光定定地灼燒著他的瞳孔。

“你跟我說實話,這真是你執行任務的時候不小心搞的?”

夏耀再怎么和袁縱慪氣,為他好的大立場還是很堅定的。

點點頭,“是。”

袁縱粗硬的手指在夏耀嘴唇上一搓,“我要是發現你說的不是實施,那你這屁股就甭指望要了。”

夏耀依舊繃著臉不服袁縱的威脅。

袁縱的手指在夏耀胸口搓傷的幾道血痕上摩挲著,血痕遍布乳尖的周圍,袁縱的手指每每與乳頭靠近,就會惹來夏耀不由自主地一陣戰栗。

“滾……別特么瞎碰著……”

袁縱偏偏用粗糙的手指捏起夏耀的乳尖地陣把玩扯拽,夏耀身體像泥鰍一樣在袁縱身下掙扎扭動,俊臉瞬間泛上紅暈,怒罵聲逐漸變了腔調。

袁縱趨勢追擊,身軀挺入夏耀雙腿之間,巨物在夏耀臀縫內側廝磨挺動。嘴唇親吻著夏耀頻繁閃躲的臉頰和脖頸,霸道的喘息聲闖入夏耀的耳中。

“這么騷,還跟我犯橫?”

夏耀依舊擰巴著,“你滾蛋……少拿別人親過的臉蹭我,我嫌臟……”

話音剛落,乳頭被袁縱的嘴唇整個包裹住,遭受牙尖的碾磨。腰身一陣兇狠的顫栗,隨著袁縱動作的進一步深入,反抗動作逐漸“升級”,從拳打腳踢變成薅頭發又變成牙齒撕咬,最后干脆用兩條長腿死死纏住袁縱的腰身,企圖“勒”死他。

當袁縱將夏耀的命根吞入口中,夏耀就徹底棄械投降了。

袁縱一邊耐心伺候夏耀的寶貝兒,一邊將粗硬的手指探入,狠戳夏耀的凸點

“還讓不讓我滾了?”

“不了……不了……”夏耀急切地挺胯,屁股已經脫離床單了,“快進來……”

因為顧及到夏耀身上的傷,這次袁縱干得很溫柔,一切節奏都由著夏耀的意愿來。爽得夏耀直夾腿求饒,有兩次射得差點兒哭出來。

都說狠操是勸哄的最好方式,夏耀絕對是這個道理的最有力驗證者。

剛進門的時候還說“咱倆玩完了”之類的狠話,爽過之后一聽袁縱餓了,說什么都要去廚房給袁縱下餃子,攔都攔不住。

吃餃子的時候,夏耀快捷袁縱燙著,還把碗里的餃子一半一半夾開了。

“好吃么?”夏耀問。

袁縱咂著嘴,“味兒還不錯,你要不要嘗一個?”

夏耀不說話,眼巴巴地在旁邊瞧著。

袁縱見他沒吭聲,便自顧自地吃著,一口兩個的進度。

夏公子以為不用他開口,袁縱就會把筷子遞到他嘴里,哪想人家吃得這么歡實,壓根沒理他這茬兒。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